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承认灵钧最近在某些事上毫无进展,但并没有什么所谓,不会有人嘲笑什么的,反而只会觉得形势真的很严峻。

  听闻这样的消息之后,没人能轻松的起来。

  然而过了一会儿,轩辕夜疑惑开口问道:“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少女失踪?这样的掳人,真正的目的会是什么?”

  之前是有过一些推测的,只是后来他自己又觉得不可思议,再加之未见到真相之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所以便也没再胡思乱想。

  他们自然也思考过这个问题,段清朗也疑惑地猜测:“如果说是一个两个,那还有点偶然,可能是抢亲之类的。可是这么多,我确实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根据各地的统计,失踪的少女年纪最大不过十七岁,最小的只有十一二岁,可谓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却无故失踪!

  真是想想就觉得很心痛。

  段清黎不希望他们乱想,看看到:“之前我们不是猜测过吗?那种名为无常的药,其药性之烈有诸多不良后果,需要以鲜血来压制。”

  轩辕夜反问道:“动物鲜血也可以啊,为什么非要是人呢?还是如此稚嫩的少女。”

  段清朗沉了脸道:“为什么我会想到更不好的事情……他那么阴邪的人,会不会修习了什么邪术,比如什么采补之术……”

  尽管真的输出自己的猜测有几分尴尬,然而他还是说了出来。现在是在很正经地探讨问题,不忌讳什么。

  段清黎有几分无奈,但其实,大家心里都这么想过,然后又都会忍不住默默开始咒骂那个疯子。

  所以她也没反驳什么,只皱眉叹道:“真希望那些少女没有惨遭毒手,不知道能不能解救她们……”

  话虽是如此说,但她心里也明白,一旦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基本已是再无生还的可能。

  而且人们都极重名节,别说是彻底失踪,即便是消失了一晚,都会被怀疑是否没了清白。

  可以说,近千个少女,可以被认为,基本都是被糟蹋了,实在是让人痛惜扼腕。

  轩辕夜沉默了这么久,却是终于慢慢开口,推测道:“我在想,他是不是修习了什么功法,需要以人血为食。而处子鲜血,难道有什么特殊的功效吗?”

  更h新最快上/酷W#匠网、

  所以,他最担心的还不是少女失踪之事,而是那个疯子,现在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以他现在的状况,在她的身体里,是绝对没可能打得过蓝宇之的。

  不过,又不是没有其他人,只有两个人的争斗,基本是不可能的。

  各自沉吟之中,则会想起各种各样的问题。

  段清黎关心地问道:“我想知道,近来还有少女失踪吗?是不是该给那些家庭以抚恤?”

  段清朗摇头叹道:“最近是少了很多了,不知道是对方收敛了,还是和民众异常警惕有关。但我觉得,他们并不是胡乱下手的,而是已经查探了许久。至于抚恤和善后,确实是很难处理,但都在尽力做好。”

  他继续道:“但是现在,失踪了女儿的家庭,已有一大半都在瘟疫之中覆灭了,事情又变得复杂起来。”

  段清黎暗自叹息,真是随随便便就能让民怨沸腾啊。这样的极端惨案,即便是随意拿出一桩来,也足以煽动民怨了。

  她忽然想起什么,说道:“我们从昆珝回来,发现灵州西边似乎比较太平,瘟疫也好、少女失踪也好,都几乎没有发生。”

  段清朗点头:“我也发现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却能越发肯定,包括瘟疫在内,确实都是人为的。”

  轩辕夜提醒道:“暂时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我猜测,他只是想稳扎稳打,一步步来罢了。”

  这话虽然等同于泼冷水,但却也是在提醒灵钧,不要掉以轻心,每一个地方,都有可能会发生灾祸。

  段清朗认真点了点头,答道:“我知道,早就命令各地加以注意,有疫情的谨慎处理,无疫情的加以防治。还是继续强调比较好。”

  段清黎聊了一会儿之后,便不再插嘴,专心地写她的方子去了。

  她心里也有完整的处理措施,便一同写了出来。

  而且足以宽慰的一点是,灵钧一直都是有所行动的,各地情况都不同,既有快要沦陷在瘟疫中的,也有救治比较成功的地方。

  她写的药方包括瘟疫的预防和治疗,而且她竭力回想所学,多写了几个方子,用药都很泼辣大胆。

  除此之外,则是其他的处理措施,包括建瘟疫村以隔离患者,认真处理饮食饮水,处理动物尸体等等。

  最关键的一点,便是尸体的处置。犹豫了很久,她还是写下了“焚尸”二字。

  她同轩辕夜一样,觉得在必要的时候,必须将尸体烧毁以消灭疫毒,免得到处传播。

  因为有人盗墓挖尸而导致瘟疫的例子不是没有,尸体就算是掩埋了,也未必安全。

  写到后来,她完全忘记了旁边还有人,专注而耐心。

  见状,轩辕夜心里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爱怜之感,却也没闲着,和段清朗小声地商讨着问题。

  然而他很无奈的一点是,这货居然还是对他如何变成她的模样很感兴趣,终于得到机会,便问个不停。

  于是,他只好冷傲的翻着白眼。

  沉默良久之后,他才再度开口,低声说出自己的担忧:“不知道那人现在实力如何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习武了。即便有女帝派的人,也不知道能不能将其彻底剿灭。”

  段清朗也是低声叹道:“是啊,斩草要除根,对付这样的人,必须要彻底,否则太过恶心了。这次如果他自己不露面的话,如何让他露头也是个问题。如何对付他,更是个问题。”

  轩辕夜眼眸凝然不动,眼底沉着精光,他低低道:“我有预感,他不会沉默太久的。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但他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

  其实他觉得,蓝宇之更像是在发泄,发泄那种想毁灭一切的渴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