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韩国国内,崔俊成不管实力还是声望都被金国钧压过一头,但也是万人瞩目的青年才俊了,享受的从来都只有鲜花与赞誉,这也造就了他极高的心气。

  但现在,这份心气连着尊严,一同被我扔到地上狠狠践踏了个遍。

  偏偏他已经竭尽所能,但在他眼中别说雪耻了,甚至都不能逼得我动真格!

  酷匠》☆网K唯L!一N)正版☆,"^其他GU都}S是I☆盗#版D

  围观华夏人的冷嘲热讽,更让崔俊成倍感屈辱。强者为尊,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回击这些嘲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也不能。

  所以在疯狂维持着徒劳攻势的同时,他也忍不住大叫道:“王子铮!使出你的全力!别特码的藏藏掖掖!我崔俊成不是弱者!”

  这近乎绝望的呐喊,我听着也有了些微的触动。崔俊成现在已经不奢求胜利了,他要的,只是一个体面的失败而已。虽然他大叫大嚷着,但他的眼神里已经有了一丝哀求的意味。

  撇开人品而论,这崔俊成确实是个好手。站在武者的角度,我确实应该给他一个痛快。

  也罢。

  我的眼神变了。

  由守到攻,我的武力之气快速转换。武技还是那个黄级武技,但牢不可破的坚盾,却已在瞬息之间转换为了无坚不摧的利矛!

  一个突进,我已撞入到了崔俊成的防御警戒线之内!

  “擒龙!”

  擒龙功最强一式轰出,擂到了崔俊成的胸膛之上。数声胸骨断碎的“啪嚓”声同时响起,崔俊成吐出了大口的鲜血,惨白的脸容上挂着的却是安心与解脱,因为我这全力一击,给予了他身为强者应有的礼仪。

  崔俊成被击飞的身体还未落地,便被金国钧稳稳的接在了手中。把一份灵药塞进他的嘴里头后,崔俊成的伤势总算暂时平稳了下来。

  “刚刚那一式武技,叫‘擒龙’是吧?”金国钧果然已经把我每一个细节都铭记了下来,此时评头品足道:“区区黄级武技,爆发力却如此惊人,是个精妙绝伦的好招!不过,因为你的妇人之仁,这一招算是废了。被我看过一次的招式,不会再有用了。”

  对金国钧的说法,我嗤之以鼻:“华夏武技变化万千,又岂是你看过区区一遍就能防备破解的?再说了,我王子铮手上的绝活可不止这一手擒龙功。若阁下有心领教,我不介意统统给你过一遍!”

  面对我的挑衅,金国钧出乎意料的只是笑了笑,摇头道:“现在争斗,没有任何意义。王子铮,你不觉得我们的舞台,应该更大更恢弘吗?青云战之上,赌上华夏与大韩两国修行界的声誉,你我再一决雌雄,光是想像那幅场景,便已经让我浑身的武者之血沸腾起来了!”

  “那你就得努力支撑到与我碰头为止了。”我冷笑着回应道:“青云战的魁首,肯定是我王子铮无误。希望你能多努力让比试变得更精彩一些。”

  这金国钧的心志和脾性,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坚韧。面对我的咄咄逼人,他始终只是一笑而过罢了。

  坦白说,我之所以一再用言语挑衅他,一方面是我看不惯他以自己同胞作为试探棋子的举措,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对他也有着不小的忌惮。

  青云战之上,肩负华夏修行界的荣耀,我的对手可不止一个金国钧。若是现在能把这样一个难缠对手给解决掉,那到时候我也会轻松得多。

  只是金国钧似乎并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

  目的已然达到,金国钧不打算在此久留,他扶着崔俊成转身就要离去,不过才走了两步便顿了下来,头也不回道:“王子铮,看在你给我师弟留有尊严的善意份上,我给你一个忠告。留学生代表之中,除了我以外你还要小心那个日本女人神崎薰。所有代表之中,能让我感觉到棘手和威胁的,也就只有你和她而已。”

  神崎薰?那个像是瓷娃娃般的日本小女孩?

  我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微微吃了一惊。我没从那个可爱的日本姑娘身上感受到值得威胁的地方,但金国钧没有无的放矢的必要,只能说这个男人的危险直觉还要在我之上了。

  神崎薰吗?

  不管真伪,我心中也已把对这个小女孩的警戒,往上拔升了一个等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