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用受损的剑灵,再一次施展逝水剑道,其威力,还是超过了其它长剑!

  妖魂一汇聚,这一剑就嗤啦一声,刺穿了它,使它体表光华加速消散,眼看就要化为虚无!

  不过它好歹是真虚境中期,又是灵力强横的兽妖,极为难杀。

  黄山这一剑确实重创了它,但想这么简单就杀死,还是缺了几分火候。

  首先,那玄妙的气势无法震慑到它,然后,在它反应过来后,妖魂一个虚化,剑灵上的所有力量都落到空气当中。

  真虚境中期的兽妖,已然能将妖魂彻底虚化。好像并不处在这一方世界一般。

  因此,黄山无论怎么施展实质性攻击,都无法对它再造成伤害!

  只是这一招不能持久,太耗费灵识。

  故而兽妖这半边妖魂一个挪移,轻松避开了剑灵的绞杀,又立刻化为实质,看向黄山的眼神,炽热和阴毒反复交替。

  这时,刘圣也终于追至。

  不过他没有立刻动手,而是三方对峙。

  他颇为好奇地看了黄山一眼,说道:“我倒小瞧了你。”没想到他前后两次避开了自己的剑气,也没想到他居然没被兽妖搞定。

  “前辈的小瞧,让晚辈倍感荣幸。”黄山不痛不痒地说道,神色镇定。

  “小子,你把七色花给这女娃服下,那太极晕也是被你破坏掉的?里面到底封印了什么秘密?”兽妖好不容易有了说话时间,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

  虽然过去这么长时间,但黄淼修为低下,至今都还没有完全炼化七色花的所有药力。故而兽妖鼻子一吸,就隐隐有了感应。

  “太极晕?”果然,刘圣眼前一亮,对黄山越发兴趣。

  黄山脸色阴沉下来。

  兽妖趁热打铁,继续说道:“还有你刚才打开的空间裂缝,是什么灵宝吧?居然还有一把剑灵在手!修行的功法也是如此诡异……你可真是全身都是宝啊!”

  “孽畜,你以为你那猪一般的智慧能欺瞒得住慧眼如炬的前辈?”黄山冷笑,“想拿我来甩掉前辈,你这计策也太拙劣了些。”

  刘圣眉毛一掀,露出了一丝戏谑之色。

  “什么?你敢叫我孽畜!”兽妖勃然大怒,立刻对刘圣说道:“人类!让我杀了他,不然我保证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毁掉那一瓶白阳真水。只要我揭开一丝封印,真水就会立刻挥发,这你是知道的。”

  “呵呵,你请自便。”刘圣自信一笑,双手抱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兽妖狰狞一笑,朝黄山扑杀过去。

  “难怪这刘圣没有立刻出手杀死兽妖,原来是怕它临死前毁掉什么真水!”黄山暗骂一声,果断下坠!

  他只会滑翔和勉强悬浮在空中,比不过自由飞行的兽妖,当然要到地面去才行。

  此时兽妖如此虚弱,妖魂都只剩一半,黄山也未必怕它多少。

  落地后,他将黄淼往后一推,一道豁口立刻形成,黄淼一下子钻了进去。

  先前逃跑得急,黄山也忘了先打开豁口让黄淼进去。再说以黄淼那体重,扛肩上跟不扛,滑翔的速度也变不了多少。

  豁口出现,黄淼进去。

  豁口尚未完全关闭,刘圣的剑,就一下子刺到了豁口前面。

  一声惋惜的叹息,阴睺不得不出手。

  嗡的一声,这把冷若千年寒冰的骨白色长剑被硬生生定格在了原地。

  “果然这灵宝里面还藏了只兽妖!好强大的气息!”刘圣轻松的表情完全收敛,取代的是极其凝重!

  同时他也挺得意自己的灵觉,哪怕是灵识未能感应,也都隐隐觉察到了阴睺的存在。

  阴睺心里也挺纳闷,本想看有没有机会可以偷袭一下刘圣,现在完全没机会了!

  由此可见,任何一个真虚境,都不是省油的灯。

  以前那个老者和洪光远,能折在黄山手里,也全是前前后后各种触不及防。

  只要他们有一点防备,黄山就干不掉他们。

  “收!”刘圣虚手一抓,同样属于灵宝级别的长剑立刻就挣脱了一切束缚,返回他的手中。

  接着他灵力疯狂释放,被长剑瞬间吸纳。

  “十方俱灭!”刘圣一声清啸,明明只是一剑刺出,却是刷刷刷,四面八方都是实质性的剑光,甚至虚无之中,也有着无形之剑。

  上天入地皆无门路!

  灵宝对灵宝,根本不可以直接用空间豁口装进去。

  0C看Ql正k^版☆章节$上!K酷e匠9T网N●

  一旦装进去,它里面的空间就会被迅速撑破,珠子本身也有着被毁掉的风险!

  哪怕是这些剑气,都不能让它们进去!

  但是,阴睺却仍然将豁口一下子撑开,变大。

  刘圣有些奇怪,接着就看到一团半透明的光华从里面钻了出来!

  正是兽妖的另一半边妖魂。

  这一半边妖魂一进入阴睺界,就大为后悔。

  在阴睺的控制下,里面完全没有光亮,就算它是兽妖,也都什么看不见。

  不过它还是可以感应到阴睺的气息,知道这是个不下于自己修为的兽妖,就立刻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严阵以待。

  接着是黄淼进来,它正准备扑向黄淼,黄淼却一下子不见了!

  接着豁口一个扩张,将它主动给“吐”了出去!

