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今夜,零点酒吧似乎比平时还更要火爆,排队的人都已排到另外一个街区之外了,但却没有人有牢骚,更多的却是雀跃与期待。

  “这零点酒吧,好像有点意思嘛!”

  看到那长长的人龙,周彦有了点兴致,往身旁的尊者仆从打了个眼色。

  那尊者会意,提着一个黑色手提箱往外走出数步,忽而打开箱锁,露出了里面码放整齐的一摞摞百元大钞。

  这一箱子钱,立时引起了不少排队人灼热的目光。而更让他们兴奋的是,下一瞬间,这尊者竟把这手提箱直接甩上半空之中!

  一时之间,海量钞票便被清爽的夜风吹得漫天飘散开来。

  人龙霎时间散了开来。一时之间,大部分人都只自顾着抢掠散落的钞票了,谁还顾得上排队?

  周彦冷冷一笑,自顾自的带着手下往酒店里走去。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对抢钱有兴趣了。等候的人流之中,也有极少部分身家丰厚不屑这点小钱的人,他们依旧排在了周彦的身前。

  周彦已经连看他们一眼的兴致都没有了,眼里只有零点酒吧内喧闹的一切,而这些“障碍物”则属于可以自动过滤忽略不计的存在。

  而那些自恃身份没有及时闪躲的有钱人,在他们进入到周彦两米范围内的瞬间,便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摔飞,运气不好的甚至都撞了个头破血流,却没有人搞得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唯独负责控场的天王堂圣者干部,却看得清楚明白。

  对于这些不守规矩的人,他有心想拦,却深知自己没有这个本事。因为这一行人除了那领头的年轻人以外,其余每一个人拎出来都有随手捏死自己的实力,莽撞出头,只会把自己和零点酒吧也给搭进去罢了。

  而此时,他也恰好收到了来自天王堂内部的指示,明白了这些过江猛龙的是自己绝不能招惹的,因此也就只能忍气吞声,目送着他们进入零点酒吧,顺便的担当起了监视的责任。

  零点酒吧内的气氛异常狂热,不过喧嚣的音乐和略有点乌烟瘴气的环境让挑剔的周彦眉头又皱了起来。

  周彦一直享受着与他身份相匹配的优异环境,骤然之间来到这样一个普通人都能随意进出享受的夜店,自然有些不适应了。正当他对零点酒吧的一切都嗤之以鼻准备拂袖离去时,视线无意中掠过舞池之中,竟一时看呆了,双眼再也挪不开来。

  舞池之上,空出一片地方来,一条曼妙身影正肆意挥洒着汗水,伴随着音乐疯狂的起舞着,而每做出一个高难度动作,都会引来台下围观者一阵阵兴奋的尖啸声。

  这个女人,正正是柳萱。

  天生祸水般的美貌,无可否认,这个女人不管做什么绽露出来的都是惊心动魄的美。

  周彦的兴致重新起来了。他找了一处桌台坐下,对并肩坐在自己身侧的一名尊者到:“方麟,这个女人挺有味道的,对吧?甚至比起叶雅那个贱人也是不遑多让!”

  名叫方麟的尊者虽然也以下人身份自居,但能与周彦搭上话,证明他的身份是要比其他尊者要高上不止一筹的。最起码的证明,便是连霍老在内的其他人都只能站着,但方麟却有幸得以与周彦一同落座。

  方麟看了柳萱几眼,才赞同的说:“确实有几分韵味,不算差了。周少爷对这女人有兴趣吗?”

  “确实有那么点。”周彦定定的看着柳萱说:“吃不到叶雅那贱人,吃这么个极品补偿一下,也是不错的。正好我暂时还没找到暖床的床伴,就她好了!”

  0最U@新章节上KE酷l{匠\j网

  方麟咧嘴一笑,说:“行,那我这就去把她给少爷你带过来。”

  说罢,方麟站起身来,往柳萱方向走了过去。

  正好一段热舞告一段落,柳萱从舞池中下来,在吧台上点了一杯烈酒,臻首微扬,一口闷掉。

  酒液下肚以后,柳萱吁了口气,心中郁结却是没有解开分毫,脑海中反复交替的,依然是我王子铮真实与虚幻的两个身影。

  一个是曾经被她柳萱欺凌的废物,一个则是三番几次救她性命的恩人英雄,两个极端矛盾的形象,却在她的幻想之中重叠起来,形象越发的丰满清晰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