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所以段清朗又忍不住问了些细节,却并没有得到确切的回答。

  因为除了轩辕夜之外,没人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段清黎也并不清楚。

  而他不愿说话,那谁都别想知道了。

  冷眼看了他们一会儿,轩辕夜闷闷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赶快看这些奏折。”

  两大箱子的奏折,也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

  不过他们不需要批阅,只是随便看看到底有哪些症状,总结出一点什么就好。

  段清朗淡淡一笑,自袖中取出了一副精致的灵钧地图,道:“应该能用上,所以我就带了一份来。”

  现在被他知道了真相,轩辕夜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看向段清黎,直接道:“现在问题之一是,为什么瘟疫症状会有很多种。我们一起来看看,到底有多少种。”

  这个问题,其实段清朗比他们了解得要清楚一点,只是单单他一个人描述的话,他们仍然会一头雾水的,倒不如自己看的好。

  命人在另一张桌子上摆好了文房四宝,几人各自记下自己看到的症状、地区,如果有可能的话,再推测一下成因。

  知道这件事并非一时之功,段清朗叹道:“辛苦你们了啊。”

  旅途劳顿就不说了,还要熬夜研究治疗疫病的法子,实在是感人。

  段清黎只随便嗯了一声,算是应答了。

  她本来就对瘟疫比较熟悉,所以这时看得也要快些,刷刷翻完十几本之后,心中已有了计较。

  大半个时辰之后,所有底细全部翻完一遍,重要的消息都已统计出来了。

  他们都在看着沉思的段清黎,紧张地等待着她的判断。

  段清黎沉吟良久之后,抬起头来,推测道:“一共有三种疫病,症状有些时候相似,但后来则是会有所不同,然而结果都是一样的,会死人。短则三两天,长则七八天……”

  “这三种疫病,有两种是比较常见的,还有一种不好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最起码,两种常见的疫病,是有法子治的,估计让疫情不稳的,就是第三种了。容我研究一下,会尽力找出治病的法子。”

  轩辕夜问段清朗:“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发生瘟疫?灵钧近来有没有什么灾祸,既没有旱灾,也没有洪涝。”

  段清朗苦笑了一下,回道:“按理来说,确实是发生的突然。可能是国运不好,也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他拿手指着纸上刚刚记下来的东西,其中有一列便是上报疫情的时间。

  当然,折子报上来的时候,便意味着当地的问题已经有点严重了,所以具体发生瘟疫的时间,还需要往前推测。

  “从时间和地点来看,几乎是同时,相距极远的两地,都发生了瘟疫。只是,这样转移注意力,也太过明显了。”

  段清黎也分析道:“如果把灵钧比作一片草原的话,有人试图把它烧了,却又发现做不到,于是只好这里点把火,那里点把火,只要有合适的风,火势便会自己烧起来的。”

  轩辕夜冷笑道:“现在看起来,似乎烧得没他预想之中的那么快。”

  段清朗皱了皱眉:“别太乐观,我真怕情况突然恶化。她刚刚也说了,第三种疫病,并不常见,很有可能是那人蓄谋已久,研制出来的疫毒。”

  段清黎忍不住叹了一声,自语一般道:“真要算起来的话,我们离开大夏,已有整一年了。就算他那时受了再重的伤,这么长时间了,也能恢复到活蹦烂跳的程度了。”

  其余二人心里皆是一紧,轩辕夜一想起当时蓝宇之命悬一线然而他无奈没有追击,还是充满怅恨。

  他暗想,以后再处理这种大恶人,一定要亲眼看他们死透透才行。

  但是现在,想要杀掉那个疯子,只会越来越难了。

  “虽然我一点情报都没收到,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手下,一定多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更(新j最快6|上e酷yH匠网

  从这次就能看出来,他有很多手下,在各地能分头行动,而且毫无规律可循,这样实在是防不胜防。

  段清黎则是想着,今日既然有空的话,不妨把另一件事也一起考虑了。

  她总结道:“疫病的事,我会考虑的。前两种病的有效方子以及注意禁忌,我一会写出来。那种不知名的病,还需要从长计议。这个不急于一时,我们现在谈谈少女失踪的事情。”

  这两件事虽然几乎同时发生,但渐渐地,因为疫病的缘故,对少女失踪一事的关注就少了许多。

  而丢失了女儿的家庭,根本没有别的法子。

  提起这件事,段清朗也是神情严肃,将最新的发现告知他们:“一开始我是因为这个回来的,这不错。但当时不是我处理的,事情在重大到引起宫廷重视之前,都只是小事而已。”

  “最初发生这样事情的某地,本来地方官以为只是偶然,所以照常派人去查,谁知道短短半个月之内,居然发生了十几起,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不得已才上报的。”

  他们刚准备插嘴,他忽然提高了声音,肃然道:“这件事,我也已经准备了地图,将案件发生地和时间、数目等绘制出来。和今日整理的疫情一比较,我发现……”

  “凡是有少女失踪之后,最迟半个月之内,便会有瘟疫发生。只有几个地方有意外,而一连近十处,都是如此,便足以说明对方作案是有规律的。”

  段清黎接道:“也足以说明,瘟疫确实是有人故意为之,而不是出于偶然。”

  轩辕夜则是点头道:“你的发现十分重要,这样一来,甚至给我一种瘟疫就是为了杀人灭口的感觉。”

  段清朗无奈一笑,承认道:“你可知道,到现在为止,两个多月了,从第一起的少女失踪开始,最少已有近千起了。可是……我们却连一个案子都没有查出来。”

  段清黎安慰道:“对手既然是他,这就很正常。”

  轩辕夜敛眉问道:“难道到现在,一点关于蓝宇之的消息都没有?”

  尽管不想承认,段清朗不得不摇头道:“他至今,丝毫没有露面。他是幕后主使,暂时是我们的臆想,但又确定无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