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火烧之类的法子有效,却也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验证结果如何。

  段清黎觉得,这样的想法可能是有点靠谱的,但可能最大的用处在于预防,而不是治愈。

  但轩辕夜沉思之余,很是疑惑地自言自语道:“为什么灵州附近没有发现疫情?”

  他黑沉沉的眸子望着他们,又说的清楚了几分,认真道:“没发现,和真的没有,根本就是两回事。现在能不能确定真的没有疫情?”

  段清黎亦是皱眉,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事情,补充道:“我记得之前在路上,是听说有些地方的人流离失所,开始往大的镇子转移的。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段清朗声音低沉了下去,应道:“灵州暂时还没有流民进来,毕竟这是都城。但只能说是暂时如此而已,现在青黄不接的,除了这档子事,真不知道还会如何发展……”

  段清黎轻轻翘起唇,敛着眉目,忧心开口道:“虽然有的地方确实过不下去了,但现在什么形势,民众真的不应该乱走,免得使疫情更加复杂。”

  轩辕夜听他们说着说着,已经完全忘记他的问题,讨论到另一件事上面去了,不满道:“怎么没一个人想一想,那厮为什么没对灵州城下手?”

  他略有几分恼怒又忧虑地假设道:“我如果是他的话,想要灵钧好看,定然不会放过都城的。只需要稍稍设计一下,就能看见一片手忙脚乱的场景。”

  段清黎他俩都微微沉了脸,显然心中并没有多少底气。

  最重要的不是怕蓝宇之真的会如此做,而是就算他有这样的意图,他们却不能及时发现,真是后患无穷。

  顿了片刻,段清朗才答道:“自瘟疫发生之后,都城自然是有防治措施的。进出城的盘查极其严格,如果有病人的话,根本是不可能进来的。五天之内,京城中所有药铺医馆在官府备案,一旦有病人情况异常,便上报官府,绝不留情。”

  这样的话,将防止疫病的压力分摊到了各个细分的小街区了,其实是个很有效的法子。

  至于其他方面,很早就在查京中形迹可疑的人了,不然他们怎么那么快发现蓝宇之的?

  他们闻言略略放了些心,只是依旧不能明白那个疯子在想什么。

  最@新0!章JW节p上D酷(匠网)#

  所以,段清黎忧虑地看了轩辕夜一眼之后,低声开口道:“你的假设不无可能,所以现在依然不能太乐观。”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去见识一下那种不知名的疫病,每个病人发病的原因应该都是不一样的,却又会有相通之处。只要找出了病因,便好顺藤摸瓜了。

  先前猜测是因为天气,其实也不能算对。阴雨天气往常也会有,怎么就没那种瘟疫呢?应该还是有不为人知的病因。

  而现在因为身份缘故,进宫之后他们便都没出去过。在宫外,实在是不知道会遭遇什么危险。

  毕竟,蓝宇之一旦现身过,便意味着他已经准备好了什么事,最起码已经布置稳妥了,才敢那般大摇大摆地出现。

  他们虽然心焦,却还是在沉心静气地等着,每天依然有大量的情报涌进皇宫。

  但实际上,正在等待与煎熬之中的,明显不只是他们。

  蓝宇之,也同样满心焦躁地等待他们的回应。

  他现在,就像一个很想找人打架的孩子,异常希望有人能陪他一起玩。

  露面之后已经好几天了,谣言也传了一波又一波,可他们官方居然除了默默地派人继续赈灾之外,一点别的反应都没有,甚至一点洗白的意思都无。

  实在是太无趣了!

  不久之后的清晨,轩辕夜他们便接到了新的消息,还亲眼看到了东西。

  有人在皇宫外城的城头上,悬挂了一幅巨大的锦缎,上面写了字。

  雪白的缎子,殷红的大字。

  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顶上最大的两个字——战书!

  因为不能确定这锦缎是否被什么污染过,所以他们只远远地看着,并没有亲自触碰。

  段清黎看了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轩辕夜却是眸光渐冷,反复看了两遍之后,斜起唇角冷冷一笑。

  如此嚣张的态度,真是让人好生期待呢。

  段清朗忽然道:“你俩还真是像啊,非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段清朗眸光一转,看着轩辕夜,幽幽开口,似有警告意味:“你上次给他下战书的时候,是幅什么光景?真是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

  不过还好,她并没有被气得半死,然而也有点很想快点收拾掉疯狂叫嚣的小丑的感觉。

  轩辕夜只是呵呵一笑,淡然应道:“他现在看起来底气很足的样子,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新花样。但我们早就已经是不死不休了,所以如果不理会的话,他还会有更疯狂的挑衅。”

  段清黎目光幽冷,轻哼了一声:“让他继续挑衅吧,我不信他有通天的能耐。现在可是在灵钧的地盘上,他就算是有再多的手下,又如何?”

  单凭一人之力就想改朝易代,也未免不可能。可她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的一切,实在让人震惊。

  轩辕夜眼底虽闪着兴奋的恨意,然而表情到底是冷静的。

  此时他轻摇着头开口道:“他不是在虚张声势,但即便真要争锋,拼人手依然不是好事。我现在在考虑,如何擒贼擒王呢?”

  他轻轻托着下巴,看上去是一副天真温婉的小美人脸。

  然而神色和年纪、外貌严重不符,却又因为有了落差,看起来多了几分别样风致。

  如何擒王这样的问题么,现在看来简直堪称无解。

  段清朗略略一挑眉,浅笑揶揄道:“我不知道如何对付他本人,但我知道,反正一定不会由你出面的。”

  他暗暗摇头,两人莫名其妙身份互换之后,这边就少了一个高手。

  不过也好,力量悬殊之时,轩辕夜那厮便不会冒险了。

  段清黎沉吟片刻之后,嗓音低沉地开口了:“我们还是先准备一下吧,虽然尚不知道具体情况会如何,计划也向来不及变化,我们还是得有计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