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痛感并不是不能忍受,却让人有些静不下心。

  如被无形的兽以利齿细细撕咬一般,无时无刻不在炫耀它的存在,让人充满一种莫名的烦躁。

  #(看}正版y章:,节I2上t酷9匠0网¤T

  凝神细想了一下之后,他忽然想起某些事来,不由得脸色一变,肤色看起来更加莹白如玉。

  要不要这样?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有些欲哭无泪了。

  早先希望两人互换身体,只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她而已,至于以后的生活细节,确实没仔细考虑过。

  但别的事情都可以忍受,最尴尬最难以忍受的,暂时就是癸水了吧……

  可即便心里觉得膈应又无奈,这时也只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了。

  他不断暗暗提醒自己,身体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没事只做旁观就好了,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良久之后,才终于稳下了心神,强行忽略身体那异样的不适感觉,继续开始修习武道。

  然而心思偶有松懈之时,便不自觉地心神飘忽,虽然明知不大可能,却还是充满幻想。

  希望下一刻她就能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虽然之前也理解等待心上人的感觉,但这时候在女子的身体里,却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闺怨宫愁到底是何种情绪。

  心底暗暗想道,世间负心人如此之多,若有机会让他们身份互换过来,设身处地将心比心的话,估计再也不会有人敢负心了。

  痛与苦都是无所谓的,都可以忍受,惟愿两心相知,千秋莫负。

  觉察到自己走神之后,便竭力想要再度沉静下来,可却是徒劳。

  一旦不专注了之后,想要再度沉浸到专注的状态之中,并不是件容易事。

  他惆怅地抬头看着空处,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极轻微的人声。

  有脚步声,虽轻,却急急而来。单单是听着,已能想见来人急切的心情。

  尽管心中只是有一个模糊而一厢情愿的猜测,他却提起了精神,这一刻并没有别的事情能吸引他的注意力了。

  甚至,下意识地坐起身,也不管双脚因为盘腿久坐而有些麻,匆忙打开了房门。

  下一瞬间,一个高大的身影,挟裹着满身的清冷寒意,快步走了进来。

  而后,他便被那人紧紧抱住了,连一丝反应的时间都不给。

  短短时间里,所有事情发生得有些太过突然了。

  所以轩辕夜仍然有几分在做梦的感觉,然而理智却清楚地告诉他,并不是在做梦,就是她来了,只是有点突然而已。

  心中虽然清愁依旧,笑意却不知何时浅浅浮现出来。

  被抱了一会儿,他挣脱出来,疑惑问道:“你怎么来了?”

  虽然觉得自己这么问其实很是好笑,因为没人指望“他”真的能完全听话,做到七天不相见。

  段清黎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觉得他脸色似乎有一丝苍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她反手关上了门,牵着他去短榻那边坐了,一边斟酌着如何开口。

  转念一想,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换过来,尽管难为情,但这些事情都是必须要面对的,也就释然了很多。

  于是她垂眸之后复又抬头,开门见山道:“我来,是因为想起来,你的……那什么……日子要近了……”

  轩辕夜的神情瞬间凝滞了一瞬,而后渐渐生动起来,充满一种不能言喻的憋屈和苦大仇深之感。

  她又睁着漆黑的眼,小心地问:“应该还没来吧?我是来告诉你如何应对,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心底觉得难堪尴尬,然而她面皮一丝颤动也没有,甚至一点都没有红起来。

  她心里觉得,这都得功归于他脸皮太厚什么都看不出来。

  轩辕夜并没有立刻回答,心里却在咆哮着,小爷可是堂堂昂藏八尺男儿!怎么会有癸水这种东西……

  同她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阵子,他终于败下阵来,小脸一沉,微微撇了撇嘴,语气是带了一分委屈的欢快:“好啊,你说啊。”

  换身以来,虽然渐渐接受了,段清黎却时常觉得恍如梦中。这时见了他这复杂的表情,觉得又好笑又心疼,所以到底没笑出来。

  神情却温柔了很多,而她衣衫上沾染的外面的冷意,这时候也消散了,触碰起来有一种微暖的感觉。

  虽然点了头,可还是寂静了好久,她才想清楚要怎么开口。

  她脸上略微有些不自然,绷紧了脸,告诉他:“有种东西叫月事带……”

  尴尬不已地告诉了他如何应对月事以及禁忌之后,两个人都各怀鬼胎地沉默了一阵子,然后才抬头相视了一眼。

  轩辕夜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哼,这些都是小事情。

  几天之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段清黎又想起些什么,解释道:“有时候可能会有些疼,之前是好了的,但不知怎么回事,后来……可能是因为一路劳顿,这里又太冷了,就又开始痛了……你忍着点。”

  轩辕夜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重重点了点头,眼中有决然无惧之色。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怕这个什么,难道会比以往受的各种外伤内伤更痛吗?

  她又道:“我待会开个方子吧,多少能缓解一下。”

  璧谢宫好的地方就在于人少,而且被派来的宫人也都是挑选过的,谨慎少言,做事又稳妥。

  所以癸水这样的小事,其实不该大惊小怪的,只是念在他一个大男人,心理上肯定会很是抵触……

  想起来就觉得心疼之中又好气又好笑,何必呢,身体不互换的话,就不会有这些苦头了嘛。

  轩辕夜却趴在她怀里,不自觉地又开始走神了。

  以往知道女子要比男子受罪多了,而且大多因为体质的关系,就更加难受了。

  但真要比较起来,痛经的痛,和分娩的痛,根本不是一回事。

  他想到这里有一种荒唐的感觉,抬起头来看着她,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她见他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心里一奇,便问:“笑什么?”

  他支吾了半天,漆黑双瞳光彩流转,断续道:“我在想我……以后会不会……生孩子……”

  她愣了一下,而后挑了挑眉,捏着他的脸颊笑道:“你可以的,给你自己生一个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