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段清黎竖抱着撒娇功力和脸皮之后都无人能及的他,走进了璧谢宫那堪称奇怪的宫门。

  路上,他自然而然地拿双臂环住了她的脖子,轻轻趴在她的肩头。

  不知是调皮还是百无聊赖,抑或是一种调/戏,他朝她的耳朵不断吹着热气。

  她被他吹得有些痒痒,心底漾着欢喜之余,又有几分好笑,压低了声音问道:“告诉我,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噗,这言行举止,越来越像十几岁的小姑娘了。

  当然,她知道他还是很理智很深藏不露的。

  他低低哼了一声,觉得脸上微热,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有时候举动会变得越来越少女了。

  但是,这身子,本来就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啊,就是该天真烂漫地撒撒娇,以做生活中的点缀。

  段清黎细想片刻之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忽然问道:“我以前,是不是很无趣?”

  她想起以前的事,心里微微有几分说不出的懊恼了。

  之前,她看起来一直是很早慧沉静的,大多数时候,是没有少女的灵动狡黠的。他现在这种样子,反倒更像一个真正的少女。

  他哼笑一声,反问道:“你觉得呢?”

  她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却微微一笑,觉得紧紧搂着自己的人儿甚是可爱。两人脸颊偶尔相互触碰的感觉,亦很是细腻美妙。

  走在漫长的回廊之中,两人一直低低谈笑着,心境都渐渐平和了下来,优雅,从容。

  她一直在担忧他的月事,这几日没来看他,虽然是出于多方的考虑,但其实也有几分逃避的意思。

  她害怕那样的时刻,两人定然都会尴尬万分。

  但见面至今观他面色,似乎是刚刚过去?

  她轻声问道:“你的……身子,干净了没有?”

  轩辕夜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她是在问那件事。

  霎时间心口无缘无故又哽了一口闷气,他傲然回道:“干,净,得,很!老子现在,又是一条好汉!”

  她闻言忍不住笑开了,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口里道:“对,你这样的好汉万中无一。”

  渐渐已进到屋中,她将他轻轻放下,简短吩咐了宫人几句,便关了门静等早膳送上来。

  她一边同他聊着,一边注意着屋中的一切,呼吸低沉而舒缓,竭力分辨着空气中的每一丝气味。

  必须要确定他这里毫无异样才行,那日见了托娅公主之后,她便有几分担心他的处境。

  他的屋中并没有什么熏香,因为其实是男子的缘故,他不是很喜欢这些。

  也没太多其他的气味,所有的气息,都能一一找到源头。

  她渐渐放下了心,开始专心陪他。

  与他细细讲了近几日发生的事之后,早膳终于呈了上来。

  她轻一挑眉:“来,我喂你?”

  他拿乌黑大眼斜瞟了她一下,硬气道:“不用,我自己来!”

  现在看到自己这张脸,他会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就如此时,不知道他的小娘子在想什么,一双斜挑凤眼时常似笑非笑望着他,含情脉脉的,怎么看都有几分勾人意味。

  虽然心里清楚那是自己的脸,却也受不了那样的眼神,而且内心觉得怪异至极!

  有种自己被自己引诱了的错觉……

  然而实际上,段清黎时而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不知道是因为她在一旁看着的缘故,还是如何,今早他的食量看起来小了那么一点。

  看他吃完,她在心里默默评价道,吃相似乎很有长进,看起来乖巧地如猫儿进食一般。只是不知道她没看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餐具收拾出去,一切都安静下来之后,二人便有了极为私密的空间和时间。

  吃饱之后他显得格外慵懒,然而那种慵懒在少女清丽无双的脸上显露出来的时候,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楚楚风致。

  他拿手轻轻抚着自己的肚子,靠在椅背上,一脸不知从哪里来的倨傲的神色。

  段清黎例行询问道:“最近有哪里不舒服吗?那种药你喝了么,有没有效?”

  一听她又提起那档子事,他抿了抿嘴,然后才回道:“有效,小肚子变暖和了不少。但是我最近……”

  他秀眉微蹙,告诉她:“似乎有点胸闷,呼吸不畅。”

  她立刻眨眨眼,并没有怀疑真假,抓了他的手切脉,一边追问道:“胸闷气短么?更具体的症状是什么?是一直这样吗?”

  难道是心肺有问题?或者说,空气中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

  MJ酷匠%#网8F首8发~

  他睁着略显空茫的清亮双眸,回想道:“嗯,不是很经常,就是吃饱了以后很明显,都不想动。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好点……”

  她闻言,顿时陷入了沉思,并没有立即答话。

  等了片刻,见她神色渐渐有异,他有几分忐忑地问:“我……还有救吗?”

  段清黎满心说不出来的感觉,既好气又好笑,将眼一眯,沉声道:“你,没救了!真是笨得没救!”

  “肚兜小了,你不知道么?!”

  他连连眨眼,看起来无辜无害,接着脸上浮起了尴尬中带着讨好的笑。

  她冲他轻轻哼了一声,斜着眼看他,心道,继续装!

  以为这样的表情,我就看不出来是在掩饰心虚了么?

  再者,他怎么可能真的蠢到那个地步!

  想起这一点,她又收敛了神色,疑惑道:“到底为什么,之前还挺合适的呀。难道是你最近吃太多了,所以长得快?”

  不至于吧?这才几天?

  就七八天而已,胸前能多长二两肉?

  他颇为羞赧地抛了半个媚眼,半垂下头,承认道:“刚刚骗你的啦,什么事都没有。肚兜,也没有小……”

  然而他心里却在想,可能摸着摸着就大了,就跟和面一样……

  毕竟那种面团一样柔软的东西,在他们男人眼里,还是有点神奇到不能理解的。

  被她知道了,自己一定会被打死的吧?

  可要是真说起来,他已经颇为君子了。

  像他这种快要成年了还没开过荤的男人,实在比秃子脑袋上的头发还要稀少。

  但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了,只听她悠悠道:“前几天,那什么公主,要来自荐枕席。”

  他刚刚变色,她就颇为惋惜地叹道:“唉,可惜被我拒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