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女帝谈妥了之后,暂时却依然不能离开昆珝,只不过是心里有了些安慰而已。

  并且临行的时候,女帝特意提起,启程之前,之前的规矩如何,现在还是如何。

  所以段清黎本想去看轩辕夜的,仔细一想之后,又百无聊赖地忍了。

  她怕表现得太过的话,会引起女帝的不满,加剧处境之危。

  但今日所谈的消息,自然是得告诉他们的。

  回到住处之后,她就把今日商谈的结果告诉了颜羽,彼此再谈起来时都是有一点惊讶的。

  而后,她虽然不方便去见轩辕夜,颜羽却是自由的,便由他前往璧谢宫,也算是顺便看看情况。

  尽管很想念他,但她却深深懂得,忍耐,乃是每个人必须学会的。

  接下来的几日,她如往常一般作息,只是对昆珝的人物兴趣越发淡漠了。

  因为在她看来,这次如果能得到离开的机会的话,谁还会再回来呢?不回来的话,认识这些人又有什么作用呢?

  所以她主要精力依然是在准备一些私事。

  期间她去看过轩辕陵一次,但并没有同他说什么。或许是因为时间过得太久了,她现在对这人的态度,已经轻鄙到漠然了。

  一个已经落到自己手上了的人,还要同他多计较什么呢?

  只是这次回灵钧的话,轩辕陵是必须要带上的,不知道会不会派上什么用场。

  她去看他,只是要确定他一段时间内还能好好活着,活到真正了结他的时日。

  除此之外,她一直在追究毒老的下落,也一直想弄明白云叟到此所为何事。

  最奇怪的事情就在于,这两个人就好似蒸发了一样,一丝踪迹也无了。

  只不过,他们越是瞒着她,便越是说明了背后的秘密很深重,重要到不能见人的地步。

  她暗想,在离开之前,一定要解决掉这个问题。否则,心里便会一直梗着点什么,憋得难受。

  好不容易过了七天,二人终于能见面了,依然如上次那般,心情皆是急切。

  小别重逢,免不了亲热一番。

  只是这一次,距离两人换身之日已过去半个多月,就算先前不习惯,但现在也都渐渐习惯了。即便心里偶有不适,也都埋在心里并不表露分毫。

  甫一见面,便都忍不住笑意盈盈,暂时忘却了其他的一切杂事,眼前心中,便只有彼此了。

  这种感觉很是微妙,却如醇酒,如清茶,芳香甘冽,足以回味。

  段清黎含着浅浅笑意,抱住他也不觉得如何腻歪,一边捏了捏他的脸颊,一边在他耳畔低语道:“轩美人儿,想我没有?”

  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轻挑,然而不知什么缘故,她现在也脸皮极厚了,所以不觉得羞耻,反而有种好玩的感觉。

  突然之间听到她这么唤自己,轩辕夜只感觉全身的汗毛轻轻一炸,第一瞬间只有不悦之感。

  因为,从来只有他调/戏他娘子好么,现在这是反过来了?

  然而不过须臾而已,他便扬唇一笑:“想呀,日思夜想呢。”

  而后他轻轻眯着黑亮的眼,沉声问道:“你这几天在干什么,是不是被哪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

  段清黎只觉好笑,并不多说什么,揉了揉他娇花般的脸儿,推门进了屋去。

  有什么气味浅淡地浮现上来,并不很明显,她这时也没在意。

  她边走边笑道:“原来有女人为自己吃醋的感觉,真是极好的呀。”

  他立时意会,不满道:“你说谁是女人?”

  她迈进门中,带他坐下,其间已呼吸了几口屋里的空气。

  转头看了看,再如上次一般,查看了一下他屋中的情况,嘴里一边同他玩笑。

  M更my新1最快☆A上$s酷。r匠网

  然而渐渐地,她神情却严肃了许多。

  一种并不熟悉却很危险的味道。

  她黑眸一紧,一动不动,静静地嗅着空气中的气味。

  那是一脉寒凉的幽香,轻婉,微渺,若有似无。

  仔细品味的话,好似感觉到含香的冰雪。

  轩辕夜见她脸色微沉,忙问:“怎么了?有什么异样吗?”

  段清黎眉间微蹙,转头问他:“你屋里有种气味,你没闻见?”

  他摇了摇头,尽管不知内情,但神色亦凝重起来,开始回想近几日起居有什么值得怀疑之处。

  她轻嗅之中,寻找了很久,终于找到那气味的源头。

  床榻之上,锦被之中。

  这时他低声道:“前日我出去沐浴了一次,不知道屋子有没有人动过……到底怎么了?”

  段清黎在他说话时,早已一手扣上了他的脉门,为其把脉。她脸色一如之前,有些微的严肃,但并不是很难看。

  看过脉象之后,她终于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你闻不见,不过那气味本来就很轻微。细闻就会发觉你身上也有……”

  怪不得她没进门之前,已经似闻见了什么。

  话未说完,她神情忽然一凛,黑澈的眼中已起了明显的杀意。

  轩辕夜看得一怔,已见她唇角扯了一抹冷笑,语气森然,低低道:“这气味我虽没闻过,但普天之下与之相符的,只有黑雪莲这一种东西!”

  她压抑着翻腾的怒气继续解释:“雪莲乃至滋补解毒之圣药,但那是白色的!黑雪莲,生于雪山极阴之处,阴气极盛,花叶根茎都有剧毒!”

  闻言轩辕夜也是眉间一紧,口里却仍辩道:“我中毒了么?可现在什么异常都没有。”

  段清黎恨恨叹了口气,并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发泄一般磨着牙道:“我想知道是谁!”

  而后,似乎意识到自己神情有些凶残,她稍稍收敛了冷厉之色,抚慰他道:“别担心,你中毒很轻,毕竟时间不长。但症状……”

  “黑雪莲之毒虽是剧毒,但并不是见血封喉那类,而是中毒久了会日渐虚弱,直至心跳都成为负担。此后,中毒而死的人,全身的骨髓,才是真正的毒药!”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有几分忧虑,真是意想不到,居然会有人拿这种东西来对付她!

  可见之前危险没有显露,但不代表没有。

  他真是筹谋甚远……

  她眼中精芒一闪即黯,已想到,他其实并没有完全得到她的记忆,不然一定能及时发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