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所预料的事情,果然没错。

  因为出了瘟疫这样的大事,所以各地知名的郎中都忙得不可开交。但凡秉持着些医德的郎中,都在冥思苦想到底有什么有效的方子。

  进宫不久,按照规矩,他们是要去拜见灵钧皇帝段正泓的。

  好在这次旅途的最后几天,也并不是很累,而得到他们要回来消息之后,早就收拾出了房间。

  所以尽管都很心情急切,他们还是休息了大半个时辰,才去做正事。

  一路上,轩辕夜为了不表现出异常,问了许多关于瘟疫的事情。

  而这时,他们也意识到,事情似乎要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复杂些。

  因为一般来讲,凡是疫病,大多都是有名字的。

  但这次,灵钧却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瘟疫在作怪,甚至于,各地的病症竟然不一样。

  段清黎一直都在思考,如果是有人散布瘟疫的话,该如何做到?

  她最先考虑到的,便是水源。如果污染了一个地方的水源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很快就能将疫情扩散开了。

  而现在,如果病症不一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根本就是不同的疫病?所以,是人为的可能性极大!

  真让人不得不叹服某些人的心机之深沉恶毒。

  见到段正泓之后,轩辕夜尽管心里有些不甘不愿,然而面上并没有显露分毫,甜甜笑着,叫了一声“父皇”。

  就算是义女又如何,反正段家的人真心实意,他知道的。虽然他半辈子从来没叫过爹叫过娘,但这一声叫出口,心里也并不觉得如何膈应。

  除开段正泓之外,知道他们归来,这里尚有段苍涯等人,倒是暂时一扫忧虑气氛,有说不出的和谐温馨。

  而已过了大半年时间,段云深似乎长高了许多,依然是个清秀可爱的小小少年。而段空羽也长了些,比以往出落得更娴雅动人了。

  这边颜羽介绍着自己和其妹,轩辕夜已被两个孩子围住了,其他人大多呵呵笑着看而已,段清黎却隐隐觉得有几分好笑。

  轩辕夜只觉惊悚莫名,因为刚一见面不久,他就被心思单纯的段空羽扑过来抱住了,一脸乖巧的段云深也在旁边一口一个“姐姐”。

  他忧伤哀怨地看向段清黎,希望她快过来帮忙解围。

  然而段清黎淡淡一笑,就是不帮忙,和其他人闲闲聊着,一边不时看他们一眼。

  她倒是想帮忙,然而她现在既然用着他的身体,身份便是特殊。

  即便女帝尚未一统北境,但大家都知晓了他的身份之后,态度就会有所不同。相应的,她也得应对得得体才是。

  不过还好,在灵钧,不需要有太多虚与委蛇,大多时候谈话都亲切自然。这也是她最喜欢灵钧的地方。

  轩辕夜心里鼓胀胀的如青蛙一般,然而面上却不得不带着温婉柔美的笑,和这两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周旋。

  一直到最初见面的热络劲儿过去,马上就有一场小型的家宴为他们接风洗尘,他才终于脱得了身。

  但很快,就有新的难题了。

  家宴上,他依然是得面上时时端着微笑,应对各种各样的亲切关怀……

  之后,吃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饭桌上议事,自然而然地就提到了瘟疫的事。

  刚才见面的时候,段清黎已经说过了他们回来的缘由,正是为灵钧的事情而来,顺便惩治一下背后的凶手。

  所以现在,他们简直有一种错觉,那就是面对瘟疫,“她”是一定会出手的。

  不过段正泓到底算是比较君子的,开口并没有什么强迫的意味,只如闲谈一般。毕竟考虑到这是瘟疫,算是有些危险的。

  无数双眼睛注视之下,轩辕夜知道必须表态了,不然说不过去。

  他笑容甜美,语气却沉重严肃地开口道:“父皇别这么见外,灵钧遭逢灾祸,我本就该竭尽所能纾难。”

  忍着心里的不舒服,他继续道:“可我怕的是,自己能力有限,奈何不了它……”

  他们只当他是嘴上谦虚,反正只要有这样的态度,还是让人很满意的。

  “黎儿不必谦虚,尽力就好。”段正泓淡淡道,他身为国君,自然忧心国事,然而却也不能强迫她如何。

  尽人事,知天命吧。

  之前虽然救灾还算有效,却并没能完全扑灭疫情,各地仍有疫情如春来花开一样冒出来,再加上近来的天气,让人忧心不已。

  而轩辕夜,话虽是如此说,心里却是真的一点底都没有,但一想他只是口头上答应一下,具体做事还是她,便也就释然了。

  但晚宴上,被当场问及现在有什么想法的时候,他还是只能信口胡诌了。

  不过还好,之前在昆珝,他也是看了不少书的。在一些史书中,便有关于瘟疫的记载,他好歹记得一些处置的手段。

  而之前同段清朗谈话,他得知灵钧也是做了很多防治措施的,却不知道为何疫情难以控制。

  为了让自己不露馅,他还是开口道:“之前听说,各地是有应对之法的,但可能是某处失误,导致疫情变得复杂。”

  “而一旦有一环做得不够,问题便会接踵而来。从饮水到家养禽畜,乃至日常洗浴,都必须小心。但现在瘟疫既已发生,最关键的一点便是尸体的处置。虽然掩埋比不埋好,但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焚之……”

  -酷s匠NI网正版@首X发

  他本来也没想说太多的,因为很多东西是大家都知道的,然而最后焚烧尸体这一点,听起来却有几分惊悚了。

  仔细想想,为了避免疫情传播,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比石灰掩埋之类的要好多了,只是让民众如何能接受这近乎死无全尸的做法?

  言罢他双眼发亮,随后又觉得有些心虚,便不去看其他人,只看着段清黎。

  她沉吟道:“非常时期,当行非常之事。”

  其他人并没有立即说话,因为现在民意本就极其脆弱,任何一点处理不当,就可能会造成民怨沸腾。

  轩辕夜扫了他们一眼,也知道真要处理这些事情的话,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困难。

  但真到了不得不决断的时候,上位者们就会显示出果决来,因小失大的决定,毕竟是少数。

  他只道:“听说各地尚有不同症状,给我点时间弄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