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不清楚小光人为何会躁动,但也知道此刻必须找个无人的地方躲起来。

  因为小光人透过他身体释放的强大气势,实在太惹人注意。

  如果他是在封神殿这样,肯定会被看出异常。

  因为这不是初入转灵境就可拥有的势。

  就算是这外面的世界,这样的气势也容易被强者觉察,陷入危险。

  “快,快,快!”在树林里狂奔,黄山一口气跑了几公里,才终于停下,盘膝坐下,双目紧闭。

  他的意识落到小光人身前,细细观察它。

  就见小光人光华流转,手上连连掐诀,细小的嘴巴也快速念动着神秘的咒语。

  黄山身上的神牌自动飞起来,被它释放的光华笼罩。

  黄山身子一震,就感觉与自己灵魂相连的神牌一下子溃散成无数光点,顺着光华一起,又被黄山吸收,接着被小光人吞噬进去。

  “啊?我的神牌也被你吃了?”黄山张大嘴巴。

  这没了神牌,还怎么证明自己修神的身份?

  偏偏他的资料又全落在封神殿手里,没了神牌,他就算逃跑,不再去封神殿,也肯定会被抓到,然后杀死。

  只能去封神殿,但没神牌,这该怎么交代?

  得到神牌灵力的补充,小光人气势更甚,手指拈花,一朵朵白色莲花如梦如幻,每一朵白莲无限放大,都好像衍生出一个世界。世界里全是虔诚的信徒,三跪九叩。

  一道道白光从他们头顶上钻出来,汇聚在一起,在空中形成一个顶天立地的超级巨人,威武宏大,宛如神祗。

  这巨人一跺脚,就这么飞出白莲里面的世界,又变得和小光人一般大小,站在他的旁边。

  “这是……”

  黄山正惊讶,两个小光人就又合成一个,不分彼此。

  最后,他们又一次分开,黄山就听嗤的一声,自己的身体也硬是从中间分裂,白光乍现,形成了两个身体,甚至还出现两套衣服,也是一模一样。

  与此同时,神牌显现出来,掉地上,被其中一个黄山迅速捡起来。这神牌看起来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却是在本质上不同了。

  之前神牌是神祗赐下的神器,个中玄妙,云里雾里。此时却成了小光人制造的东西,其中玄妙,一目了然。

  黄山目光一扫,似乎都能全部看穿。这要是彻底参悟,对修行绝对有好处。

  不过此时他明显注意力不在这身上,而是——“我又变成两个了!”黄山和“自己”对望一眼,同时摸了摸脸颊。

  黄山能够感应到,两个自己体内都有一个小光人,两个自己都是转灵境。

  两个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区别。

  黄山念头一动,伸手,两个自己的手握在一起。

  白光一闪,两人又合而为一。

  念头又是一动,白光闪烁,两个黄山又并排站立。

  “这可真是太神奇了!哪个才是我的本体,哪个才是分身?我自己都分不出来。”黄山喃喃道,“这样的状况,岂不是说我有了两条命?如果以后再吸收更多的圣光,是不是还能再出现一个分身?”

  “除了这个,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好处……”黄山思索,忽然灵光一闪:“啊,对啊!我领的紫色神牌,肯定是要在封神殿内部做事,很难有机会出来!这样没人照顾妹妹。可现在我有了一个分身,我不就可以留一个在妹妹身边?”

  “哈哈,先前得到神牌时我还苦恼不已,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解决了这个难题!”

  “这分身,可以跟我远距离分开吧?”为了试验这一点,两个黄山同时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跑去,拉开距离。

  “嗯,我试试一个自己回洪府,一个去取镇界石印。就这么办。”

  没多久,一个黄山就进了城。他能感应到另一个自己距离很远,但并不影响双方之间的相互感应。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好像天生就有一心二用的本领,各做各的,一点都不别扭。

  进了洪府,见过洪光远等人,双方一阵客套。

  洪光远仔仔细细观察黄山一阵,似是不经意问道:“怎么不直接就回来,难道你在外面还有别的人要先见一面?”

