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阵!一起上!刘星、刘三,你俩修为低一些,就先留下。”刘云毫不啰嗦,立刻纵身飞跃。

  其他人也全都祭出长剑,紧随其后。

  刘星刘三两人则向黄山靠近,一左一右,看似抱团,实则监视黄山。

  黄山心如明镜,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还很好心的大声道:“诸位小心啦,这兽妖很厉害的!”

  “哼,再厉害,也别想比得过我们的十方杀阵!”刘云面露一丝傲然之色,剑一横划:“散开!”

  其他人立刻分散,彼此伸出左手,手诀一掐,灵力勃发间,形成光绳,互相连接,形成一个圈,就这么飘浮在空中不掉下去。

  他们的气势扭结在一起,成倍释放,一道道肃杀气息弥漫开来,使那水妖眼睛一鼓,露出忌惮之色。

  它却也不下潜逃走,而是张嘴一喷,一道水牛腰粗的水柱轰然喷出,想把这些人阵型撞散。

  这水柱上闪耀着电光一般的灵力,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水流喷发,上面蕴含了极大力道!

  不过只靠这个就击溃对方阵型,明显是不可能的。

  刘云一个闪身,出现在这圈子中间,接着他们所有都把剑尖往刘云身上一指。

  “庚金之气,听我号令,十方杀道,所向无敌!”

  “杀!”

  十人一起喝出这一字,剑气激射,竟能转向,围绕着刘云身体飞速窜动。

  这凛冽的剑芒,只要稍微偏移一点,毫不设防的刘云就指定要受伤甚至惨死。

  刘云面不改色,充满强大的自信,在水柱冲向身前的这一瞬间,他剑气如虹,往下狠狠一斩!

  噗嗤!

  剑气划过,一下子抵住了水柱,呈胶着之势。

  就好像他一剑插在水柱上,往下压迫,却压不动。而水妖的水柱也奋然向上,却无法再进。

  这一幕,只持续了几息时间。

  那些围绕在刘云体表的十道剑气,忽然一个往上,再迅速朝下,一下子没入了刘云的剑身。

  刘云剑身一下子变大,力道增强,使水柱下沉几分。

  叮叮叮!

  接连九道声音响起,所有的剑气都前后迅疾没入刘云剑身。

  刘云大喝一声,剑气一绞,水柱轰然炸开。

  那水妖哀鸣一声,身上被洞穿一个伤口,流出殷红的血,透露着一股清香。

  它一下子钻回水中,转眼消失不见。

  这一幕,看得黄山瞳孔一缩,暗想这要是一起围攻我,我若不事先就逃,肯定死路一条!

  刘云嗅了一口兽妖血液里的香味,精神一振之下,狞笑道:“现在想逃,不觉得迟了吗?”

  他一个翻身,头朝下,剑气覆盖全身,在他刺出一剑之时,水面都被硬生生划开一道深邃口子。

  接着他就如剑光一样,和剑一起,激射而出,钻进口子。

  这一刻,他好似人剑合一一般!

  “这剑道……很不错啊!我手上空有一把剑灵,正好没有对应的剑道功法,坐忘心经太高深了些,以我现在修为,进展绝对缓慢……”黄山眼前一亮,说道:“我们也去帮忙吧?”

  刘星呵呵一笑,说道:“多谢好意,不过不用了。区区一个水妖,云师兄他们完全能够轻松拿下,不需要我们几个累赘。”

  “累赘?呵——”黄山顿时不悦,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他们。

  刘云一个人下水肯定不行,其他九人也前后跟上,连连挥剑,将强大的水压排挤开来。

  转眼他们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黄山才会毫无忌惮地冷视这两个家伙。

  两人对望一眼,露出戏谑之色。

  他们很有自信,毕竟是以二对一。

  他们也能感应到黄山应该是刚入转灵境,修为比他们都低一些。

  可惜他们忘了一件事,修为往往只是决定战斗力的因素之一。

  除了跨越两个境界的鸿沟实在太大,几乎不可能有以弱胜强的事。同等境界之下,你修为高一点,也只是灵力深厚一些。招式和气势弱了,唯唯诺诺之下,如何是气势如虹招式精妙的敌人对手?

  况且,黄山手臂里还有个阴睺!

  “对了,冒昧想问一下,你们这些人从轻水郡横穿洛水郡,到这泗水郡来是想干什么?”黄山忽然一声轻笑,底气十足地说道。

  “这貌似不关你的事吧?”刘三冷冷地说道。

  他和刘星对望一眼,都有些想对黄山提前动手了!

  反正那兽妖在刘云他们十人手上,应该是撑不住了。等他们回来一起杀黄山灭口,更加稳妥罢了。

  现在杀了他,也不是不可以。

  “你们认识一个叫刘浩的人吗?他还有一个护卫,名叫侍剑!”黄山笑容一敛,又变得很是认真。

  “咦?你怎么知道刘浩……少爷?”

  “他是我们刘氏家主的公子,你认识他?”

  “岂止认识……你看我这张脸!”黄山忽然用手往自己脸上一抹!

  顿时他本来面目显现出来!

  “啊,你——”刘三有些呆住,没想到自己一直没看出黄山有伪装模样。

  刘星也吃了一惊,正要说话,再一细看,也目瞪口呆:“你是那个黄山!我见过你的影像!你居然没有返回封神殿?”

  “看来你们是来追杀我妹妹无疑了,所以你们可以死了!”黄山毫不犹豫地出手!

  他为什么要忽然显露出自己真实面目?

  就是抓住这两人愣神的这一瞬的契机!

  他们之间距离极近,黄山又早已蓄势,这一发动,完全触不及防!

