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轩辕夜心底并不很情愿,但表现出来的时候,却是一副当仁不让的姿态。

  他们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念及一行人旅途劳顿,暂时也就不提此事,让他们安心休息去。

  轩辕夜满心无奈,真正的问题在于他不会,而不是他不想。

  然而宴会之后,段清黎亦是没来得及和他们叙旧,注意力全在疫情上面了。

  她提出,要看各地的情况和奏折。

  轩辕夜自然要随她一起,只是他在头疼过会如果看到某些症状,他该如何开口?

  得了允许之后,段清朗同他们一起,直接去了御书房,重要的文件都在那里。

  至于段苍涯,身为太子,自然也是有要随行的,然而她并没有太过注意这些。

  等到了御书房之后,轩辕夜提出了一个更离谱的要求。

  “我能不能把这些东西带回去看?”他眨着黑亮澄澈的眼,问道。

  段清黎知晓他是想躺床上和她一起研究,毕竟一如既往的懒嘛,便笑道:“应该可以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也很是任性地无视某些规矩了,可能是因为以他的身份,即便在女帝面前都能任性的缘故吧。

  但对灵钧来说,为了解决疫情,这样的要求根本算不了什么。

  不多时,便有太监将这些奏折、卷宗装了两个大木箱子,运到他们的住处去了。

  段清朗看着他们两个,一直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这种异样的感觉很是轻微,几乎形同于错觉,他也觉得可能是因为分别了一段时间,所以有些陌生了的缘故。

  但他还是觉得,轩辕夜这货,现在这么和蔼可亲,真是很怪异的一件事。

  而他妹子呢,有时候态度会莫名变冷,虽然一直带着笑,却总是给人几分有些生硬的感觉。

  其他人或许看不出什么,但他可是和他们朝夕相对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对这些微妙之处还算敏感。

  然而他又不好直接去问他们,只好问颜羽了,只不过颜羽在安抚刚刚换了个新环境而不适的颜落歌。

  好在颜落歌虽然单纯胆小,但特别喜欢年纪相仿、长相可爱的女孩子,只要对她好点,就行了。之前对段清黎是这样,现在段空羽也很快就得到了她的好感。

  趁她们在聊天的空当,段清朗问道:“我觉得他俩怪怪的,到底是怎么了?”

  这种感觉最强烈的时候,还是这次刚刚见面的时候,在马车里,他一时手欠,捏了捏段清黎的脸。

  {|酷匠7网首发、

  颜羽闻言不禁莞尔,却不好说什么,只笑道:“他们很正常啊,哪里怪了?”

  接着他又被颜落歌拉住了,抽空道:“你要是真有疑问,可以去直接问他们。”

  因为对段清朗到底要不要说真话,他也不能肯定。

  段清朗想了想,觉得越发怪异了,颜羽的回答,好像有点自相矛盾的意思。所以,一定还是有什么问题的吧?

  他这时,以为是因为昆珝的事情,以致二人性格有些变化。

  本着应该关心自己的朋友这一美德,他便去了他们的住处准备试探一下。

  唉,心里有疑惑的时候,真如被一百只猫抓挠一般,痒的难受。

  段清朗到二人住处的时候,段清黎他们俩也才到没多久。

  轩辕夜正大喇喇脱了外衫随手一扔,然后感叹天气太热,和昆珝根本就是两个世界。

  而且,因为这里湿气太重,他觉得身上某些地方很痒,挠了挠头之后,又挽起袖子挠着胳膊,不多时便红了一片。

  段清黎无奈道:“要破皮了,别挠了,开水一烫就好了。”

  他翻个白眼道:“我又不是死猪。”

  言罢他忽然朝外看了一眼,然后极其迅速地坐得端端正正,然而转眸之时眼底有说不出的哀怨。

  “男扮女装”的生活,真是让人无奈啊,一举一动都要小心。

  段清黎知道是有人来了,但当看见走进来的人是段清朗之后,便稍稍放松了警惕,瞥了一眼桌上堆的杂乱的奏折,问道:“你怎么来了?”

  她暗想,还好忍住了,没加太多称呼。

  段清朗道:“我忧心如焚,过来看看你们有什么进展,或许还有哪里能用得上我呢。”

  轩辕夜拿大眼瞄了他一下,并不很信这个说辞,然而脸上好歹露出了和缓的神情,玩笑道:“是来监工么?”

  段清朗也笑:“对啊,你们进展到哪里了?”

  他来之前,已经注意了一下周围。这里暗处潜藏着不少昆珝来的人,不过如果附耳说话,他们应该听不见的。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心境最沉静的,莫过于段清黎。

  段清朗思索了这么久,已想到了问出真相的办法。不知道对这两个人精有没有效,但他还是决定试一下。

  寂静片刻之后,他凝眸,一本正经道:“颜兄已经把所有事情告诉我了。”

  闻言,段清黎心中略微有几分讶异,不由得反问道:“什么事?”

  不是说好了不说的么?

  轩辕夜则是神色微冷地瞟着他,心里暗笑,想诈我?不过,他是怎么看出来有异常的?

  段清黎随即镇定下来,因为如果非要说出来的话,她还是愿意告诉段清朗的,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段清朗不知道自己赌的这一问会不会有效果,然而面上沉静,微微挑眉回道:“你们在昆珝发生的事情啊,他都告诉我了。”

  轩辕夜浅笑:“他都告诉你了,你还问做什么?”

  段清黎则是思忖了片刻之后,心知他既已起疑,瞒着也无益,不如说了,便道:“告诉你也无妨。”

  轩辕夜忽然冷了脸道:“不准说!”

  要是说出来,他会被这厮耻笑的!

  段清朗心道,呵,果然有猫腻。

  段清黎无奈道:“乖,该说的还是得说。”

  她快速想了一下该如何解释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而后同段清朗咬了会儿耳朵。

  轩辕夜则愤愤地翻了个大白眼,烛光之下看起来格外清冷出尘。

  段清朗果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而后定定瞧着轩辕夜,忍不住上前想要捏捏他的脸,看看是不是真的。

  被轩辕夜一瞪,他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即收敛了神色道:“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不过这样,看起来很不错。”

  噗,一想到某人现在这般娇小玲珑,他就觉得真的很好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