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的声音已然极远,想追也追之不及了。

  本以为已经稳操胜券,谁知道只差这临门一脚,煮熟的鸭子竟飞走了,这让我和文森特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剑魔的俩同伙,一个已经被我砍成肉酱,另外一个也被烧成一团焦炭,想来不可能有什么收获了。

  虽然在今夜的交锋中力压剑魔一头,但我实际上却是没有任何收获,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不单单兄弟会的大本营被毁去小半,更是有多名兄弟遇袭受伤昏迷,这事天亮以后一定会流传开去,兄弟会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声,一定会因此而备受打击。

  想到这,我的心情就愈发的恶劣了。

  学院的警备力量到来。我对领头的老师交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在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过后对我表达了感谢,然后郑重表示一定会把我的话完整上报给我的三位恩师,这才带队离去。

  打发掉他们离开以后,我才有闲暇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文森特的身上。

  最新/章E节上R@酷匠-网(

  这个来自梵蒂冈的留学生,算是我今夜的唯一收获了。

  从刚刚的表现看来,他分明知悉许多我感兴趣的东西。

  “到我的地方坐坐?”我对文森特邀请道。

  “荣幸之至!”文森特爽快的应答了下来。

  在我与剑魔激战闹出巨大声响以后,兄弟会其余人才被惊动了起来。救助伤员清理破坏现场,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显出了这个新生帮派不俗的底蕴,这让我略略感到了欣慰。

  我并没有干预他们。挑了个安静的待客室,泡了壶茶招待文森特坐下。

  有些许奇怪的是,在和这个文森特靠近接触时,我体内的天魔气息,仿佛感应到天敌似的,竟一下子全都收缩在丹田之内,主动蛰伏了起来。

  这文森特身上,似乎背负着对抗天魔一族的利器。

  这有点意思了。

  “重新认识一下吧!梵蒂冈圣魔教团圣子,光暗双子之中的暗之子,惩戒之文森特,这便是我的真正身份了。”文森特笑了笑,说:“你就不用介绍了。关于你的事,我已经从林那里从得很多了。”

  “哦?”

  “林,就是林羽凡。他也是我圣魔教团的圣子,与我并称为光暗双子的光之子,圣洁之林羽凡。”文森特略伤感道:“他是个相当优秀的男人。原本应该有着光明的前途,却被仇恨束缚着,最终也因这仇恨而死。”

  “我倒不这么认为。”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林羽凡只是遵从着自己的意志去做想做的事情罢了,哪怕为此而付出生命而在所不惜。在我看来,他这种洒脱,跟束缚可没有任何关系。”

  文森特略一思索,点点头道:“或许吧!也难怪乎林会跟我说,你是跟他相似的一类人。我和他接受相同的教育,有着相近的气质,内里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本以为只是东西方文化造就的诧异,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

  林羽凡终究只是一个过客,再惺惺相惜,此时多讨论也只是徒添伤感而已。我便打住了这讨论,把话题转移到我感兴趣的方向上:“言归正传吧!看得出来,你好像对那些家伙的来头知得不少,能请你把情报给我共享一下吗?”

  “那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把我最想知道的疑问说出去。文森特却不急着回答,悠悠然的品了一口清茶,说:“我可以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但相对的,为了应付接下来的危机,我希望能借用王子铮你的力量!作为交换条件,这一点我希望你能答应下来!”

  我没有立刻答应,说:“这得看你所说的危机到底是什么,我才会根据自己的判断是否答应你的请求!”

  文森特略一犹豫,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我相信王子铮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在知悉了这件事严重性以后,你是绝不会袖手旁观的,毕竟你的根基,几乎全都在这东海市之内……王子铮,你可知道天魔一族?”

  果然还是跟天魔一族牵扯上关系了。自从在那壮汉身上感应到天魔的气息以后,我便隐隐感觉到,这事恐怕与那可怕的一族脱不了关系。而文森特现在这一开口,更是证实了我的猜测。

  我点了点头,说:“天魔一族,我也有耳闻。远古之战中,被上古圣贤连同万灵一族一同击退的极恶一族,是吧?”

  天魔一族的存在是早已湮没于修行经典的秘闻。文森特原本以为还需要花费唇舌解释一番,想不到我对这一族竟然已有了基本的见解,这倒是让他有些喜出望外。

  既然我明白到天魔一族的凶残与可怕,那联手合作的提议,文森特认为便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只是任文森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坐在他身前的请求对象,竟然就是一头觉醒了真名的天魔。就是不知道他知道这个真相以后,会是什么表情。

  想想就觉得有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