  一出来,十方剑气就一下子刺到了它的身上。

  一声惨叫,这团妖魂被硬生生消磨得只剩最后一点。

  一个小瓶出现在刘圣眼前。

  刘圣眼中精芒一闪,立刻收敛剑气,并一个跨进,伸出左手去抓这个小瓶。

  小瓶和最后一丝妖魂却在他眼皮底下一下子被那道豁口再次吞噬!

  “找死!”刘圣眼神冰冷,一剑刺出,誓要将小瓶拦截下来!

  另外一边,损失一半妖魂,这一半边妖魂也深受印象。

  原本只堪堪防御的黄山立刻抓住机会,仍旧是逝水剑道,朝着它反复绞杀,劈得它嗷嗷直叫。

  “人类,你好狠!你若杀我,接下来那人必能杀你!现在跟我合作,我有办法摆脱他的追杀!”兽妖惨叫连连,实际上却暗中传音给黄山。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黄山冷笑,也感觉到这部分妖魂紧缩一团,居然不再进攻,只纯粹防御。这种情况,它就好像无缝的蛋,黄山的剑光只能一点点消磨它,不能一下彻底抹杀。

  他当然不会相信兽妖。这之前兽妖被刘圣一路追杀,根本甩脱不了。

  它要是有办法甩脱,为何不早用?

  “你听我解释!”传音的速度可比用嘴快多了,它虽然说得多,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先前我是不舍得用掉那一瓶可以助我化形的白阳真水……但现在到了这生死关头,不用也不行了!那个瓶子里,只装了一点点白阳真水,带了一点气息而已。我这边才是真的!只要我引发白阳真水,就能在它挥发间,使你轻易撕裂这方世界的空间壁障。然后我们只要一钻进壁障,就能一下子瞬移到不知什么地方……只要这么一瞬间,就定能甩掉那人十万八千里!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它说的是真的,答应它!我不是这人对手!”刘圣有灵宝在手,阴睺在不引发天谴的情况下,还真拿不下来。

  同时,阴睺对这白阳真水的效用也很熟悉,知道在它迅速挥发的同时,可以腐蚀虚无的空间壁障!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黄山才转灵境,也都能一剑劈开空间壁障!

  听到阴睺声音,黄山也就不再多疑,立刻传音:“好,我相信你一次!”

  “让你的兽妖朋友将那人引开一些!”龙鳄急声传音。

  不待黄山转述,阴睺所在的豁口就一下子后退出一大截。

  刘圣心系那瓶子,当然死死咬住,也一下子追至,和黄山这边拉开距离。

  “就是现在!”龙鳄露出一丝得逞之色,嗤的一声,它表面出现一团乳白色液体。

  肉痛地看了它一眼,龙鳄低喝一声:“爆!”

  这液体一下子扩散爆开,与空气完全接触。

  一道道白气瞬间形成,形成浓烟滚滚。

  黄山被这一股灼热的气息震得全身滚烫,刺痛之极。

  若不是修炼过好几天的荒武神经,使黄山抗痛能力大增,就这一下,估计就能他痛晕过去!

  “快全力劈出一剑,我没一点灵力了!”龙鳄急声叫道。

  黄山毫不犹豫,也拼尽全力,寂灭神拳和逝水剑道双管齐下,轰在了白阳真水挥发的最中间。

  顿时,一道长达几丈的空间豁口形成了!

  这是这方大世界的空间豁口,可比灵宝的空间豁口要可怕得多!

  一股极其强大的吸力从中形成,龙鳄第一个被吸进去,都没发出任何声音。

  黄山也在一个转身,朝阴睺所在的空间豁口虚抓一下,然后就被这边的空间豁口给一下吞没了!

  “小妹!”黄山脸色剧变,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敢耍我!”被阴睺死死缠住的刘圣怒火冲天,朝这边冲杀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

  豁口形成的快,也消失得快,毕竟它不像珠子的豁口那样,被阴睺全力控制支撑。

  白阳真水挥发的效果还在,因此,在前一道豁口完全闭上的下一刻,在刘圣的全力一劈之下,新的空间豁口形成了!

  刘圣知道,自己就算钻进这新的空间豁口,也追不上黄山他们。

  两道截然不同的豁口,虽然在同一个位置,但所通往的方向,却是不可能相同。

  刘圣气急败坏,猛然转身,恶狠狠地望向那颗珠子。

  “只要把你们抓住,不愁黄山不主动送上门!”刘圣知道黄山妹妹黄淼还在这边,黄山不可能抛下她不管。

  而且这珠子可是灵宝啊!刘圣不想占为己有才怪!

  没了白阳真水,刘圣心中滴血。但只要这珠子灵宝弥补一下,他也还是会很高兴的。

  只是阴睺会给他这个高兴的机会吗?

  “世界本源,浪费一丝都是最大的损失。但眼下也只能这样……早知如此,一开始我就该出手了!”阴睺十分不爽,忽然从这豁口里钻了出来。

  刘圣终于看到阴睺模样,不由眼珠子一瞪:“你……”

  “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洗干净等着被我吃掉吧!”阴睺一声狞笑,遮天大法施展出来,接着一个玄妙遁术,嗖的一下,带着珠子一起消失了!

  刘圣心里发寒,难以置信。

  不过他也是个人物,当然不会一直发呆。

  他只呆滞了一下,就一下子反应过来:“这绝对是一只幼兽!不然我早死了!天啦,阴睺幼兽!如果被我得到手降服……”

  刘圣眼里爆发出极其炽热的光彩,立刻拼了老命,追了上去。

  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阴睺抓到手!刘圣满脸狂热,好像已经看到未来的自己,风光无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