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光人居然能欺骗神祗,来历肯定不凡。且它能吸收愿力为己用……难道它也代表了某位大神?可是根据爹以前的说法,神祗的势,与魂魄相融后,会完全控制魂魄,等于就是把人变成一个傀儡,生死只在神祗一念之间。可我怎么一点事儿都没有?我能感觉我现在还是完全自由的。既没有被这里的神祗控制,也没有被小光人控制。反而好像是我控制了小光人……”

  黄山隐隐感觉自己多了一些从未有过的能力,但又不敢在这里试验。

  “反正考核完成后还能回家一趟,抽时间再琢磨吧。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救妹妹!”想到这个,黄山又十分开心,充满了希望。

  在神祗的帮助下,转灵不费吹飞之力。既然转灵成功,那就可以去取镇界石印,然后也可以去阴绝谷找逢春果解毒了!

  就刚才,黄山根本什么都没做,神祗直接剥夺了黄山肉身控制权,一番改造,就这么突破,也无半点风险。

  虽然不能具体感应,但黄山知道,自己的寿命真的在快速延长着……

  肉身的力量,也比片刻前的自己,强大了好几倍。

  这些都是转灵后的好处。

  不过神祗帮助转灵,固然安全到极点,但凡事都有两面性。

  确切的讲,黄山这不叫转灵,而是伪转灵。

  转灵,最重要的是魂魄合一,元气与气势合一,从根本上蜕变。蜕变之后,魂魄被称作灵魂。

  灵魂作为根本,一旦蜕变成功,肉身上的蜕变也不过水到渠成。

  从此以后,肉身吸收的元气再在体内打磨一番,转化的就不叫精元,而叫灵力。

  它比元气要高一个层次,因为有修士自身的灵魂炼化的作用在里面。

  像镇界石印、飞天画舫这等灵器,就只能靠灵力驱使。

  依靠自身突破的转灵境与靠神祗帮忙突破的,当然不一样。

  依靠自身突破的转灵境,其灵魂是独立存在的,是自由的,是完全属于自身的。

  依靠神祗的呢,则灵魂与神祗的影像共存的,是被禁锢的,是被神祗掌控的。

  不过黄山有小光人这一机缘,却是一个变数。

  他的灵魂,没被神祗掌控。

  对此,黄山深深庆幸。

  “啊!”洪赦的一声惨叫,惊动了喜悦的黄山,为之侧目。

  就见沉浸在“圣光”中原本安详舒服的洪赦陡然变得痛苦无比,神色扭曲。

  纵然黄山大概知道原因,但也还是忍不住问道:“他这是——”

  “这是跟你一起的伙伴吧?”道姑眉头一皱,然后说道:“他这是最典型的阳奉阴违,表面上对神祗虔诚信奉,心里却是不以为然。哼,以为装作虔诚的样子,就能欺瞒伟大的神祗吗?不知死活!”

  似乎觉得这样冷冰冰的语气会吓到黄山,道姑神色又温和地说道:“你也不用奇怪,等下他们当中一部分会和你一样,不会怎么排斥,只是时间会比较长。这一部分人,都将是我们封神殿的真正弟子。剩下一部分也会像他这样严重排斥,痛苦不已……”

  “呃……阳奉阴违?我不就是典型例子吗?幸好有小光人把所有圣光都给吸了,也拦下了神祗融合我的灵魂。不然以我的性子,肯定会比他更痛苦。”黄山见洪赦蜷缩在那里,像被凌迟似的,不由咋舌。

  6_酷@=匠q网~,正版rL首发

  确实,黄山在黄晁影响下,绝不可能对神祗有半分好感。如果没有小光人,估计圣光一照,就得暴露出心里的真实想法。

  “敢问师叔,那像他们这样的话,最后下场会是——”黄山想了想,问道。

  微微一笑,道姑说道:“下场分为三种,一种是最终仍被神祗的伟大光辉彻底折服,幸运通过考核。一种是死撑到底,要么魂魄震碎,自取灭亡,要么魂魄坚定,还能苟延馋喘的活下去。还有一种也是能被神祗折服,但本身魂魄驳杂不堪,就算能够转灵,也很难再进一步。这种的废物,可留可不留。”

  “原来如此。那……像我这样的,以后会怎么样?”黄山恭身问道。

  道姑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现在问这个,不是太早了点吗?等会儿自然会知道的。”

  “是,弟子心急了。”黄山立刻装出诚惶诚恐的样子。

  道姑满意点头,忍不住提点道:“只要你以后永远保持对神祗的虔诚,能屈能伸的话,短时间内也许会很辛苦,但只要熬过新人期,定然前途光明。”

