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有这样的想法,然而到底如何计划,还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

  “最要紧的难道不是先注意一下他的行踪吗?感觉凭空做出计划,实在有点难啊。”轩辕夜目光仍然流连在摊在地上的巨大战书上,自语道。

  所谓战书,是拿白色缎子写的,然而却是挺直得很,看起来是经过了特殊处理,也算是有备而来。

  段清黎微微紧了紧如刀一般锋利的长眉,也在看那战书,轻声道:“这上面不是都写了吗?他邀我们到城外树林相见。”

  轩辕夜目光凝然,可是看着看着便忍不住想笑了。

  他想起上次他下的战书,也是选择了一个幽僻人迹罕至的地方。而且在那一片竹林之中,是最适合他的作战场所。

  “真是任性啊。”他呵呵笑了一声,评价道。

  这样下战书,真的是很任性,无非是想要报上去年他被挑战一事而已,面前算是一箭之仇吧。

  可蓝宇之是当他们傻么?

  敌人选择的场地,如论如何,只要心中稍有警惕,都是不会轻易涉足的。

  尤其是蓝宇之这种阴险狡诈的人,说好的单挑,最后不还是有手下赶过来?

  酷@匠;网P首R发$#

  一想起这档子事,轩辕夜神情微微变了几分,多了些轻鄙意味,然而其实心里早就知道,那货就是那样的人,信不得的。

  最后又看了战书一眼,他转过头,已想过几遍了,开口问道:“你们觉得这次,能去么?”

  面对这样一个答案如此明显的问题,其余两人自然立马答道:“当然不能!”

  明显就是个圈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要这么问。

  看着他幽深的目光和若有所思的神情,段清黎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很想知道他要做什么。

  “你想怎么样?想应战么?”

  今时不同往日了,形势总是在不断变化。目前来说,他们对敌人知之甚少,相应的,敌人对他们应该也知道的不多吧?

  轩辕夜抬起头来,一脸纯洁无害,徐徐回道:“我没想干什么啊,只是……”

  “他既然下了战书,想必那日应该是会出现的,至少会在附近观望。我们可以派人,在那日前去打探一下情况如何。”

  段清朗轻轻哼了一声,摇头道:“他那么神秘莫测的人,我还真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真是让人猜不透。所以呢,大可以不理会这次的挑衅,再等下次,看他还能有什么幺蛾子。”

  轩辕夜沉默了一会,然后舒了口气,叹道:“这样并没有完全掌控形势的感觉,真是不好。”

  他们都是心有戚戚焉,然而目前来说,确实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惯于隐匿在暗处中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露出马脚的。想要知道他们的形迹,也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才行啊。

  现在虽然确实是有人在注意着那边的情况,然而得到的消息却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

  轩辕夜又自语一般道:“多派点人去继续查探他的情况吧。我估计他现在,巴不得我们发现更多才好呢。”

  他的话音有几分讥诮意味,实际上,最了解自己的,莫过于敌人,反过来亦然。

  虽然没与蓝宇之接触很多,但凭着某些事情,依然可以推断出那人的性格。

  不得不说,那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虽然大多数时候是谋定而后动,但在特殊情况下,会显出一种比寻常人还甚的焦躁来。

  这样的性子,是很容易受激,而且有时候很张扬。

  既然他已经决定了要来挑衅,那么就会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可能过段时间,他就会意识到,因为自己掩饰的太好了,导致他们一直不能发现他的踪迹,所以也无法愉快地陪他一起玩了。

  段清黎沉思良久之后,这时开口道:“我觉得也有可能是,他想要牵制我们。你们想,他要对付的人只有我们,可我们还得处理瘟疫、失踪案等等问题呢。”

  轩辕夜和段清朗皆是点头表示同意,点头之余,轩辕夜还悠悠叹道:“给敌人制造些麻烦,实在是个让自己迅速变强大的好办法啊。”

  道理是大家都懂的,只可惜,他们现在并不清楚如何给敌人制造麻烦。

  因为认真来说,他们根本连蓝宇之到底想要做什么都不知道。

  以前以为他是想要一统北境呢,但思考得多了就觉得,越看越不像了。

  尤其是这次他展示出来的浮躁和戾气,实在不像是要和平罢手的意思。

  轩辕夜眼底闪过一抹幽暗的光芒,他在担心,那个疯子真正的意思,是要毁掉灵钧吗?

  他越想越是担心,纤秀的眉渐渐蹙了起来,眼中的恨色亦是慢慢浓烈了起来。

  这一次,就算他们能大获全胜又如何?

  瘟疫便如遗落在草原上的火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酝酿成一场大火,更别提诸如民怨、收成之类后续的问题了。

  用心险恶,何其歹毒!

  倏忽之间,他仿佛看到了那张狰狞的笑脸,然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对方既然选择了玩这么大,一定是不怕后果的。就算是把自己玩死,也在所不惜。

  蓝宇之大概是动手之前已经想好了,即便是他输了,也会有灵钧那么多人给他陪葬!

  “一定要尽力减少损失才行!”轩辕夜握了握拳,忽然冒出这句话来。

  他清楚,现在情况看起来不怎么好,是因为事情繁多而且难以解决的缘故。

  那是敌人制造出来的麻烦啊,如果能被轻易解决了,还有存在的意义么?

  “即便是赶得再紧,消息传递也需要时间。所以之前以高温控制疫病的那种想法,如果要得到证实,还需要一段时间。”段清朗不无忧虑地开口道。

  段清黎心里盘算着能不能用女帝的人手做点事情,嘴上问道:“目前还没有什么太坏的消息吧?”

  她最怕的事情就是,那种尚未有确切治愈法子的疫病开始大肆蔓延。

  最好能延缓一段时间,疫情如果突然爆发的话,在没找到解决办法之前,就只有真的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她还是想具体见识一下那种疫病,以找到解决之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