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达山腹。

  黄山却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山腹。

  而是隐藏在山腹中的一个次元界。

  次元界,黄山曾闯入过一个一样的,就是收服阴睺的时候。

  所谓次元界,指的是依附一个世界却又彼此隔绝开来的一个空间。

  它和黄山手中珠子里的空间不一样。珠子里的空间是独立的一个微型世界,黄山可以带着珠子到处走,这空间也会跟着移动。

  次元界是依附这个大世界,只能在这里不动,大小也是固定了的。

  如果黄山不能闯过太极晕阵,哪怕是把这种山峰劈开,也只会停留在外面的大世界,根本进不了这个次元界来。

  和阴睺出生的那个次元界不同,这一个,是纯天然生成,黄山置身其中,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光线。

  鼻息一嗅,可以感应到一种精粹且熟悉到极点的元气在周边游走。

  这种元气,和黄山平日里吸收的元气,属于同源,且更为精粹。

  黄山作为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类,当然会对这种元气熟悉之极。

  黄山原地站了片刻,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施术,都不能控制周围的元气。

  同时他体内的灵力也被完全压制,根本无法释放出来,发挥不了半点作用。

  这会子,黄山完全成了一个普通人,只能依靠肉身的力量往前走。

  像个瞎子一样,黄山伸出双手,缓缓往前摸索起来。

  过了片刻,黄山鞋子一湿,感觉有水侵入。

  噗通!

  原本晕厥的阴睺自行从黄山身上掉下来,一下子发出这样的声音。

  “是个水潭?阴睺怎么会自己掉出来?”黄山微微一惊,蹲下来去摸阴睺,却发现自己摸到了一只人类的手掌!

  这一刻,黄山头皮都炸了一下!

  他一下子警惕到极点,下意识一脚踹出去!

  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人类?

  黄山当然会以为是有人隐藏偷袭!

  不管是谁偷袭,黄山纵然吃惊,但也不会慌张。他相信真虚境以下修士,任何人进入到这里面,都会跟自己一样变成“普通”人,也就是固本培元的境界。

  如此,什么灵术灵器都没用,打起来只靠肉身搏击,自己也未必怕了谁!

  下下手为强,黄山踢出一脚,感觉水流涟漪振荡间,对方的大概位置,就又竖起耳朵一个猛扑,将对方身子抱住,要去攻击致命地方。

  这一抱,黄山才发现自己好像抱了一个软绵绵的女人,而且还是光着身子的那种!

  “啊?”黄山一下子就又把对方踢飞了。

  “嗯哼……”一声闷哼,从对方身上传来。

  黄山正惊疑不定,听这声音,顿时露出古怪之极的神情。

  这声音,是阴睺的!

  “难道……”黄山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

  刚才那一抱,感觉对方是个少女身材,黄山警惕地摸索过去,再一抱,就能很清楚地感觉这少女的身子……在缓缓变大!

  她在以可见的速度长大!

  除此,黄山也能感应到周围的水流里,不断产生一股奇怪的力量,自动被她不断的吸收。

  这种力量,黄山更不可能掌握。

  “这种力量难道就是世界本源?”黄山难以置信,“搞半天,这阴睺是个母的?这怎么可能!听声音明显是个公的啊!”

  “阴睺吸收世界本源的时候,会变成人形吗?它好像从来没说起过。”黄山心想。

  还是无法相信阴睺会是母的,黄山下意识在眼前这人身上摸了一番。

  可事实不就是个女的吗?

  黄山立刻将这女子推开,脸色有些发热,赶紧游上了岸。

  接下来,黄山一直等了好久,这安静的空间才又发出一声难听的狂笑声音。

  “桀桀,我又醒过来了!”阴睺一声长啸。

  黄山一点都看不见,听到哗啦啦的水声中,有什么脱水而出,站在水面上。

  “小子,你居然真的只靠自己的本事就闯进来了?这不会是过了很多年,你修到真虚境后才来的吧?我睡了多少年?”阴睺走到黄山面前,似乎能够看穿黑暗,手指在他脸颊上捏了一把。

  “这手……好软!”黄山慌慌张张后退,拨开阴睺的手,脸色一红道:“你怎么是个……女的?”

  “女的?啊?我原来是个女的啊……”阴睺似乎也才反应过来,手在自己身上摸了几把,十分失望,“没想到我会是女的,真可惜。”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一点都不明白?”黄山傻眼。

  阴睺嗤笑一声,说道:“我阴睺一族,本是胎生。可你第一次见我,我却是一个蛋,你忘了?当年我还是一团血肉时,我母亲就被杀死。母亲妖魂裹着我逃到阴绝谷,就把我变成一个蛋封印了起来。”

  “所以就算我闯进来把你惊醒,使你破壳而出,也并不代表你已经完全成形?不成形也能出生,你可真够神奇的。”黄山回想第一次遇见阴睺,它的兽妖之身,貌似两腿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这有什么,就我模糊记忆力,我们幽冥界奇形怪状的妖怪多得是……雌雄同体见过没?用嘴巴吐一个蛋,立刻就能破出一个孩儿的兽妖,你信不?没有公母之分,死后一个燃烧,就有后代从火里诞生出来,这种繁衍方式不知道吧?”阴睺不以为意地一挥手,又嘀咕道:“阴睺一族,公的地位更高,力量也更强。母的以后还要生娃,被拖累,好惨啊!”

