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正统医生还是魔法师,对这病症都束手无策,只能消极的维持基础治疗,等待着伤者自己清醒过来了。

  尽管谁都不清楚这午夜剑魔的来头,也没有任何人捕捉到他的踪影,不过我依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我让天左他们把兄弟会的搜寻继续下去,同时我也动员天王堂的帮员加入搜索,必要时我甚至会亲自上阵,去把午夜剑魔给揪出来痛揍一顿。

  林子是我过命的兄弟,这口气,我必须得给他出回来!

  正思索着该怎样对付这午夜剑魔,我的手机又响起来了。这次来电的,是女王殿的月殿主。

  “王子铮,紫曜殿主想见一见你。如果有空的话,报一报你的位置,我现在过来接你!”

  女王殿也算是我的亲密同盟了。午夜剑魔只会在夜晚出现,现在横竖无事,我便应了这邀约,报出了我的位置。

  十分钟左右时间,月殿主给我一个电话说到了。我才出了医院门口,便见一辆叫不出名字的火红色拉风超跑停在路边,车内的正正是一如既往面纱蒙脸的月殿主。

  香车美人,仅仅只是短短的停泊便已惹来了无数火辣艳羡的目光。

  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测这样的美人在等的是哪位高帅富时,外表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我已走近车前,随手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之上,月殿主猛地一踩油门,在无数惊诧的目光之中带着我扬长而去。

  “已经准备好要开发秘境了吗?”我随意问道。这是我和女王殿早已倾谈好的密约,想来想去,大殿主要见我也只可能是为了这件事了。

  “也许。不过这一切都要等殿主见过你以后才能决定。”月殿主淡淡的回答道。

  我点了点头,换了一个话题问:“有关午夜剑魔,女王殿掌握到什么线索吗?”

  ?看#d正H=版章。x节e上,酷&匠$网‘;

  “没有。”月殿主秀眉微蹙:“女王殿也有几名姐妹伤在了那混账剑下,我们也在找寻着他,但却没有任何线索。唯一可以肯定的,便只有他很强。一名下品尊者境界的姐妹离我们不远遇袭,但却连求救都办不到。那家伙的实力,可想而知了。”

  轻松放倒一名下品尊者,我自问也能办得到,但要让他连求救都来不及,这就有点难了,除非计算得恰恰好的偷袭。但伤在午夜剑魔手下的高手可不是一个两个,能无声息的全部办成,这家伙确实是个了不得的高手。

  如此便棘手了。寻常修行者即使发现了踪迹,恐怕也只会沦为他剑下的受害者罢了。要制服他,看来至少也要同等级的高手出面才行,看来这搜索行动我是不能偷懒,必须要加入了。

  我和月殿主作了情报相互交换的约定。在这交谈之间,超跑已然驶入到了魔武学院之中,不多时便来到了女王殿的总部之前。

  女王殿成员只招收在校女学生。清一色女成员的帮会总部,对所有男人来说毫无疑问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只是这风景线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欣赏得到罢了。女王殿大本营方圆数公里内都有着严密警戒,寻常男学生还未靠近便要被严苛驱逐了,至于胆敢偷偷靠近的则肯定要吃上一番大苦头,从无例外。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魔武学院男生的禁地了。

  当然,受邀进入的男人进入并不在驱逐之列,只是能得到这种荣光的少之又少罢了。

  有了月殿主的带领,我这一路走来自然畅通无阻。

  不过我们并未在这总部之内过多流连,直接穿过了办公地点,来到了位于总部之后的山腰间,一座开满瑰丽花朵的清幽庄园之中。

  庄园的一小片平整花地上,一名端庄美妇正坐在椅子之上,优雅的品味着手中的红茶。

  这名美妇有着足以掩盖岁月的容颜,那张精致到近乎完美的脸庞根本读不出她的年纪,说是十八芳华正茂恰当,二十风华绽放也可,三十风姿绰约也无不妥。而唯一露出一点点蛛丝马迹的,便只有她那端庄的沉稳,这可是只能沉淀而无法模仿出来的。

  这便是女王殿的一殿之主,紫曜。

  只是光从外表看的话,谁又想到这样一位优雅端庄的贵妇,竟然是能与刀帮洛云鹤分庭抗礼的顶尖强者?

  对于这样的强者,我自然不可能有任何绮念和亵渎,有的只是敬畏。当即躬身行了个晚辈礼,开口说:“晚辈王子铮,向紫曜殿主你问好。”

  紫曜对我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说:“果然是个不错的孩子。坐吧,月儿你也坐。正好我用新下的玫瑰花瓣泡了壶好茶,一起尝尝,别浪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