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谈及这个问题,还是应该觉得尴尬的。

  但既然两人都有不离不弃的意思,以后要成亲也是毫无疑问的。所以这个念头,让他们的诸多尴尬都渐渐淡了许多。

  只是听他提起来生孩子,她还是觉得怪怪的。

  就算看在眼里,他是一个娇憨灵动的少女,可她怎么可能真的这么觉得呢?

  一个大老爷们,在认真地考虑着自己将来要不要生个孩子?

  怎么看怎么怪。

  嗯,至于怎么才能有孩子,那就略过不提了吧……

  轩辕夜自己也觉得很是好笑,但他这时是因为正在神游所以胡思乱想,并不是说真的。

  毕竟,想要生孩子,首先得有孩子。而如何有孩子,对于两人来说,依然是件很尴尬的事情啊。

  不知道这个尴尬的坎,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段清黎虽然嘴上在同他说笑,然而脸上却是一副“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做吧”的表情。

  只不过目前横亘的问题是,还不知道两人的身体到底能不能换回来,以及什么时候换回来。

  “现在考虑这些,真是太多余啦。”她浅笑道,心底一片柔软。

  怎么说呢,抱着现在的他的时候,触碰到他肌肤的时候,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最m!新Yc章z节{上5g酷匠网|'

  而之前自己没感觉到的处子幽香,在她成为男人之后,现在也清晰地感觉到了,不免觉得神奇。

  这段时间她才恍然,原来“温香软玉”,就是这种差不多的感觉吗?

  之后,二人又闲谈了很久。

  虽然大半是些旁人听了觉得很无趣的事情,但两人就是乐在其中,觉得无限温暖。

  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的时候,轩辕夜忽然闷闷道:“你走吧。”

  他知道她今天只是临时起意要来看他而已,而且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女帝监视之内。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暂时退让一下,现在这种时候,就绝对不能在这里多待久了。

  她自然而然地露出了惆怅的神情,明白他在考虑什么,是以只犹豫了一瞬,便点了点头。

  却又忍不住叮嘱道:“你不舒服的时候就躺着吧,不必为难自己。”

  他点点头,心里却在想,不知道武功高了经脉通畅之后,还会不会有这些问题了。

  这次分别,比上次要好了点,因为已经有了上次的经验了。而且目前,也没出现什么问题。

  段清黎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四合了,而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脸色不自觉地便沉了下来。

  心情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就开始不好了。

  她默默在心里算了一下,今天是他入住璧谢宫的第二天。也就是说,过几天,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去看他了。

  今天,真的只是个意外而已。

  而她毫不怀疑,可能在她前脚刚到璧谢宫的时候,便有人后脚对女帝汇报了此事。

  至于女帝到底是什么态度,那就不得而知了。

  可她觉得,偶尔来这么一出,倒是正常的,和他一贯的任性作风很是相符。

  只是事不过三,接下来的几天,还是得慢慢煎熬了。

  她用了晚膳之后,便回到了书房,记下了白日所想之事,准备一条一条去做。

  近来同女帝接触多了,她发觉,其实现在的形势对帝国继承人的要求不在于细节,而在于对大局的掌控和做出正确决断的能力。

  偏偏这样的能力,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养成的。

  所以只要自己愿意的话,她还是可以很闲的,只要多读书,多去找耆宿等人探讨问题就好。

  但为了将来的自由,她怎么会这么做呢?

  在她看来,昆珝现在,最令人羡慕惊艳的,便在于情报的收集整理能力。现在的低服姿态,只是为了一点点熟悉他们的情报机构和体系。

  这里并没有特别明确的情报部门,或者说,真正的核心部门仍然是机密,不为她所知。

  但因为女帝嫡系势力都是精锐人马都深谙此道的缘故,不管有什么消息,都能及时准确地传达上去。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建立起自己的威望,拿出该有的气势,以此作为威慑,得到自己想得到的。

  因为懒惰而且志不在此的缘故,他之前时常给人一种莫名的低调感。

  现在,通过女帝的情报网络,她正在注意她最关注的事情。

  那就是灵钧之事。

  不知不觉中,距离段清朗他们回去,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回想起来,都说不清楚日子到底是怎么过去的,可时间偏偏就那么如水一般流走了。

  期间是有消息传递到昆珝的,只是他们既然没问,女帝便也没告诉他们。

  现在她以他的权威亲自追问,便也是毫不费力便得到了消息。

  据闻虽然有段时间天气不好耽误了行程,但是之后因为心情急切,一行人日夜兼程,进度倒是比想象中的要快了不少。

  而且为了更加快捷,选择了直接翻越某山脉,而不是绕过去,这样能节省好几天的时间。

  所以算下来的话,一个月之内绝对可以抵达灵钧。

  但上次的消息已经是近十天之前了,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再过几天就会快马加鞭地传过来了。

  对此她有些期待,又很是忐忑,因为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消息。

  以及,如果加以利用的话,能怎么用。

  她实在不知道如何才能有离开这里的机会,如果灵钧的事情不足以给他们一个出行的理由的话,那就只有从其他方面着手了。

  现在她还是决定先等等,等到灵钧的消息传回来了再说吧。

  只是一种蠢蠢欲动的不安感觉一直都在,记忆深处那个可怕而恐怖的疯子,不知道这次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呢。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是竭力静下心去,慢慢着手处理或准备某些事,比如灵钧最新的消息,比如各国内部的情况。

  直到自己亲自动手了,才知道,有些事看起来简单,但是事前的铺垫和准备,实在是够麻烦。

  好在女帝的人手虽然对她并不忠心,但还是很听话的。

  只是,她下意识地忽略了的人,又出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