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怎么在意的缘故,加上这段时间有点忙,所以段清黎根本就忘记了托娅公主的存在。

  但这天,距离她去看轩辕夜不过一天而已。她正在无双宫中默默读书整理该用到的情报,忽然便有人通报,托娅公主求见。

  她当即皱眉,凝神细想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想不清楚那女人来做什么。

  只不过,这都好几天了,估计他俩分开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宫。

  然而就算有所议论,也都是在私底下,绝对不会让人听见的。

  如果是眼皮子浅的,或许会以为这是始乱终弃的迹象,但实际上,当事人才不会管其他人怎么想的呢。

  所以,把这件事当成一个时机?未免有些可笑了吧。

  而且托娅公主求见,说得好听,是奉了女帝之命,前来看望他的。

  段清黎心里暗暗嗤笑,如果是他本人的话,这样的说法只要一入耳,估计会立刻炸毛。还好是换了她,对女帝没那么大的深仇和抵触。

  本来么,她是应该高傲地拒绝的,但她实在想知道这背后到底是一出什么戏,所以就允了。

  只是态度依然是之前的冷漠。

  直到人家进来了,她才轻轻抬眼望了过去,神态慵懒安闲,好似浑不在意。然而眼底,却有精光流转。

  怎么说呢,被自己情敌贴上来的感觉,有种奇妙的很好笑的感觉呢。

  她暗自在心里品评了一下她们二人,既没有嫉妒,也没有自卑,有的只是一片漠然。

  因为世间的人和人,其实根本就是不能放在一起比较的。

  对方身为握有实权的公主,自小便是金枝玉叶,言行举止颇有大家风范。而且天生丽质,容貌昳丽如山巅圣洁冰雪。

  自己呢,比她小了五岁以上,完全不是同一个年龄段的女子。出身是不能比的,容貌么只能说是各有千秋。至于心机手段,估计是不如对方的。

  但就算她处处不如,又怎么样呢?

  反正,她何必着意与别人比较呢?她只要一份安稳长久的情,便足矣。

  而至于托娅公主,段清黎一直都在想,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权势?抑或野心大到两个都想要?

  她心里微微冷笑一声,不管是为了什么,反正所有的算计,都要落空!

  NP酷{《匠,Q网S永9m久免6y费h{看&…小7*说5

  他可是愿意将全部的身家性命交给她呢,所以她们是没法比的。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轻笑出声,美如妖孽的容颜,因了这有几分邪诡的笑,看起来妖魅至极,像是蛊惑。

  狭长的黑眸中眼波流转,飞眉修目柔柔一弯,笑起来如脉脉含情一般。

  只不过,这只是见者心中所想罢了。

  她笑意未敛,便见托娅公主似怔了一下,神情微有疑惑迷茫,以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惊艳。

  她装作自然而然地渐渐收了笑意,心里却在想,这女人不会以为她在示好吧?

  一想到她这样的行为疑似在勾/引情敌,心里就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复杂滋味。

  既本能地觉得不对,又无端有几分快意。

  最后她决定,相机行事吧。

  如果被他知道了,会哀叹自己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然后掐死她的……

  “你今日来此,所为何事?”她开口,音色如沾染了一脉寒凉,依旧是一如往昔的冰冷漠然。

  偏偏轻缓地娓娓道来之时,话里便有说不出的惑人意味,悦耳似撩人。

  托娅微微一笑,看着面前姿势慵懒到妖娆、以手斜撑着下巴眯眼看她的男子,收敛了心神。

  她神情疏离礼貌,含笑回道:“托娅听闻殿下近日心情不好,特来看望,以尽臣子之礼。”

  段清黎闻言极缓地眨着眼,神情含义莫名,眸色幽冷。

  她饶有兴致看了对方一会儿,渐渐扬了扬一侧唇角,露出一个兴味的笑,轻如闲谈漫话般,随意道:“今晚,来侍寝吧。”

  她的声音太轻,语气太随意,以致于托娅公主以为自己听错了,震惊之中睁大双眼反问道:“什么?殿下方才说什么?”

  心跳莫名加快了许多,满脸不能置信的神色。

  段清黎神情倨傲,懒懒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晚上来侍寝呀。”

  托娅公主依然在怔愣之中,不明白为何他开口总是能出人意料,随随便便就将人的理智击溃。

  但出于本能的,她脸上微红,反问道:“殿下何出此言?”

  难道真是因为前几天无缘无故受了伤,所以性情大变么?

  今日他冷漠之中却带着几分柔和的轻笑,看起来既妖魅,又让人不解。而且居然这么直白地要她侍寝?之前不是很讨厌她的么?到底是为什么?

  段清黎心里知道自己的行为很是欠扁,可是占用了他的身体之后,似乎不由自主的,有时候行事就会朝他靠拢,为的就是好玩。

  既然已经决定这么做了,现在她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况且这样调/戏情敌的机会,很是难得啊。

  因为强自忍耐笑意,所以她脸上一直带着轻笑,似乎心情渐渐愉悦起来。

  如樱瓣一样红艳润泽的唇轻轻开合,笑容甚至柔和到哀悯,她轻缓说道:“难道,你不是来自荐枕席的么?本王理解错了,嗯?”

  托娅公主闻言神情立时微微一变,先前那一点隐约的惊喜或者说期待,此时全部无影无踪。

  再看面前笑色依旧的男子,她忽然有一种扒下他脸皮、割了他舌头的冲动。

  今日她本来为的是打探消息兼显示诚意,谁料尚未开始正式谈话,便来了这么一出。

  然而生气归生气,她还是正色辩解道:“殿下在说笑?托娅怎会如此……”

  段清黎轻笑着看她,口里闲闲道:“是么?怪我会错意咯。不过呀,眼下这样的情况,我想不误会,也很难呀。”

  她本来是想说点别的,但一转念又忍住了。如果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会没完没了地逗人家了。

  所以没等对方回答,她又轻轻一叹:“我正在奉了陛下的旨意,这段时间闭门思过,不希望有人打扰。”

  稍稍一顿之后,她语气又转诚挚,真心道:“你呀,还是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