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又失败了!已经失败了两次……绝不能再进行突破了,不然真的会死的!”

  凌乱的密室中,一脸苍白的黄山眉头紧锁,随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对体内严重的伤势并不理会,只十分苦恼地自言自语。

  “时间太紧了,如果再给我五年时间,我一定可以突破!只是妹妹身上中的毒,只给了我十天时间!可此时再想着马上突破的话,绝对会死的!可是不突破到转灵境,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妹妹毒发而死!我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违背爹临终前的警告,把魂魄奉送给恶心的神祗?让神祗助我转灵?”

  “如果不转灵,我连进阴绝谷找解药的资格都没有,又拿什么来救活妹妹?没办法了,只能走这一步了!”

  迷惘的黄山很快就做出决定,露出坚定的神情。

  一旦做出决定,黄山就不会再犹豫。精神一振之下,立刻走出密室,往洪府快步走去。

  洪府的主人名叫洪光远,是黄山未来的老丈人。

  当黄山还在为从凝魂境到转灵境而苦苦挣扎的当下,洪光远已经在更上一层的真虚境站得稳稳。

  不过黄山并不敬畏羡慕,反而心里深深鄙视。

  黄山的父亲黄晁生前也是真虚境的修士,却比洪光远厉害多了。那时洪光远对他黄家可谓是毕恭毕敬,更是厚着脸皮要结这门亲。

  黄山压根不喜欢他的女儿洪袖香,可黄晁老好人就给答应了。

  结果黄晁在两年前因为某个原因急于突破知天境,却没熬过天谴,就这么陨落。留下黄山和黄淼兄妹,守着黄晁留下的庞大产业,被无数人虎视眈眈。

  洪光远也立刻变得冷漠,甚至隐隐显露出狰狞的爪牙。

  黄山当机令断,当着许多人的面,以所有家产为聘礼提亲,甚至答应入赘洪家。

  洪光远当时略一沉吟,答应了。

  即使入赘的名头有点不好听,但只要能保住妹妹和自己的性命,区区名头算得了什么?

  已经失去了父亲,黄山绝不允许再失去唯一的亲人。为了妹妹能够好好活下来,别说是把魂魄出卖给神祗,就算是献祭给妖魔又如何?

  当黄山走到自己与妹妹所居的小院时,正好听到里面嘈杂的声音。

  “哇,这七绝毒果然名不虚传,黄淼妹妹那张脸变得真的好丑,吓死我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进黄山耳朵里。

  是洪袖香!

  黄山的准未婚妻。

  黄山提亲时洪光远答应是答应了的。准备婚事时洪袖香却一下子“病”倒了。

  黄山正不想娶呢,顺势就说不如推迟时日。这一推,就是两年。黄山只想暂时受洪光远庇护,成不成亲,真的无所谓。就一直没再提,洪光远这一家子也似同样忘了这事。

  黄山对“名声”在外的洪袖香绝无半点好感,此时心念黄淼性命,更是焦灼不已。洪袖香这话如此难听,黄山哪里忍得住不发火?

  又听一人摇头晃脑地说道:“别说了,我都要吐了。可怜这么美的一个丫头,却要这般枯槁而死,可惜可惜呀。”

  “嘻嘻,我说哥,你这下可对她没兴趣了吧……”

  “洪遮!你还有脸到这来!”本来只想发火撵人的黄山一听到洪袖香她哥的声音,顿时就是怒火滔天!

  这该死的畜生!

  如果不是洪遮趁着黄山去万古森林寻找灵药时纠缠黄淼,黄淼怎么可能离家出走?

  她不出去,又怎么可能被人下毒?

  黄山神色冰寒地走进院子,将正要往外走的洪遮等一干人拦住,眼睛死死盯着洪遮。

  洪遮吓了一跳,一看是黄山,很是忌惮,往后站了站,又把眉头皱起,不悦地说道:“我还以为是哪个下人这么没规矩大呼小叫的,原来是你啊。”

  原本笑嘻嘻的黄淼也一缩脖子,娇滴滴地说道:“黄山哥哥,黄淼妹妹这情况需要静养,你别这么大声嘛!”

  他们居然也知道黄淼需要静养?那还带这么多人来这里聒噪?

  黄山怒极,握紧拳头,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都给我滚!”

  “黄山,你放肆!这是我洪家,不是你黄家,你凭什么要我们滚?”洪遮也怒了。

  “是啊,我们也是好心,来看看黄淼。黄山哥哥你有点过分了……”洪袖香跟着一唱一和。

  “我给了你们机会,再不滚,就别怪我动手了。”如果不是有洪光远压着,黄山早一拳轰过去了!

