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隐隐有几分很期待对方来袭的样子,但轩辕夜心里也是不无顾虑的。

  他不知道,这次出现的话,那个家伙还会有什么手段呢?

  一定是比之前还要邪狞许多。

  他在思考自己之前做出的身体互换的决定到底对不对,不过当时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而已,没想过真的会成功。

  但在当时,他不知道还会在昆珝待多久,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在当时是有益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的机会这么快就来了,而且女帝居然那般轻易地便答应了。

  不过现在看来,换身之后最大的坏处是他无法与蓝宇之单刀单枪的拼杀。

  然而这点其实影响也不是很大,因为对方也不会傻到亲自出手的地步,凡事都会有他的手下代劳的。

  轩辕夜思虑了很久,像是同他们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他以往侵入一个国家,都是悄无声息的,这次和以往的习惯实在是大相径庭,不知道是为什么。”

  段清黎也疑惑道:“其实我觉得他之前可能还是有些不够稳固,或许是破罐子破摔也不一定,毕竟疯子是如何想的,谁知道呢?”

  段清朗却是神色肃穆,告诉他们:“不要太过乐观,我回国之后发现了很惊悚的事情,那就是暴毙了几个官员。不过应该没什么异常。可怕的是,有好几人显露出了些异样,最后发现……”

  轩辕夜笑道:“是有人假扮而成?”

  段清朗轻轻点了点头,没再多解释什么。

  轩辕夜也缓缓收敛了神色,叹道:“就知道那人手段繁多,千方百计都要打入内部。这种一点点偷梁换柱的法子,其实倒也不错。只是有点麻烦,而且耗时甚久。”

  不知道为什么,就算听见蓝宇之这样做已有了成功的例子,他还是觉得这种行为愚蠢至极。

  甚至,包括对方整个的想法,想通过架空各国的权力,最终联合整个北境这样的想法,也实在是有够蠢的。

  因为这样的话,便意味着变数会越来越多。而一旦在某些国家的根基不够稳固,可能很快就溃败了。

  虽然说女帝也采取的相似的法子,但到底还是不一样的。首先人家是有根基的,再者还是有很多国家买帐的,对此轩辕夜依然不能理解,只觉得那套“九龙永镇”的说辞对某些人真是有用。

  不过,蓝宇之也好,女帝也好,都和他毫无关系。

  彻底解决完了这些事情之后,他就要安静地和他的小娘子一起享受人生了。

  他忽然想到,如果愿意的话,他们现在就私奔,找个地方藏起来,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只不过这样,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逃避,逃避灵钧目前的困境,逃避蓝宇之这个此生大敌,实在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见他一个人莫名其妙陷入沉思不再理他们,段清黎便同段清朗商谈如何处理那第三种疫病。

  她略觉遗憾的是,颜羽现在并不是经常露面,不然的话还是可以好好商谈一下的。

  毕竟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集思广益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奇思妙想呢。

  至于谣言什么的,忘一边去吧,谁爱信谁信。

  c看=@正Rx版J;章●节;$上EJ酷匠。网By

  这种病的症状,段清朗也是知道的,只是他对医术并不是很精通,也实在是不知道到底什么缘故会导致这种病。

  只是,一听说她想实地考察,然后解决这个问题,他立马拒绝了。

  这样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谁担得起?虽然未必有可能会染上疫病,可怕的就是万一,现在到底如何处理还没想好呢,怎么能如此大意地就去冒险?

  段清黎也是无奈,她只是感慨一下而已,毕竟没见到真实场景的时候,确实是很难知道到底如何解决问题的。

  段清朗现在两头跑,有时候到他们的住处,有时去见颜羽。

  因为颜羽走不开,他便去亲自见面,然后传达近日的一些情报。

  面对这个他们纠结了好几天的问题,颜羽自然也思考了好几天,却一样觉得毫无头绪。他本就并不精通医术,胜在博览群书,见多识广罢了。

  可是么,他倒是真没见过这样的疫病,可能是新出现的一种病,也未可知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顿时感觉释然了许多。

  而后,他仔细推敲了好几遍目前得知的所有信息,注意力也是在阴雨天气这里打转。

  无端觉得,一定是和天气有关的,只是却无法证明。

  而且,不管怎么说,疫情发生的地方,距离他们是有些远了的,这使得即便有所想法,试验的时候也比较困难。

  但段清朗一听他有了新的想法,便兴奋不已,催他快说。

  反正么,现在也没别的办法,有什么说什么,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颜羽道:“我在想,既然是因为阴雨天气的缘故,那就多晒晒太阳嘛。可既然没太阳,那就只有烤火了,说不定会有效呢。”

  段清朗听得一阵笑,觉得他还真是坦诚直接的很。或者说,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到他们都不想说出来的地步。

  不过,这确实也算是一种法子,万一有用呢?

  管它有用没用,他觉得去跟段清黎他们商议一下比较好。

  他俩听了,也笑得有些无奈,这法子听起来很简单,然而具体该怎么实施呢?疫情如此凶猛的情况下,天气又这样,烤火?会立竿见影吗?

  段清黎也不是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是都不够成熟,不能执行而已。她慢慢沉吟道:“其实我觉得,还是应该先除湿气,然后再提其他的。但这样的法子,其实也是能除湿的。”

  轩辕夜插嘴道:“照这样的思路,我怀疑把人煮一煮就好了,不过千万不能煮熟了。”

  段清黎笑着翻个白眼:“你闭嘴,正经一点。”

  轩辕夜轻轻耸肩,回道:“好嘛,正经一点。怎么说呢,如果说真有谁天天接触火的话,那就是铁匠,和烧窑的人了。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染上那种病。”

  段清朗像是抓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应道:“我马上派人查查,说不定这种法子会有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