不过,想到这里我却忽然又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那就是剑魔,为什么这么急着伤人?

  按道理来说,聚集的魔人越多,他们的实力越强,剑魔行动便越能肆无忌惮。在我手上吃瘪了以后,剑魔应该很明白至少自己已经被我和文森特两方盯上了,理应暂时收敛砍人行动,等待后续支援到来方是上策,怎么现在却如此莽撞的行动,甚至被苏老逮到好几次了还不收敛?

  这剑魔就真的如此迫不及待要聚集能量?

  恐怕未必吧!

  那么,剑魔的醉翁之意,就很耐人寻味了!

  我忽然想起,在兄弟会之中,被剑魔控制住了刺杀我的那名弟兄!

  “妈的!”后知后觉,让我很是懊恼:“张老,有办法联系上苏老吗?赶紧的,那些家伙的目标是苏老!”

  在我的警醒之下,张老也回味过来不对劲,不过却没有我那般惊慌,说:“莫慌!苏老头绝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就是面对数量不能力敌的魔人,至少全身而退不是问题!”

  苏老那一身出神入化的擒龙功,我是亲眼见识过的。要说能把他拿下,按照那伙魔人的水准估计,恐怕至少要动用二三十名上品尊者才有可能,少于这个数,苏老赢可能赢不了,但至不济也能逃得掉,本应是完全没有担心必要的。

  但是!有一件事是苏老和张老都不知道的!

  那就是,被那噬魂魔剑砍伤的修行者,都会沦为剑魔的傀儡!

  这无关修行,只要被砍的修行者灵识没有压倒噬魂,那便会被操控失去自我!

  若是苏老在没有防备的状况之下,被那剑魔偷袭以噬魂划上那么一小道口子……

  后果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然后,我会让你亲手把噬魂刺进你那三位老师的身体之内!)

  剑魔偷袭我得手后的这句宣言,现在回味一下,他分明早已经把目标瞄到了苏老他们的身上来了!

  妈的!怪只怪我太草率,没有仔细推敲每一个细节,不然应该早一些发现的!

  现在后知后觉,还能赶得上吗?

  通往东海市郊的一条林荫道上。

  几名身披罩面斗篷的修行者正狼狈逃跑着。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仓惶之色,走在队伍最后的更时不时回头顾看,仿佛背后有着什么可怕的追赶者一样。

  虽然极目处都没有任何收获,但那股如影随形的威压,却在清晰的警示着他们追踪者如影随形,这让得他们根本不敢停驻半分,脚下步伐反而迈得更快了。

  “哪里跑?”

  洪亮的怒喝声起,一条清瘦的身影忽然自林间杀出,右手摊开如鹰爪,往队列最后的人身上只一抓,斗篷之上便应声裂开五道爪痕,而那人也被强大的武力之气直接掀飞,一击之下已是分筋断骨,直撞到路旁的柏树后翻滚到地上,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这杀意沸腾的袭击者,正正是苏老。

  眼看杀神再临,那几名斗篷人仿佛都已认命了,其中一人咬牙呐喊道:“跟这老鬼拼了吧!”

  说罢这人咬牙抢先冲前,只是只有下品武尊修为的他,在苏老面前完全不够看,仅仅只是一个照面而已,便被擒龙功击破防御,下一瞬间更直接被一拳穿胸而过!

  只是这武尊却是突然狞笑了起来,竟没有气绝,反过来双手猛地施以大力,试图紧锁苏老击出的拳锋。

  而他的同伴,此时也已靠到近前,打的分明就是趁隙猛攻的主意了。

  只是,这种猛攻,在苏老的擒龙功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以武力之气震飞那舍命的尊者,苏老好整以暇的摆好架势,面对五六名强者的同时围攻,擒龙功护身的苏老彷如最坚实的壁垒,任凭这几人再如何舍命狂攻,也不能把苏老的防御逼出分毫破绽!

  反过来,只过了少顷,一名男人被苏老一脚蹬出了老远,胸腹间凹陷进去了深深一块,嘴里不断的吐着鲜血,虽然留着一口气,但却再爬不起来了。

  有一就有二。不断有人被擒龙功击飞,围攻者已然溃不成军,败退速度越来越快,到得最后一人也被苏老踩在脚底下时,也不过只是用了区区几分钟时间而已。

  苏老跟前,还站着的斗篷人还剩下一个。与其他仿似红了眼的同伴不一样,这个斗篷人由始至终都保持着如水般的平静,哪怕现在只身一人,陷于极端的劣势也还是一样。

  这最后一个斗篷人,正是无数东海修行者翻遍每一寸土地都寻而不得的罪魁祸首,午夜剑魔!

  酷匠R网唯一A5正版,…c其*s他都e:是U*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