  因为愤怒,他感觉到自己萎靡的魂魄更有不支之势。这时候他绝对不能倒下,所以理智迅速回归,他深吸一口气,将愤怒给强行压下去,恢复冷静。

  “呵呵,黄山,这么弱的气息,难道你又尝试突破了?失败了吧。胆儿真够肥的啊,居然这样也没死……你现在这衰样,还能动手嘛?”一人被洪遮推了一把,加上本身也很看不惯黄山,权衡再三,决定出来说话了。

  “洪赦?你这时候也敢来惹我?”黄山眼睛一眯,露出冷笑。

  “为什么不敢?你都这样了,还看不起我?”洪赦像被严重侮辱了似的,脸一下子涨红。

  洪赦的母亲是陪房丫鬟出身,他的家族地位也很低。

  这人背地里默默苦修,如今和黄山一样处于凝魂境。对此,黄山还挺佩服他的决心和悟性。

  不过他那四处讨好别人又狗眼看人低的做人风格,黄山却是不屑同他为伍。

  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寄人篱下的黄山很低调地选择了各过各的。就算偶尔看到他欺负下人,也都忍着没去理。

  但今天这种情况,他要舔洪赦屁股跟着来欺辱自己,黄山也就忍不住,决定要好好教训他了!

  洪遮不过在固本培元这两重境界挣扎着,黄山如果动手,就明摆着欺负人。洪遮又是嫡子,在这洪府身份高贵。黄山打了他,洪光远绝对会干涉。

  洪赦同样作为凝魂境,又是庶子,切磋一下,无伤大雅,打了也就打了!

  洪光远那样爱面子的一个人,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就找黄山麻烦。不然传出去只会被人耻笑。

  因此,黄山淡漠地说道:“像你这种垃圾还想让我看得起?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打死你?”

  “打死我?哈哈,我先打死你吧!”洪赦最后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黄山,确定他是刚突破失败,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这样的好机会,不把握就太浪费了!

  洪赦老早就想教训黄山,这是痛打落水狗的最好时机!

  黄山十二岁开始修行,固本、培元、凝魂、定魄,仅仅只用了五年!

  Q酷{l匠网首8发

  几乎是一年提升一级,在黄晁还活着的时候,他被誉为洛水郡第一天才!

  洪赦比黄山修行得更加刻苦,几乎没日没夜!算起来,他的修行速度,也慢不了多少,却只能默默无闻。

  这是何等的不公?

  他最看不惯的还是黄山明明在这府里地位跟自己一样低贱,却总是那副自尊自傲的样子。而不是像自己这样跟洪遮他们打好关系。

  拽什么拽?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

  洪赦是有自知之明的,修行等级上一样,不代表战斗力也一样。

  平时的话,洪赦自认绝非黄山对手。毕竟黄山是黄晁手把手一路教导的,他呢,洪光远不过偶尔指点一下罢了。

  平时不敢惹,现在却有着极大的机会,打败黄山!

  就算不敢真的打死,但只要能打得他跪下磕头,那就该是何等的痛快?

  “好!这可是你说的!”

  黄山当然看出他此番心态,讥讽一笑后,神色一凝,接着运手成印,在一阵劲风中,攻向了洪赦!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大杀招!他要向所有人证明,他不是洪赦他们这样的小角色可以欺凌的!

  更别说是在黄淼危在旦夕的当下,他们也敢来惹?

  随着他的身动,他体内存储的元气也轰然勃发,气势跌宕,元气在他身体表面衍化成一道龙象纠缠的虚影。

  龙象大手印!

  “怎么可能还这么强的气势?”洪赦勃然变色!

  龙者,水中力之极限也。象者,陆中力之极限也。

  并不是说龙和象真的是世界上力气最大的生灵,而是代表着一种意境,一种势。

  黄山这一掌轰出去,就像龙象合一,呈现出一种刚猛无敌的气势。

  洪赦立刻就生出一股不可抵挡得立刻退开的念头。

  他万万没有想到,黄山在这种状况下,还能轰出这样一招,简直凶猛得一塌糊涂。

  只是他不能退,退了就太丢人了!

  前一刻还在说“有种你就来”,下一刻就躲开,脸呢?

  而且他的身后就是洪遮和洪袖香,自己一躲,黄山的攻势就全落在他们身上。

  且不论黄山敢不敢真的伤及他们,就说自己这要是躲开,他们会不会有意见?

  你约战要打,结果对方冲过来你又让开,让我们挨揍,这是什么意思?

  洪赦一念及此,只能咬牙,要硬扛黄山这一掌!

  他使的是洪光远亲传的成名招式,天蛛缠丝劲。

  他的体表也同样浮现出一只狰狞蜘蛛的虚影,腹部显露,嗤的一声,喷射无数元气光丝,顺着洪赦双臂延伸出去,形成一道大网,试图将黄山体表的龙象虚影给全部笼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