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现在想得再多也不一定正确,还是不要胡思乱想这么许多的好。”段清黎不过稍稍沉吟片刻,便已做出了决定。

  她想尝试着向女帝提出来这个想法,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我该如何和女帝开口说这件事呢?”她思索之后仍然无果,便询问道。

  三人皆是一副沉思神色,因为都不知晓女帝那样的性子,会做出什么反应。

  按照常理来说,是应该第一时间就拒绝了才对吧?那怎么才能成功呢?

  仔细思考之后,轩辕夜脸上仍有犹疑之色,开口道:“她未必会一口回绝呢。我总觉得,在她那样的人面前,还是直来直去的好。”

  “不要试图耍什么花招,简单直白地表露自己的意图,有时候甚至会有迷惑敌人的作用。”他徐徐道,但其实自己心里却不能肯定,就会如自己所言。

  颜羽轻轻点头道:“这话有理,而且某些人思维独特,与常人相反。举个例子吧,韩信能受得胯下之辱,在目光短浅的小混混看来,那是怂,是软弱,可是……”

  “在吕后等人眼里,此举却变成了巨大的威胁。他们觉得,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定然是有更大的野心和阴谋。”

  段清黎听着,也是暗暗点头,似乎有所触动。

  她有时候觉得,其实人和人最本质的区别就在于思维方式,是想法的不同决定了人的不同。

  而那些兴趣相投的人,也大多是因为最起码在某件事上,能“英雄所见略同”。

  “就是不知道女帝到底会怎么想。”她轻轻叹了一声,完全明白他们的意思。

  他们现在的举动,就和郭子仪大肆置买田产一样,为的全是迷惑上位者的视线。

  试想,女帝一直认为他们想要找尽机会离开昆珝的,可机会降临的时候,他们却毫无反应,这不是有更大的阴谋和野心又是什么?

  该露出破绽的时候,就不要犹豫了。

  兵法有云,虚实相生,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就看对方如何想了。

  然而有时候,想得太多,未必是好事,所以还是不要想太多的好。

  “我倒是觉得,如果告诉她这件事的话,她不仅不会提高警惕,反而会觉得正常,毕竟她一向很是自信的。”轩辕夜鼓励道。

  段清黎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了。

  颜羽面色已恢复了一派淡然沉静,对她道:“不必急于一时,消息毕竟才传出来,你晚些时候去问陛下也不迟。”

  现在么,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吧。

  于是段清黎又在璧谢宫待了好几个时辰,才离开。毕竟机会难得,能逮着一次就是一次吧。

  因为尚不知女帝能不能答应放他们走呢,所以还是珍惜难得的相聚机会吧。

  下午她便直接去见女帝了,毕竟以她现在的权势,就算是及时知道了某些情报,也不足为奇。

  而且昆珝最好的地方便在于,没有太多作怪的老家伙存在,诸如太傅之类的,都没有。“他”可是由女帝亲自教导的。

  刚一见面没多久,还没等她先开口表露自己的意图,已听得女帝道:“你听到消息了?”

  段清黎看她意态安闲从容,丝毫不满的情绪也无,可她却还是略微掩饰了一下:“什么消息?”

  “自灵钧传回来的消息,你收到了吧?”

  段清黎本在疑惑她为何如此笃定自己知道,但下一瞬间之后,便差不多明白了,因为这里是她的地盘。

  就是不知他们今天的谈话,她知不知道。

  不过他们都是有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其间虽然透露出了很多至关重要的信息,却未必会被泄露。

  算了,就当对方不知道好了。免得自己想太多。

  于是她这回,终于坦荡荡承认道:“是,这个消息,我刚刚知道了。”

  她语气间有几分肃然,连神色都变得严肃正经起来。

  酷@;匠5网\Q首;{发

  女帝只是轻轻一笑,并不说破,也暂时没管他的想法,自顾自道:“这只是最初的消息,不多久便会有新的消息传过来。”

  段清黎则是在犹豫,要不要把他们的意图说出来呢?

  她没想好,所以只有问道:“依陛下估计,局势是会好转呢,还是会恶化?”

  女帝目光沉沉的看着他,其实她在回味这声毫无阻碍的“陛下”,听着并不是很舒服。

  片刻之后,她才回道:“朕远在千里之外,如何得知灵钧的形势会如何?不过,既然有人手在那边,便不会闲着。”

  段清黎神情里倒没有露出很多关切担忧,语气寻常如探讨问题:“陛下可知灵钧初显乱象,罪魁祸首是谁?是不是蓝宇之?”

  她轻描淡写这么问,实则是在怀疑,颜羽得知的消息中,是不是有什么保留的部分?

  女帝极轻地笑了一声,神态间仍然很是安适,并不因为听到哪个名字而有所触动。她道:“多半是他,但不管是谁,对朕来说,并没有什么分别。”

  说罢,她悠悠斜瞟了段清黎一眼,似在期待着什么。

  段清黎这时虽然神色平静,但心却跳得沉重至极。

  她敛眸再抬头之后,已经做出了决定,语气懒洋洋的开口道:“我想去灵钧看看。那个家伙,我们很熟的。”

  女帝唇角扬起极淡的笑,闻言之后,既没有立刻拒绝,也没有说其他的什么,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段清黎并不心虚,反正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她只继续解释道:“毕竟,我与他有生死之仇,早就想亲手了结他了!”

  说实话,“他”的请求,早就在女帝意料之中。

  如果这次消息传来,他什么想法都没有,她反而会觉得奇怪。

  很好,就喜欢这样的坦诚大方。

  女帝声音曼妙空灵,淡淡问道:“朕知晓你做梦都想离开这里,这次真是个绝好的机会。朕如何知道,你想去灵钧,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

  段清黎一脸不以为意,甚至连辩驳都无,就这么大剌剌的承认道:“对啊,我还是没能习惯这样的生活。况且这里……”

  “太冷了。”

  并不是不可忍受的冷,只是长久居于如此寒冷的地方,对女子身体很不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