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不必了,在下的面子已经收回了。”我挤出一丝微笑:“此事就此揭过,霍老可有异议?”

  年纪越大阅历越深,便越不会计较喜恶,在乎的只有得失。

  我王子铮手握兄弟会与天王堂两大势力,放眼整个东海都是举足轻重的诸侯。在这种关节眼上与我翻脸,这种行为是极其愚蠢的。

  所以尽管霍光恨不得立刻翻脸与我拼杀一场,但他的城府却让得他压下了这份杀意,风轻云淡的说道:“既然王帮主觉得此事揭过,那就揭过了。”

  霍光没有承认的是,他不敢动手的原因,至少有一半是在忌惮我的实力。在见识过我干掉沈辉的那一招以后,他潜意识已经判断出来,即使动手没有制胜的把握。

  所以才不得不忍气吞声吃下这个闷亏。

  至于有关柳萱的事情,霍光自然是提都不敢再提了。

  霍光灰溜溜的离开了兄弟会。

  我总算有了自己的安静时间。下达了不要打扰的吩咐以后,我把自己关在房间之内,对着抄写出来的灵药清单,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清单之上,一共有一十六种灵药名称。虽然我不知道最终配制出来的会是什么丹药,但这些灵药都被怨魔一一辨别出来了,全部都带有或多或少的灵识修复效果,如此一来,最终配制出来的丹药效果也有了指向性了。

  张丹枫的灵识出了问题?

  我仔细的想了想,马上就摇了摇头。要说张丹枫脑袋出了问题我信,但他的灵识却是一等一的强悍,这从林家庄园一战就可以看出来了。那会的他不单单能够清晰感应林羽凡阵法的灵器流动,就连我的真龙神变也起不到多大作用,他的灵识感应有多强,可见一斑。

  这丹药,配置出来很可能不是张丹枫本人服用,使用对象应该另有其人。

  还有,张丹枫对已经被摧毁的泪晶坠有着异乎寻常的执着。

  最后的一点,张丹枫对能识别阵法的我和林羽凡都曾经表现出过一定的兴趣。

  这三者,构成的便是张丹枫苏醒过来以后的行动主线。表面上看起来,三件事之间似乎没有任何的关联,但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是我没有看透彻的。

  不过任凭我再怎么去想,却还是想不透其中的玄妙。

  正当我想得头昏脑胀之时,一阵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我早已吩咐过不要随便打扰我了。这阵敲门声让我有些不悦,不过还是压着火气问道:“谁?”

  门外传来了一名女帮员焦急的声音:“帮主!咱总部被人袭击了!”

  我微微吃了一惊,把自己的感知释放开来,果然发现这楼层之中,兄弟会的帮员已然横七竖八的倒满了一地!

  我的眼神立时冷了下来。

  跑到我的地盘来撒野,好大的胆子!

  管你是何方神圣,我王子铮就来会你一会!

  我推开了大门,见到的是女帮员无比慌乱的脸。我在视线从她身上挪开的瞬间,黯淡得近乎没有任何光泽的剑锋,忽然从意想不到的视线死角处往我刺来!

  “叮!”

  这刁钻到极致的一剑,被我横架而出的七星轻易挡住了。随之而出的武力之气,把这偷袭刺客给逼飞了开来。

  那女帮员往后摔了好几米远,倒地时已然昏迷了过去。真正的刺客是一抹黑色影子般的存在,没有任何质量的身体在空中一个晃荡后,稳稳踩落在地面之上,悄无声息。

  “竟能躲过这一剑偷袭……”

  干涩沙哑的难听声音从那古怪存在之中传了出来,听不出男女老少,甚至连是不是人的声音也无法辨别。不过至少从其形体上看,这家伙应该不是纯粹的人类无疑了。

  他手中捏着的黯淡灵剑,吸引了我至少一半的专注。其上散发着的淡淡威压,始终牵引着我的危险神经,这种强大,就是天阶灵器无误。

  所有被袭击的兄弟会帮员都还有这气息存留,只是都陷入到了昏迷之中,再加上这柄给予我巨大压力的灵剑,这东西的真正身份,呼之欲出了。

  午夜剑魔!

  /)最}新G章节0上N`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