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前往灵钧,颜羽自然是要随行的,所以也必须带上颜落歌。

  不仅是因为她很依恋哥哥,也是因为谁能放心把她留在昆珝?

  再加上目前状态下的轩辕夜,一行人中是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

  本来为了照顾她们,是不应该赶路太急的。

  然而估算了一下抵达灵钧所需的时日之后,轩辕夜异常果决地要求加快进度,能早点到就早点到。

  段清黎无奈,只好下了全队提速的命令。

  所幸他们运气还不错,刚启程这几天,都是阳光灿烂的,白日里不算太冷。

  而渐渐出了山势绵延之地,行程也能渐渐加快了,还不是很颠簸。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所以这次出行的车辇很是宽大。虽然并不奢华,却也足够醒目,但最关键的还是,宽敞方便,坐进去要比以往舒服很多。

  每天除了三餐之外,基本不怎么停歇,赶路的速度几乎有些恐怖。

  这样赶了近二十天,沿途景致已有了明显的变化,草木扶疏,青翠动人。

  最直观的感觉,便是天气暖和了许多,估计再朝东南继续走,不久就会炎热起来,因为此时即便是按照通行的历法,也已经是五月份了。

  各国的历法虽然稍有差别,但还不至于大到冬夏相反的地步。

  只是,天气越热,众人心里的担忧就越深。

  目前还不知道瘟疫的成因到底是什么,不清楚是天灾还是人祸,二者皆有可能的。

  段清黎对瘟疫稍有研究,而之前那段时间看了那么多书,也算是对各国天气、水文有了些了解,更加忧心灵钧未来的处境。

  因为往年,灵钧在夏初的时候,全国很多地方会被梅雨覆盖。

  梅雨季节,天气是一如既往的热,雨却缠绵不断。

  这样湿热的环境,极其容易使疫情扩大。

  虽然尚不知到底是什么疫病,但夏季天气炎热,病情容易恶化致死,而尸体又容易腐烂,这些毋庸置疑。

  或许是因为路上有点无聊,也或许是因为出于对灵钧的担忧,离开昆珝越久,心情反而渐渐沉闷了下去,再也不似刚一开始的欢欣雀跃。

  段清黎这些天和女帝手下的人接触,总是要问有没有灵钧的消息。

  因为从灵钧和昆珝之间,不提小国的话,要经过的大国便是玉昭。它既离昆珝很近,归服便也是最早,所以重镇大城之中,是设有驿站的。

  然而他们走了一路,几乎快要出了玉昭了,都没有收到来自灵钧的消息,时间太久了,不免有些心浮气躁。

  直到这日在一座繁华城镇中停歇,各人稍作休整。

  看|正版|L章节h/上i+酷(n匠3网'‘

  客栈之中,不多时,段清黎便得到了相关的消息,然而听完密语汇报之后,她神情却沉了沉,显然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疫情,果然是在扩大,从一开始的星星点点,到现在灵钧全国各地都有爆发,尚不知还会如何继续发展。

  即便心里早有预料,但当不好的猜测成真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心情沉重。

  她清楚得很,对于大多数穷苦人来讲,一旦得了瘟疫,便只有死路一条。

  而要是没有好的方子,一座繁华城池变作空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思及更坏的可能,她忍不住皱紧了眉,心里暗想,这一次,最好是天灾,而不是有人故意为之!

  否则的话,背后主使的罪孽之深重,实在是可以去死一万次!

  轩辕夜见她神情,也心里微微一沉,即便猜到了,却还是忍不住问:“情况坏到了什么地步?”

  她轻轻一笑,笑里有说不尽的冷意:“还不算最坏,我想,还会继续恶化。”

  颜羽没开口问什么,却暗暗叹了一声,既为百姓,也为段氏。

  瘟疫,加上尚有诸多疑点的少女失踪案,一定早就惹得民怨沸腾了,上位者,也不好当啊。

  不过,还是要相信他们的能耐。这样的风浪,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全看如何处置了。

  略略思忖一番之后,他道:“别太悲观,灵钧也不是没人管,要相信他们的能耐。就算不能彻底解决问题,情况起码会暂时控制一段时间,局势不至于一落千丈。”

  他们嗯了一声,而后段清黎又问:“照目前的速度,还有多久能到达?”

  现在为了赶路,因为已经行到了开阔的平原地带,所以比之前更加疯狂了,几乎到了日夜兼程的地步。

  轩辕夜只是耸了耸肩,并没有觉得赶路太急有什么不妥,反正比前几次出远门好多了。

  颜羽默然了片刻,终于道:“之前选路线的时候我没提过,其实从玉昭边界开始,可以选择走水路。会快点,但也要危险得多。”

  “玉昭的禅河,发源于大雪山,是流经灵钧的。只是现在天气渐热,雪水融化,以致河水不仅上涨,而且水势湍急。”

  这无疑是个危险的诱惑。

  “相较之下,水路和陆路,差别有多大?”

  “估计要快七八天。”

  段清黎闻言,便看着轩辕夜,希望知道他的意见,毕竟现在了解的还是有点太少了。

  他无所谓似的问道:“会有多危险?”

  颜羽道:“其实禅河航运还是很繁忙的,不过要看运气。如果没有大风暴和山洪,也不是很危险。只是你身份特殊,所以考虑安全时,标准都不一样了。”

  现在是求稳妥还是求快捷?

  段清黎想,河上每天来来往往的船只那么多,沉没的也只是少数嘛。

  “走水路吧,我运气向来不错。”她最终决定道。

  两天之后,上了岸,她默默庆幸这次选择走水路,是个不错的决定。

  因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且她还体验了第一次坐船的感觉,有些新奇。

  李白有诗云“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初读觉得夸张,等到自己切身经历才知道,并没有夸张太多。

  只不过选择水路,虽然行程很快,却也不得不随着河道的弯曲,走了一段弯路。可要是计算起来,仅仅两天,行了近八百里,也算是可以了。

  这之后再换乘马车,抵达灵钧都城灵州,也不过是六七天的事情了。

  最后这一段旅途中,他们有意探问瘟疫的情况,却发现在灵州以西,很少有人知道此事。

  瘟疫,果然是从东方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