  黄山那个汗,赶紧说道:“你吸收天地本源,然后成长到现在,已经完全成形,既然是个……女的,能不能说话的声音也变一下?”

  “变声音?为何要变?”阴睺一偏头,上下看了黄山几眼,眼珠子一转,也露出古怪之色,说道:“看你表情怪怪的,怎么?你刚才碰过我?不习惯?”

  “这……”

  “我是妖类,你是人类!有啥不习惯?什么脑子……”阴睺干咳一声,说道,“放心,等下离开这里,我就又会恢复兽妖本体之身。说来奇怪,你还是转灵境,是怎么穿过太极晕的?”

  A最新(《章@8节x上。…酷匠h?网

  黄山便把刚才的事儿说了一遍。

  “原来你身上还有灵宝!以前怎么都不告诉我!”阴睺起初吓了一跳,没想到黄山区区转灵境,就能毫发无伤穿过太极晕。一听是灵宝作用,才道原来如此。

  “我以前也不确定那是灵宝。再说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才几天?我还没来及说这个。”

  “不管了,反正这是好事。以后我也终于有了安身之处,不用再依附在你身上了。拿来!”阴睺喜滋滋地摊出手。

  “什么?”

  “灵宝啊!给我,以你的修为,能认主嘛?给我认主,立刻就能发挥作用!”阴睺也不啰嗦,直接扑过去,抓住黄山的手,“给我给我!”

  “那是我的……”黄山很肉痛地说道。

  “我都是你的,你给我怎么了?”

  “也是。”黄山无奈,将珠子递给她,被她直接一口就给吞了。

  “好了,大功告成。我吸收了很多世界本源,现在已经完全复原,我们出去吧!”阴睺拍拍手说道。

  “这就完了?我什么好处都没有!”黄山大怒,“不是说世界本源对我也有好处么?快拿来给我!”

  “这里就这么一点点世界本源,给你很浪费啊!”阴睺也肉痛了。

  “你刚才才说很多,现在又说一点点!”如果不是看在她是个女的,黄山真想一拳揍过去。

  “好吧,看在你是主人的份上,给你一点。不是我小气,是你目前修为,只能容纳这一点!”

  “我该怎么做?”黄山立刻做好准备。

  “你只需要接纳,然后在体内运转你的主修功法就行了,尽情体验修为快速提升的快感吧……”阴睺说完,上前将手撑在他肩膀上,直接凑过去,用嘴对住了他的嘴巴。

  “唔……”黄山眼珠子一鼓,脑子一下子变得空白,“怎么是用亲嘴的方式?”

  阴睺才不管那么多呢,抱着黄山,将他嘴巴撬开,一口世界本源度过去,被黄山吞入腹中。

  接着阴睺身上的强大妖气勃然释放,将黄山覆盖进去。

  黄山如同被山岳镇压一般,差点就倒下去,却被阴睺死死抱住,动弹不得。

  这时他完全没有一丝旖旎念头,阴睺柔软的身子紧贴在他怀里,他也没有任何感觉。

  痛!痛痛痛!

  黄山浑身毛孔都被针芒一般的妖气狠狠刺入,他体内的世界本源也在阴睺妖气刺激下,开始变化,消融……

  嗤——黄山本被压抑的灵力一下子暴动,在妖气的催化下,与世界本源互相融合。

  阴睺后退,一声轻喝:“快快修炼!不要浪费了!”

  黄山立刻盘膝坐下,本要下意识运转龙象手印的功法,他体内小光人却做出了寂灭神拳的修炼动作。

  以至于他也跟着修炼起寂灭神拳。

  一道道让阴睺都很忌惮的寂灭气息从黄山身上释放出来。

  阴睺站得远远,接着似想到什么,一个飞跃,到了次元界入口处。

  “开!”阴睺一声大喝,手刀往前一斩。

  嗤啦一声,一道豁口形成。外面的光线投射进来,使阴睺赤裸的身子完全显露出来。

  “天地元气,听我号令!汇聚!”阴睺强横的灵识释放出去,她双手飞快结印,接着往前一招。

  大世界里的天地元气立刻就一齐疯狂灌注进来。

  阴睺眼中精光一闪,看到天空中云层翻动,天谴就要降下,却是不慌不忙,再次施展这遮天大法!

  这一次,她不是用的元气,也不是用的本身灵力和本源,而是用的天地本源之力!

  虽然这会让她很心疼,但总比被天谴满世界追杀好吧?

  果然,在消耗天地本源所施展的遮天大法,一下子就使酝酿的天谴化作无形。

  阴睺转身看过去,灵动的双眸带着几分笑意,就见黄山置身于黑与白的交界处,默默修炼,浓郁的天地元气游离在他身体周边,形成雪花一般的无数光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