  黄山龙象之力灌注在灵力撑大后的镇界石印里面,像是山岳一般,狠狠压迫!

  一力降十会!

  刘三身上防御光幕刚浮现,镇界石印就将他硬生生压成了肉饼,血肉模糊。

  可怜他厉害手段一件都未使出,就这么意外而死。

  刘星勃然变色,以刘三生命为代价,使他终于做出了反应。

  这一刻,他心胆俱裂,不由想到如果前一刻黄山砸下的对象是自己,现在站着的不就是刘三?

  自己不就已经死了?

  正因为这样,他对黄山的恨意一下子上升最顶点,誓要杀他后快!

  “去死!”刘星仗剑一刺,有种目空一切的势!

  在施展这一剑时,他的胆怯和心寒,都被强大的气势压制,使他不退反攻。

  黄山没有时间收回镇界石印,单凭灵力化出的防御光幕也不可能抵挡这一剑。

  他也不打算后退,居然要用血肉之躯硬扛对方这剑!

  刘星在刺中黄山的前一瞬,他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结果他的笑容却是一僵,变成了难以置信!

  “这不可能!”

  黄山居然并出两指,看起来如此轻松地夹住了他的剑!这需要多大的力气才能做到?

  “好一招杀道之剑,可惜你没有入到精髓。心已乱,如何只存一颗杀心?”黄山嘴里诡异地发出两种声音。

  一种是黄山自己,一种是阴睺。

  刘星面露恐惧之色,气势顿消,后退一步。

  接着黄山的石印毫不留情地砸向他的脑门。

  “我不甘心,我不要死!”刘星面露绝望之色,眼开转身逃跑已经晚了,居然提前选择了——自爆!

  他体内的灵力一瞬间压缩,再轰然炸开!

  他的肉身因此化作一团血雾,并有一道可怕的气息朝四面八方激散!

  黄山脚下轻点,立即后退,并及时收回镇界石印,挡在自己面前。

  镇界石印挡住大部分冲击,剩下小部分也被黄山的灵力化解。

  他站定之后,轻吐一口气。

  前后不过几个呼吸时间,他便得手,击杀两个修为比他还高一点的修士。

  从开口提及刘浩引他们注意,再忽然显现本来面目使他们震惊,然后趁其不备出手,再让阴睺辅助挡下,最后又下死手。过程挺简单,但都需要极好的细节掌控。

  黄山对自己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相信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不借阴睺之力也能同时击杀两人。得到各种功法到现在,才几天时间,还是成长得不够快啊!”黄山心想。

  这次战斗,让黄山感觉略有瑕疵的,就属阴睺帮了忙。

  大道茫茫,修性修命,总是依赖他人怎么能行?

  自我修行的最高境界,大概就是不借任何外力,只凭修为和灵术强硬碾压,无敌于一切!

  黄山正是以此为目标,心里生出一股迫切感,毕竟前前后后,自己依靠阴睺了好几次。哪怕每次都是自己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

  尽快提升等级,让阴睺凡事依靠自己,而不是自己总靠阴睺!这是黄山的一种骄傲。

  阴睺感受黄山这一刻的心迹,沉默一下后,忽然一笑,说道:“你倒是好志气,居然想超越我……”

  “超越你算什么?我的目标可没这么低。”黄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了一句。

  以前吧,他也许没信心。毕竟阴睺成长起来之后,可是连一方世界都能毁灭的超强兽妖!

  现在不同,黄山已经确定体内小光人是一位大神陨落所留,那他就有信心,修行到大神之境。

  大神,便如大日真神一般,高高在上,旗下掌握诸多神祗,神上之神!

  怎么也比阴睺威武吧?

  至于这小光人,已经和黄山灵魂完全相连,等于就是黄山自己,不分彼此。

  这已经不算外物。

  “小家伙,目标高是好事,不过还是快快处理接下来的事吧。那十人应该马上要出来了!你我合力,估计都不能在他们的杀阵下讨到便宜。”阴睺老气横秋地说道。

  “小家伙?你好像才出生吧?小毛球!至于他们,原本就算他们想杀我灭口,我也会很理解地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不过他们既然是来对付我妹妹,那就是触我逆鳞,我这躲起来之前,还真要好好给他们一个血的教训!”

  In更新K最j快e上#酷4/匠◇网^K

  黄山冷哼一声,一边思考,一边收刮他们掉落的东西。

  “这是一群穷鬼!”他们的东西里,只有一套残缺的十方剑道的功法。没有完整版的,黄山只会收着参考,压根不会修炼。

  除此就是一些灵石之类。

  至于灵药和炼制的灵丹以及炼制好的灵器,却几乎一件没有。

  灵石好找,也好存储。一般修士手上都会有几块。因为灵石找到后,没有能力炼制上好灵器的话,只是浪费。

  所以在有信心炼制好灵器之前,一般修士都会把灵石存起来。

  而灵草呢,一般得来就会立刻被服下,滋补肉身或者灵魂。亦或者在最快的时间里炼制灵丹,同样服下。只有疗伤之类的灵丹会存放,但疗伤灵药更为珍稀。

  相比灵器,灵丹可是要好炼多了。偏偏上好的灵药也很稀缺。

  这一系列因素,使得一般修士储物空间里,大都只几块灵石,穷得叮当响。

  黄山将战利品收刮干净后,眼珠子一转,在这些战利品当中取出一身干净衣裳。

  这衣裳,和他们身上穿的一模一样。

  他将这衣服换上,再用千幻冰云往脸上一盖,变成刘星模样。

  “你小子……”阴睺不由得白眼一翻。

  黄山嘿嘿一笑,一下子躺在血泊里,归无大法一个施展,人就变得毫无生机,跟死人没什么区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