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结果并不出乎意料,可轩辕夜还是觉得,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有点惊悚。

  如果她持身不正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他的清白葬送了!

  真是让人担忧!

  见他忽然之间眼神变得杀气腾腾,表情凶巴巴的,她心情反倒愉悦起来,笑问:“干嘛?我可是守身如玉的哟。”

  哼,不是想逗我吗?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至于他有没有摸过他现在的身子,那就随便了。手长在他身上,她也管不着,也不去想。

  但其实,也是缓解思念的一种极好的办法。

  之前的那些类似于定情信物之类的东西,都还在的,然而回忆既长,又短。

  真要把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回忆一遍的话,太浪费时间了。大多数时候,是会有画面自己跳出来。

  而这样的画面,或温馨,或伤情,都是印象最深的。

  她最喜欢的是那只和田玉雕成的小玉龟,精致可爱,满身灵气,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现在在他那放着,因为她觉得他深宫寂寞……

  两个人这般打闹,嬉笑,谈天之中,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短暂,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到了近午时分。

  两人本来不是很饿的,但在一起的话,还是有食欲的,因此还是准备共用午餐的。

  然而刚刚准备开动的时候,颜羽忽然不知从何处过来了,面容沉静之中又有严肃,看起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两人略略相视一眼,皆是心有所料,疑惑地看着他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段清黎更道:“是有什么消息了吗?”

  他们都知道,摸约是有什么消息了,而且还很重要的样子。

  也是太过熟悉了,颜羽并没有多余的表示,也无废话,开门见山道:“灵钧那边有消息了,刚到不久。”

  闻言二人顿时都来了兴趣,眼中全是期待,又有掩饰不住的忐忑。

  能让他得知之后急急赶来的消息,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事吧……

  再一联想前段时间关于蓝宇之的猜测,他们几乎忍不住要催促了。

  颜羽兀自在他们旁边坐下,正色道:“是女帝的属下快马加鞭传回来的消息,这么远的路只用了十天不到,人马损失惨重,可见是有多么火急。”

  “段兄他们已经到了灵钧,局势确实不怎么好,只是和之前所想的还不一样。灵钧现在最严重的问题是,似乎从两个月以前,便有数百起少女失踪的事件。

  他顿了顿,继续道:“而且多集中在某个区域发生,两个月来,地点换了好几次,遭殃的民众也有近千人了。似乎有一群神秘人在做这件事,不仅是俘虏少女,若稍有反抗,便杀其全家。”

  两人闻言,都是紧紧皱起了眉。尽管他描述的语言很是苍白,仔细想的话,却仍然能感觉到那种血腥残酷之感。

  而且,居然这么久以前就开始了吗?

  女帝让皇室派人去昆珝,果然是给某些人以可乘之机啊。

  轩辕夜皱眉问道:“这么凶残的人,除了蓝宇之,还能有谁?”

  他注意到颜羽讲述之时并没有提及凶手身份,然而凶手到底是谁,他们早就下意识地觉得是某人了。

  颜羽神色凝重,叹道:“虽然我们认为是他,但灵钧并没有肯定的消息传出来。可任谁都觉得,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这次,目标主要是少女,不知道又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段清黎紧皱着眉,一时间并没有立即开口说什么,她在急速地思索着某些事情。

  首先是消息的来源,源于女帝的人,应该是错不了。至于颜羽,女帝对他向来比较器重,即便没直说,也能看出这一点的。

  然后便是灵钧形势的严重程度,她直觉认为,除了这件事之外,那个疯子应该还有别的目的,这件事说不定都是掩人耳目的。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至于为何非要是少女,理由很是让人浮想联翩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甚是恶心厌恶,以及一种发自灵魂的痛恨。

  那样的人,简直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

  几人寂静了片刻,她沉思之余,开口问道:“除此之外,灵钧还有别的消息吗?我总觉得事情不这么简单。”

  颜羽点头道:“有,据说某些地方出现了小规模的瘟疫,尚不知道是出于自然还是有人故意为之,也不知道会不会扩大……”

  轩辕夜忙问道:“灵钧现在是什么季节了?”

  在终年一片冰雪的昆珝待久了,连其他地方的季节都分辨不清了。

  颜羽眼中似有隐忧,叹道:“这时候,大约快要初夏了……”

  三人神色都渐渐凝重了起来,因为都觉察到最危险的还不是无辜残害少女,而是这可能会汹涌泛滥的瘟疫。

  要知道,除了洪涝、旱灾之外,上位者最为忧惧的事,便是瘟疫!

  一场瘟疫,有时候杀伤力之巨大,甚至甚于洪水猛兽。

  段清黎只稍稍作想,便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因为仿佛已看见了那样一副饿殍遍地、尸横遍野的惨烈景象。

  目前最不明白的事情,便是如果真是蓝宇之所为的话,他的动机何在?他究竟为何举止大异于常人?

  轩辕夜漆黑的眸子一动不动,也在思索着某些事情。

  不过每个人所想的事情,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他在想,蓝宇之现在应该是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了,还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的话,简直是在期盼昆珝注意到他一样。

  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女帝之前暗示过,他可能是有称雄称霸野心的,只是方式有点诡异了而已。

  可轩辕夜觉得,即便不能成为北境之主,他那人也已经够恶心够诡异的了。手下多如蝼蚁就不说了,歪门邪道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归服于那个疯子,但他一点都不稀罕。

  但段清黎更关心的,还是瘟疫的事,可能是因为本来是学医的缘故。

  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之后,她道:“在这里急也没用,远水解不了近渴。要相信灵钧自己的能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