  黄山眼睛一眯,暗想前途光明是光明,但关键还是得熬过“新人期”啊。

  熬不过呢?那肯定很惨。

  这其实也是道姑一种隐晦的提点。

  黄山却装作没觉察这一点,很是“欣喜”地说道:“那以后就多多仰仗师叔照顾了。”

  “好说,好说。”道姑收敛笑容,因为又有人痛苦嚎叫,使她不太舒服。

  接下来,第三人、第四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痛苦排斥。

  有的人,为了转灵,延长寿命,根本就不想排斥。但这排不排斥,得是内心深处自我产生的一种本能。不是他说我不排斥,就真的不排斥。

  至于黄山的小光人为什么能毫无阻碍地与他魂魄融合,他也费解着呢。

  “噗——”有人吐了一口血,状若疯癫地在大殿里跳来跳去,接着一头撞柱子上,倒下后就没再起来。

  他死了。

  道姑厌弃地扫了他一眼,大手一挥,灵力振荡间,那人尸体被丢出去。

  接着又有人熬不过,接连死去。

  黄山静静看着,感觉到了浓浓的残酷。

  这些死掉的人获得参加考核资格时,个个兴高采烈。当时肯定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吧?

  不来参加考核,只要没仇家,还能再活几十年。参加考核,立刻就死了。

  当然,也不是人人失败就会死。

  从整体人数看,考核失败直接死亡的,并不算多。说明大多数人的魂魄还是很稳固的,只要熬过这段痛苦,还能活下来。

  “有人成功了!”一道强烈的元气波动吸引黄山注意。

  “嗯,第二个。”道姑这时却不迎上去了。隔了这么久才通过,还担不起她亲切问候。

  就见那人体表神像虚影尽数收敛,融进眉心,气势暴涨,节节攀高。

  一阵劈啪作响后,他睁开眼睛,感觉自身变强,露出极度喜悦的表情。

  他和黄山一样,没有经历什么痛苦,安安静静,直接就获得了神祗的认可。不过他是实打实的,黄山却是个假货。

  他兴冲冲地想来拜见道姑,获得认可,却发现紧挨道姑站着的黄山。

  “嗯?居然会有人比我先通过!”这人目光一沉,冷冷地看了黄山一眼。

  接着他迅速变脸,堆笑着上前,对道姑恭声道:“前辈……我这是通过了吧?”

  “嗯,恭喜你了。”道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语气倒也颇为温和。

  只要是通过考核的,一般情况下,道姑都不会冷冰冰的了。

  这人见道姑没别的表示,失望之下,眼珠子一转,又对黄山笑着说道:“在下沈河,兄台怎么称呼?”

  “我叫黄山。”刚才那一抹敌意,黄山如何感觉不出?既然如此,也不需要过于客气。

  适当的傲气,反而能使上面的人欣赏。黄山偷偷瞅了道姑一眼,果然,她眼角弯了弯。

  “呵呵,黄兄真是厉害啊。看样子是很早就通过了吧?”这人继续说道。

  黄山眉头一蹙,正要答话,道姑就一挥手,说道:“此地不是闲聊之处,你们都站旁边,噤声。”

  “是。”两人立刻闭嘴。

  又等了良久,就见在场所有人要么失败死掉,要么失败没死,要么通过考核,成功转灵。

  黄山一看,发现洪赦居然通过考核了,但灵魂虚浮,赫然是道姑所说的第三种情况。

  灵魂驳杂。

  而且他还真奇怪,不但第一个痛苦惨叫,而且还是最后一个完成考核的。

  当他全身是汗地从痛苦深渊中脱离出来的那一刻,就算得知自己转灵,也没半点高兴。

  刚才那痛苦的一幕幕,实在太可怕了!

  他作为最后一个通过考核的,让道姑等了许久,本身就不太高兴。见他气喘吁吁一脸呆滞,更是不悦。

  不过她没有发作,平静地说道:“除了死掉的,凡是没有转灵的,都是失败者。出去!”

  那一拨失败者立刻垂头丧气地离开,其中一人似乎不甘心,忽然跑过来跪下,苦苦哀求:“前辈,前辈,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不想走啊!”

  “放肆!”道姑脸上厉色一闪,一指崩出,就是一道流光划过。

  那人眉心被轰出一个小洞,魂魄俱灭,被杀死了!

  所有人都露出凛然之色。

  “哼,神祗能给一次考核,就已是莫大的荣光。没能把握,还妄想再来一次!贪心不足,死有余辜。你们几个失败者还看着干甚,也想求我?”

  那几人赶紧摇头。

  “过来,把他带出去扔了。通过考核的,都跟我走。”道姑转身就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