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之内的细微变化,三头高阶实验体浑然不察。

  待到催眠瓦斯气体浓稠到一定程度时,它们终于对此有了反应,彷如喝醉了酒的壮汉一般,动作变得有气无力,最后都歪歪斜斜的倒了下来。

  这时,实验室的灯光,最终完全熄灭了下来。

  “你这样做等于直接把主人害死了,知道么!”吟月激动的说道。

  “任由它们继续破坏下去,结果也是一样。”谭笑惨然一笑:“现在最起码保住了我们的性命,不是么?”

  吟月无言。虽然恨极了谭笑坑害我的做法,但却不得不承认,这是没有办法之下的最佳选择。

  这时,从地下下方传来了一阵极其激烈的动荡。与此同时,吟月能感应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能量波动,从正正下方回传了过来。

  这股力量,让她也为之深深战栗,生出莫可抗御的无力感。

  这种感觉,在银月还生活在灵兽园中时也曾感受过几次。那是苍霖出游时,所带来的庞大威压。那种威压,不单单是吟月,可以说所过之处,万灵臣服!

  眼下这股力量,带来的压迫感并不输于苍霖的真龙威压,但却是两个不同的极端。苍霖的龙威,是高高在上的倨傲,让人从血脉从骨子里自发的臣服。而眼下这凶灵的威压,则来自于让人身心不由自主的恐惧,给人带来的是沮丧和绝望。

  两者之间的迥异不可同日而语,但带来的震撼却是一样的,那便是忤逆即死!

  身为灵兽,吟月的感知比起人类修行者要敏锐无数倍,自然格外的清楚这东西到底有多可怕。本能告诉她最好立刻离开这里,跑得越快越好离得越远越好。

  但是,理智却让她止住了脚步,因为她的主人,还在这地下最深处,正正面对着那最可怕的存在。

  “主人需要我的帮助!”

  这是吟月脑海里泛涌却的最迫切念头,这个念头直接压过了祖顿施加的威压与恐惧。

  “你一个人能从这里脱逃出去么?”吟月向谭笑问道。

  谭笑稍稍犹豫,点点头道:“高阶实验体大部分都被解决掉了,最多还有一两头在外面游荡着。这地下二层迷宫还是相当大的,运气不太糟糕的话,我应该能逃出去!”

  吟月点了点头,说:“那好。你从这里出去,找到外头的王家大小姐王静。把这里的状况告诉她让她想点办法,之后你便自由了,想干什么都行!”

  吟月交代完毕,便从实验室中离去,径直往地下最深处赶了过去。

  谭笑有些无奈,却只能咬牙离去。前进方向与吟月不同,径直往地上的方向走了过去。

  酷匠b%网qJ唯^3一正版:N,k其,a他都eh是√盗h*版

  这时,地下迷宫中的震动更加激烈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浪接一浪的力量冲荡,还有那张狂到极致的大笑之声。

  “终于解脱了!自由的感觉,还真特码的爽啊!人类修行者们!等着!我现在就来把你们统统给宰掉!一个都别想跑!”

  这阵大笑声和那狂妄的宣言,自然也传递到了我的耳中。感受着祖顿那强横得近乎逆天的强大,我的心情一下子掉落到了谷底。

  毕海同样被祖顿的突兀脱困吓了一大跳。就连原本我们僵持不下的战局也顾不得了,只自顾着皱起眉头感知着来自于祖顿的威压,仿佛在思索着什么似的。

  此刻,在毕海脑海之中,他正与修罗激烈的争吵着。

  “祖顿已经被释放出来了!我的力量虽然提升了,但在它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最佳办法,就是如我父亲遗留下的指示那般,只管放任它把东海搅个鸡犬不宁好了!我根本不需要趟这趟浑水,以我现在的状态,想逃还是逃得了的!”毕海说道。

  “你就舍得这么好的一个能量源?”修罗劝说道:“祖顿的内丹,蕴含的灵力超乎你想象!那可是足够让你提升到天师境界的绝好东西!只要把它拿到手,再配合我给你的炼化秘法,这最强修行者的头衔,你可是大有可能问鼎的!”

  “东西再好,也要能拿到手才行!”毕海冷笑:“你觉得我能对付得了祖顿?这个笑话真的一点也不好笑!”

  “你不行,不代表没有人也不行。这东海之内,拥有强大力量的修行者可不少!与其现在逃命,倒不如先旁观观察看看,说不定就真的有机会呢?虽然隐匿起来也不是全无风险,但为了铺平通往天师之境的路,冒点险也是值得的。”修罗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