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到轻缓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的书房之中,两人静静地对视着,神态皆是镇定如常,根本不肯泄露丝毫的想法。

  然而女帝的神情甚至可以称得上和蔼可亲,她眼角眉梢都含着温婉的笑意。

  只不过这种笑,落在段清黎眼里,便觉得这是一种胸有成竹的暗示,于是忍不住心里微微一紧。

  双方的实力实在是不对等啊。

  女帝并没有让她等很久,便含着轻笑开口道:“你猜,朕会做出何种决定?”

  段清黎诚实的摇了摇头,她的确不知。

  女帝眼中微有几分锐利的光芒,看向她,悠悠道:“你倒不妨先说说,你去灵钧,究竟所为何事?”

  段清黎心道,就是为了离开昆珝啊,还能做什么。

  可她嘴上却答道:“我的仇人正在祸害众生,我自然要早日手刃亲仇。”

  女帝问:“你怎知道朕的人马奈何他不得?”

  “自己的仇人还是自己解决得好,否则会抱憾终生的。不然,伍子胥为何要鞭尸?不还是恨不过吗?”

  此时她的语气里,又带了几分他惯有的玩世不恭的轻挑。

  女帝微微一笑,其实并不在意他究竟所为何事。

  只不过这段时间以来,她也思索甚多,几次内省之后,也发觉自己对他的独特之处。

  怎么说呢,虽然他出生之后,他们便未曾见过面的。然而当再次相见之后,不知不觉中,她便生出了一种慈爱之感。

  就算脾气臭了点,可到底是年轻得正在发光的少年,俊逸卓然的模样,实在让人心中暗生自豪。

  唯一可惜的是,这样复杂的出生。

  Q…看,正{I版章@节`!上,酷匠VD网

  如果不是身在古老皇族的话,或许可享天伦之乐呢。

  但现在,还是责任为大。

  想到这里,她不禁神情黯了黯,而后叹息一般开口道:“罢了,朕可以同你做笔交易。”

  段清黎心念一动,觉得事情似乎出现了转机,好像还有戏的样子?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女帝,只听后者徐徐说道:“朕知晓你来此数月,如鸟困笼中。就当朕准了个假,你大可出去游荡几个月。”

  此番言论,倒真是出乎段清黎意料,让她有几分难以想象,深恐其中有诈。

  她微微蹙眉问道:“交易?”

  到底是何种交易法子?

  女帝笑意不散,轻而徐缓,解释道:“你之所以有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因为太年轻了,多得是时间。至于拿什么交易,聪明如你,该能想到。”

  段清黎轻眯了眯眼,黑眸闪动了一下,已道:“拿一世永囚,换数月自由?”

  女帝轻笑道:“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应该是,以后要收了心,好好做事。”

  段清黎神情又沉静下去,并没有丝毫波动了。

  女帝看似在让步,然而却绝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只是此番退步,依然是出人意料,让人不得不感慨,某些人谋思之远,确实远非常人可比。

  对付他那种性子,还真是堵不如疏。逼得太紧了,反而会激起更强烈的逆反。

  可她在考虑,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不知道此番随性的到底会有多少高手。到时候他们就算是想离开的话,估计也难上加难。

  但是相较于始终待在昆珝,其实已经好得多了。因为在女帝的地盘上,人手只会更多。

  这笔交易,她答应了。

  暗中舒一口气的同时,她却问道:“我若是不回来了呢?你怎敢如此笃定?”

  女帝缓缓眨着眼,神情一派安宁,答道:“朕,能让你来一次,就能有第二次。你,会回来的。”

  闻言,段清黎放肆地挑眉一笑:“放虎归山,后患无穷。陛下要不要再仔细考虑一下?”

  实际上,她很怕女帝听了这话瞬间改变主意,可不知道为什么,就语气如他一般脱口说了这话。

  女帝笑容恬淡之中,又有自信,她语气平缓道:“不必了,朕既已作出决定,便不会轻易改变。”

  这话落在段清黎耳里,便是一阵暗暗心惊。

  女帝说这话便意味着,自得知他们收到消息之后,她可能便已经猜测到了他们会做出何种决定,所以现在才表现得如此胸有成竹。

  段清黎含了若有似无的浅笑静静看着女帝,虽然心中没有多少底气,但她现在的表情,看起来高深莫测,很有城府的样子。

  她心里暗道,有时候太过自信未必是好事,且看以后到底会如何吧!

  虽然向往安宁,但他们也不是胆小怕事的人。稍稍得一点回旋余地,便要竭力挣出一方自由!

  女帝并不多加理会她妖诡莫名的笑,不多时便又徐徐开口,嘱咐道:“朕答应让你去灵钧,仅此而已,尚有诸多细微之处需要商议。你必须听朕的。”

  言称“必须”,语气却淡,并没有多少强迫意味,然而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

  段清黎锋利如刀的眉轻轻一挑,闲闲问道:“陛下想要如何安排?”

  她面上虽然安闲,实际却已暗暗警惕起来。女帝为何如此强调“你”?

  难道是打算扣押他们其中一人在这里吗?不然的话,又是哪来的底气说“你会回来的”?

  可如果两人分离的话,此行又有什么意义?

  女帝轻轻道:“眼下虽传来了消息,局势却仍然不明朗。总之想要近日启程,是不可能的事。必须再等一段时日。”

  段清黎面上古井无波,轻轻点了点头。她在等着对方提起两人的事情来。

  可女帝却始终不提,只言简意赅道:“为以防万一,朕会派些人保护你,从始到终。”

  这一点也在段清黎预料之中,几乎不必多提。

  她静默片刻,终于忍不住道:“我要同她一起去。”

  女帝神情里有一丝轻微的惊讶,反问道:“不然呢?你在废话什么?”

  这回轮到段清黎讶异了,她居然并不打算这时候拆散两人么?

  这人心思,真是莫测。

  但就算如此,她也不会完全放下戒心。

  因为昆珝有昆珝的危险,而离开之后又会有新的危险。

  如果想法稍稍阴暗一点,路上万一遭遇什么事情,发生些误伤误杀之类的话……

  不管他愿不愿意,她都要保护好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