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段清黎来说,这次的事情就算这么揭过去了。托娅到底来做什么,她一点都不关心,也不担心。

  因为对方完全是力气用错了地方,几乎等于给瞎子抛媚眼呢。

  至于人家会不会尴尬,那就不是她要考虑的了。敢来,就得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不过她猜测,这件事多少和女帝有些关系的,毕竟有人总是想让他赶紧娶妻生子。

  送走托娅公主之后,她逐渐收敛了脸上的冷笑,却不自觉地想起他来。

  距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快两天,不知道他的月事来了没有。

  虽然一想起来就有一种荒诞的错乱感,但事实就是如此,谁都奈何不得。

  好在她那日把该交待的都交待了,并没有什么遗漏,他若真遇上了,应该不至于手忙脚乱的。

  还有说好的药方,她也命人每日煎药了,希望能立竿见影吧。

  毕竟,自己回想起月事来时身子寒痛之感,就无比期望再也不要有那个东西了……

  她站起身走了两步,又慢慢踱回去坐下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是很有趣看看他的冲动的,但是转念一想,还是不要去了的好。

  原因之一是她怕去的时候正赶上他来癸水,多尴尬……

  原因之二,其实这样也算是为他好,如果依然表现得太过亲密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最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太亲密,但也绝对不会疏远。

  既能显出“她”的重要,也不至于过亲则狎,反而招来打压。

  但就算不亲自去看,她每天晚膳之后,也是要详阅属下呈上来的秘密情报的。

  虽然看起来很是机密,但那纸上事无巨细的,都是他的日常活动,就连什么时辰去如厕都清楚得很。

  她看的时候,时常忍不住浮起笑意,虽然未曾亲见,所记情景却如历历在目一般。

  单从表面看起来,他这几天过得还好,起码每天很能吃,食量之大,有点让人惊讶。

  她知道这是因为他一直在暗中习武的缘故,这时候也不由自主开始想着,吃得多了是会长高呢,还是会变胖呢?

  其实她知道自己的长相算得清秀甜美,只是没往心里去,直到从别人的眼中看见之后,也是有点自恋地心生喜欢。

  随即她又觉得是因为从他的眼睛来看的缘故,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似乎比往日快了一点,日子就这样时快时慢的流逝着。

  夜已深,她长久的发呆之后,终于觉出几分困意,才睡下了。

  心里盘算着第二天要做的事,以及……

  后天,就能去看他了。

  这个期限越近,人反而越加浮躁起来,恨不得一觉睡过去一天,这样时间就过得快了。

  忍耐之中,继续着手她在意的几件事,而他住进璧谢宫之后,终于过去了七天。

  上次掰着指头过日子的感觉,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这一次,感觉还不错。

  一想到即将见面,她整个人都畅快得似要随风飘扬起来,一路如风般吹到璧谢宫去就好了。

  满满的期待,以及说不出来的欢喜。

  每七天,可以陪他一天。

  所以么,这天她决定什么事都不做,要专心致志地享受属于两人的时光。

  而且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越是有人想要捣乱的时候,他们即便并不刻意,但近乎本能地,越是想要显出忠贞不渝来。

  虽然过着安稳的小日子也挺好的,可一致对外的默契和信任,反而更让人珍惜。而这种类似苦中作乐的相见,也更让人怀念。

  轩辕夜也是等了好久,因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来。

  一想到她可能会突然出现,心里就泛起一阵甜甜的暖意。可一想到万一她很忙,直到日薄西山才能有空,就忍不住有些担心了。

  然后,他忽然从憧憬期待之中惊醒。

  自己现在这样,和怀春的少女有什么区别!

  难道自己真的要由内而外地变成少女了么?

  他回想着对他而言那刚刚过去的“劫难”,顿时打了个寒战,心里忍不住哀嚎起来,我可是男人!永远是男人!

  他现在也很想知道,两人到底能不能换回去了。如果不能的话……

  那就只好这样咯,甘之如饴。

  反正最惨的不是他变成了女人,而应该是他的女人变成男人之后抛弃了他……

  这种事情,在他们身上,应该不会发生的吧?

  另外,他虽然看起来真的很娇弱,却和以往的那个少女大不相同了。

  而且,就算武功较以往不及的话,这样娇柔的外在,也会容易让人丧失警惕。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踱到宫门口了,依然在翘首相待。

  心里再一次深深明白了“望穿秋水”之类的词到底什么意思,一边又埋怨起她太久不来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哪里快活去了……

  定了定神之后,他摇了摇头,暗想,原来女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爱胡思乱想。

  这一次,她没让他失望,早膳之后便迫不及待地过来了。

  然而抵达的时候,依然是天光大亮了。

  未及下地,她已经看到了宫门外站着的一个小小人儿,他身着一袭烟霞色的妆缎狐肷大氅,端端立在那里,如一朵挺秀的美人蕉。

  两人的心,便不约而同的,微微一动。既已近到眼前,却要比之前等待时还要迫不及待。

  及至见面,脸上都不自觉地带了由心而生的笑意,相见的最初一刻却是无言。

  她双手轻轻捧了他被冻得冰凉的小脸蛋,看他一脸笑意里浮起的几分委屈和不满,忍不住浅笑问道:“等这么早做什么?吃饭了么,饿不饿?”

  他扬着被冷风吹得红里泛白的小脸,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应道:“没吃,等你一起呢。”

  “我吃过啦……”她声音轻柔如羽,带着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讨好。

  下一瞬间,他竭力将头一偏,耍起小性子来。

  段清黎失笑,牵了他的手道:“快进去,我喂你吃。”

  轩辕夜挣开她的手,抬起头来,眨着灵澈黑眸,又朝她伸出双臂,语气理所当然道:“路太远了,我腿很短的,等走过去会饿死的,你要抱我……”

  酷%匠网;*永)久免J费&“看%O小说

  她低笑不止:“抱你抱你,你想怎么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