  “哦,不是的。我最近新学了一门功法,好像跟以前爹教我的功法有冲突,老是出问题。我这刚从飞舟上下来,就又冲突了。所以才赶紧找地方平复一下。”黄山回答。

  他知道洪赦多半会把自己和沈河动手的事情说给洪光远听,所以并不隐瞒自己学了一门新功法。

  果然,洪光远露出了然之色,并不惊奇,只带着兴趣,说道:“是什么功法,连你的龙象大手印都被压制。来,给叔叔亮几招,让叔叔看下,是不是对你有什么害处。”

  “想偷师才是真的吧?”黄山心里冷笑。

  不过他也不怕,当下也不说是谁教的,直接就将小光人打的那套拳前面一点演练出来。

  洪光远没有小光人烙印的那一股寂灭气势,把招式学了去有个鸟用。

  无论是招式还是控制元气灵力的手段,都只是一种技巧。最基础最本质的还是那一股势。

  有了这一股势,就能化腐朽为神奇,简简单单的几招,也能千变万化。没有这股势,打得再漂亮,也都花架子,银样蜡枪头。

  待到黄山打完,洪光远果然眉头微蹙,看不出个所以然,说道:“你这套拳法的气势是什么,展露出来看一下。”

  开口叫别人展露自己的势,其实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可以说是刺探人的隐私。

  黄山十分不悦,语气也稍稍冷淡:“叔叔,我想先去看看妹妹,不如等我回来再说?”

  “嗯?”洪光远眼睛一眯。

  如果是之前,洪光远再过分的要求,黄山都得同意。

  现在他翅膀硬了,敢叫自己等他?

  黄山神色坦然地看着他,就算看出他在生气,也底气十足,没什么好怕的。

  +^酷匠C|网首发:

  自己现在是封神殿的弟子,修为比他低又如何?他敢怎么样?敢杀自己吗?

  “去吧,你妹妹情况越来越严重了,你得有心理准备。”洪光远温和地说道,又似很可惜地叹了口气。

  他这是在隐晦地提醒黄山:别这么牛气,就算你如今转灵境,照样化解不了黄淼的七绝毒,只有我洪光远才可以。你只有求我,才有那么一丝机会。

  还敢忤逆我洪光远?

  黄山却是一笑,转身就走,压根没把他当回事。

  洪光远脸色变得铁青。

  黄山回到自己小院,见里面打扫干净,看来自己不在的这几天,洪光远还是有派人过来照料的。

  想到此处,黄山对洪光远的厌恶稍减。

  推门进去,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枯朽气息,就好像床上躺的那位,已经是死了几天的尸体。

  黄山心里一痛,急忙过去坐下,握住黄淼枯瘦如柴的手掌,望着她皮包骨头的青黑脸颊,眼眶都湿润了。

  从小到大,黄淼都没怎么吃苦。就算黄晁过世之后,黄山也一直宠着她。她何曾受过这等罪?

  “到底是谁,跟我们有这么大的仇,要给你下七绝毒?等我查到,定要将他碎尸万段!”黄山咬牙切齿。

  神色一动,黄山又忙盘膝坐下,全力感应另外一边的自己情况。

  另一边的黄山此时已经来到一个毫不起眼的峡谷之中。

  镇界石印这件宝物,黄晁一死,没人认主,就变得跟普通石头没什么区别。

  正是因为这样,黄山当初才能在众人虎视眈眈中悄悄扔掉,没被人发现。

  不过就是这么往峡谷某处一扔,谁也不敢打包票说到现在还在这儿。

  没有任何隐匿手段,就这么扔了。万一有人运气好,经过时看到,觉得好玩,就带走了。

  那黄山可就欲哭无泪了。

  没办法,黄山连最简单的挖坑埋都不敢。挖坑肯定会留下痕迹,别人跟踪过来,一个查看,就会奇怪,为什么黄山要埋个东西在这儿。然后一挖,一研究,就能立刻看出来,这是一件顶级灵器。

  至于他的其它高明一些的隐匿手段,在高手面前反而破绽百出。

  一个凝魂境修士布下的任何手段,在洪光远那样的真虚境面前,都无所遁形。

  这么顺其自然地随手一丢,才不会被人刻意注意。

  黄山找到一汪清潭,二话不说,跳进去,扑通一声。

  当初他就是将镇界石印当普通石头一样,一脚踢进水里的。

  潭水看起来很小,实际上却是很深。

  黄山一路下潜,也都颇为惊讶。

  浑身毛孔完全闭塞,体内灵力流转生机,就算在水下泡几个时辰都不会有事。

  黄山也不着急,一边下潜,一边将灵识释放出来,时刻警惕,以防万一有什么危险。

  从跨越到转灵境到现在,也有了两天时间。黄山当然没有闲着,已经领悟到转灵境的基础本领。

  其中之一就是灵识初现,可以外放,拥有视觉、触觉,且比眼睛手掌更加敏感。能细微感应灵识所覆盖区域的一切变化。

  黄山初入转灵境,灵识所能覆盖的范围只在十丈以内。以后境界巩固慢慢提升,也自会跟着扩张。

  到了水底,黄山灵识反复扫荡,眼睛也睁得圆圆,四下张望。

  足足半个时辰过去,黄山才彻底心中一凉——怎么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