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其实轩辕夜心里,是很理解她的心情的。

  早一天知道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便能减少无数的伤亡,这是很重要的。

  已闷头想了好几天了,段清黎也不得不无奈地承认,自己暂时确实是想不出来什么好的办法。

  “这样空想终究不是办法的,想配药,还是得去现场看看。不然和建造空中楼阁没什么区别的。”她低声自语道。

  轩辕夜立刻冷笑了一声,反驳道:“去现场?做梦!且不提这里距离最近的发病地点是哪里,单单是危险程度,你就已经会受到诸多阻拦了。”

  段清黎只是眨了眨眼,对此心知肚明。

  瞧,只是刚刚说了一下而已,就立刻遭到了他的反对,更别说其他人了。

  而且她现在的身份,可是帝国未来的继承人啊,女帝的人是不会答应让她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的。

  其实要真说起来,她也算是个帮忙的而已。

  毕竟每个国家的医者多不可数,其中也不乏佼佼者,起码太医院的某些老家伙们,医术就十分了得,只是可能为人比较圆滑,不愿意出头而已。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的问题是,暂时无法解决这种不知名的疫病。

  “看时间嘛,这种奇特的病,似乎是从阴雨开始之后才出现的。我不觉得这种病也能人为散布,可能真的是自己发生的,只是时间太赶巧了一点而已。”

  段清黎若有所思,自言自语道:“你是说,和天气有关?我也这么觉得,只是不能确定。如果是下雨导致的话……”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一开始的发热、咳嗽这些症状,其实应该是和风寒有点像的,甚至于直到中期发展到了拉肚子,大多数人可能还是以为自己是着凉了。

  但就算是这样的话,她依然不知道到底用什么药才能解决如此生猛的病症。

  因为前几天导致疫情出现反复的,就是因为这种病。至于另外两种病,已经渐渐地摸索到了解决的法子,而且官府也提供了一些办法。

  她眉眼又耷拉下来,还是很不好办啊。

  轩辕夜看她如此惆怅,心里也不是滋味,主动过去揽住了她。

  而后才意识到,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了。再一看自己现在的身形,如此娇小的身子拥着一个大男人,怎么看都有点怪怪的。

  好吧,忍了。

  段清黎也无奈地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却在不知不觉中,被激起了争强好胜的心,决意要解决此事,否则灵钧难安,她也不得安生。

  但她很快就得知了一个消息,原来真的有人想要她不得安生。

  外面消息的传递与收集,一直都是段清朗在负责的,毕竟他对灵钧比较熟悉。

  这天,距离散布他们到灵钧的消息,已有近十天了,忽然有新的情报出现,而且并不是什么好事。

  段清朗亲自告诉他们此事,他神情严肃道:“不知道为什么,近来出现了一些谣言,和你们有关。我想,十有八/九就是他有意散布的,为的就是给我们施压。”

  “谣言说,前段时间来到灵钧的人,身份高贵但是医术很高,不管什么样的瘟疫在他们眼里都是小菜一碟,然而他们不愿意救人。而这些,都是出于皇家的授意。”

  即便仅仅是听了如此模糊的描述,段清黎他俩却还是生气一股怒气来。

  谣言什么意思他们心里清楚明白,而散布谣言的人,聪明之处在于,时机和关键点抓得极好。

  首先便是身份,不知道为什么,在某些人面前强调身份,十分有用,总是有人会有觉得高官巨贾都不是好人,单单这一点,已经为他们招惹了无数仇恨。

  然后便是最近最为要紧的一件事,也是大多数人绝对会十分痛恨的。那就是有能力救人,却不去救治。

  尤其是在这样遭了瘟疫的时候,即便是说喝尿能治病,也会有人信的,更何况这种看似有鼻子有眼的说法?

  面色都有几分怫然,愤愤沉默了半天之后,段清黎才开口道:“真是好生聪明的法子,一句话就惹来了浪涛般的民怨,自己却能撇得干干净净。”

  段清朗则是无奈地摇头一叹,如果是别的时候,这样的谣言未必能传的出来,可偏偏是有重大疫情这样特殊的时候。

  真是轻而易举地,就把民众的恐慌转移成了对皇室等人的愤怒,仿佛会有人死全都因为他们一样。

  ^酷P¤匠q}网首R发D3

  之前为救灾做出的再多努力,也不会有人提起,听信谣言的人,理智都似乎被怒火吞噬了一般。

  但即便民怨再如何沸腾,他们也没法责怪民众,大多民众还是太单纯善良了,容易被欺骗利用。

  真的有罪的,是蓝宇之才对啊。

  轩辕夜并没有立即说话,也没有很生气,只是沉吟之中,渐渐挑起了唇角,冷魅一笑:“很好,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吗?”

  “既然知道我们回来才做出的反应,那么这,就被我视为第一回合了。”他淡淡道,仿佛在同看不见的对手说话一样。

  段清黎看着他闪闪发亮的双眼,知道他的心情,然而却依然有些心绪难平。

  他们知道蓝宇之目的何在,可那些民众呢,才不会管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会选择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恐惧而已。

  所以对她来说,最要紧的事,还是赶快想清楚到底如何治那种奇怪的疫病才是啊。

  就算不治病,只要有什么控制疫情的法子,也行啊。

  “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就是逼我们出面。看来,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呢。”轩辕夜微微舔了舔唇,不徐不疾道。

  此时,他尽管是在她的身体里,却还是散发出了一种冷静至极而又霸道内敛的气息,让人不由得一颤。

  段清朗哼笑了一声,冷冷道:“你老实呆着,别想到哪去。颜兄真的把昆珝的事情告诉我了,你这样胆大包天的人,真该仔细防备着。”

  轩辕夜嫣然一笑,收敛了一身凌霸之气,柔柔回道:“人家也没想做什么啊,只是说个事实而已。”

  他随即又语调恢复正常,开口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继续吊着他。谣言么,自然有你处理的,我就不多操心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