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最终抵达灵州时,已是当地的六月初。历时一个多月,走了近千里,这样的速度,已经算得上异常迅速了。

  但行进到某地之后,便开始了连日阴雨,一如他们对灵钧的了解。

  梅雨时节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谁也说不清楚,更不知道会持续多久才结束。

  而天气也开始诡异起来,有时候会觉得很冷,但一旦稍稍露出点日头,便会觉得又潮湿又热。

  段清黎让他们最好不要穿湿衣服,然而可能因为空气都是潮湿的,保持衣物干燥十分困难。

  没几天,便有好多人身上起了疹子,痒得很。

  这样的天气,湿气入侵,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好在不久就到了灵州城内,但最后的今天,行进速度有意放缓了些,为的是观察沿途的情况如何。

  目前他们亲自得到的消息是,灵钧西边基本没什么疫情,但是民众的恐慌却还是有些。每逢这样的时候,自然会有人造谣。

  之后他们途经的一些地方,也没见多少流离失所的惨状,但没人会觉得乐观。可能惨烈的场景,他们没看见而已。

  他们要回来的消息早就通知灵钧了,灵钧这边本来是准备派人迎接的,却没料到他们行路如此迅速,派人不久之后,他们就到了都城之外。

  灵州也一样在下着雨,街上人虽然不如以往那么多,但依然算得上繁华。

  但一来是局势特殊不便扰民,二来都不是张扬的性子,所以见到前来接他们的段清朗之后,他们几个换乘了不引人注意的马车,悄悄进宫去了。

  因为人多,所以车厢显得有几分狭小,然而旧识见面之后,气氛自然瞬间热络起来,人人心底涌起诸多复杂的情绪。

  两个多月不见,大家表面看起来都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该如何还是如何。

  因逢大事,段清朗早就收敛了欢脱的那一面,举止沉稳得简直表里如一。

  只是见到轩辕夜和段清黎二人居然真的生生出现在眼前,他惊喜讶异之中,又忍不住露出了几分本性。

  脸上浮起难得的笑,他大睁着眼,伸手捏了捏轩辕夜的脸蛋,一边问道:“有点难以置信,女帝怎么肯放你们出来?”

  \{酷匠Sm网永久。。免t费Pr看…小说,t

  轩辕夜本来心情挺欢畅的,然而突然之间遭此袭击,不由得汗毛一炸,瞪了瞪眼。

  随即想起,没办法,谁让自己现在这么少女呢……

  段清黎看在眼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只开口解释道:“她的意思是,这一次之后,以后再没有下次了。至于她如何笃定我一定能再回去,我也不懂。”

  轩辕夜还在同段清朗大眼瞪小眼,一个一脸微妙的尴尬,一个则是有些疑惑不解。

  段清朗早就收了手,也觉得那样有点不妥,但他见到他们,确实是欣喜难抑嘛。

  不过虽然他妹子看起来怪怪的,轩辕夜这厮现在态度很和善嘛,果然久别相见,就会忍不住温柔起来吗?

  段清黎在考虑什么时候说出这件事比较合适,但为防万一,最好谁都不要告诉,以免引起口误之类不必要的麻烦。

  静静听了一会他们叙旧之后,轩辕夜终于调整好了情绪,然而无论如何,他是不会叫“兄长”的,只是态度乖巧了不少。

  表达了各自的情绪之后,暂时便都不再谈那些,注意力都迅速转移到了灵钧目前的状况上来。

  段清朗知道若没有灵钧这一摊子事,他们未必会有机会离开昆珝。但发生这样的事,跟他们也没关系,而且这不是救灾来了嘛。

  “我说说目前大致的情况,现在最主要的两个问题,就是瘟疫和少女失踪,其他的问题,都是由这两件事引起的。少女失踪,从两个多月之前,甚至更久,就已经开始了。”

  一说起正事,段清朗的神情不自觉地严肃了起来,告知他们目前的形势。虽然线索繁多,但他总结之下,依然条理清楚,一听即懂。

  “正因为如此,我才回来的。回来之后发现,疫情和少女失踪,很是相似。最开始都没人注意到,问题都是不知不觉中爆发出来的。而且并不集中在同一地点,东一件西一件,零散得很。”

  “但相比之下,比较严重的还是瘟疫,前段时间还好,但自从阴雨之后,各地的情况就开始恶化了。还好各地都在努力自救,我们情报及时,反应还算迅速,前期控制住了局势。可是现在……”

  他说着,已露出几分忧色,顿了顿才道:“基本上不管发生什么事,总会伴随着谣言和恐慌。灵钧这次的事情,人为的痕迹太过冒险了。民怨虽然还没到沸腾的地步,但各地都发现了大肆散布谣言的人。”

  本来,大家一直下意识地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蓝宇之捅出来的,这时便问道:“能不能确定幕后黑手是谁?是蓝宇之么?”

  段清朗眼中隐有恨色,抬头道:“虽然还没有确切证据,但就是他,毋庸置疑,不必怀疑什么。他之前做的那些事,哪件不是差不多到了最后,他才露面?”

  一提到那个疯子,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下来,眉宇间皆有几分阴郁之色。

  那人一贯擅躲藏,只要他不主动出现,便很难逼他露面。

  段清朗恨道:“真不知道他做这些事,究竟目的何在。可不管怎样,视无辜民众的性命如蝼蚁,实在罪大恶极!”

  轩辕夜淡淡开口道:“可能是冲我来的。”

  言罢意识到他并没有把自己当成她,他说的是他自己。

  段清黎悄悄看了他一眼,掩饰道:“也可能是冲我来的。”

  颜羽无奈地抿了抿嘴,也是服了他们俩。不过还好,只要别喊错名字,他俩就算露陷,也不是很明显。

  段清朗笑笑,对此不置可否,只道:“他就知道能这样能把你们钓出来?别说这些了,进宫之后有各地详细的情报、奏折之类的,你们看看吧。”

  轩辕夜早就知道这次要解决瘟疫的话,他必须以她的身份上场,做点什么。

  但问题是,他并没有得到多少她的记忆,要真是问到他头上,该怎么掩饰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