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她既然睡不着,便在灯下再读了一遍颜羽之前整理出来的,可以信任的人的名单。

  此等细小之处,看似不起眼,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用到了。

  而同样的,乍一分别,轩辕夜自然也睡不着,而且璧谢宫一片寂静,连宫人都不多。

  人,大多都是在暗处了。

  可能唯一的好处是,不知为何,璧谢宫地下有热气渗上来,倒是温暖得很。

  所以无缘无故的,他又开始怀念起在行宫的时候,那里的温泉里。

  思绪飘忽了一阵子之后,他又开始静息凝神,让心静下来,而后开始在屋中练习身法和步法,权作长夜之消遣了。

  后半夜他终于觉出困意,便睡下了,心里却在叹息着,女儿家的身子,就是娇贵不少。

  在体力上,一般的女子,真的和男人没法比。

  第二天起床之后,他又觉得腿脚腰背都有几分酸痛,大约是因为昨夜折腾太过的缘故,心底不由得又是一叹。

  怎么说呢,虽然很久未曾练习,可他到底是个武者,很期待以往的那种肢体自然流畅的感觉。

  然而刚一换了这样一个并不经常习武的身子,一开始的时候把持不住急于求成,便难免会用力过猛。身体会有种种酸痛的感觉,也是正常。

  一边默默揉着自己的背,一边睁着眼睛发呆。

  实际上这些天虽然习惯了自己现在的身子,但有时候还是会突然觉得不习惯。

  酷/\匠网U首H.发p

  这种异常的感觉在早晨醒来时最为明显,总要发很久的呆,再怅叹一声,才似乎会有力气去做事。

  早膳有人备好,不需要他操心什么。在这里,除了孤寂无人相伴之外,待遇还算可以。

  吃饭之前他盯着饭食犹豫了一下,才开始享用。

  怎么可能完全放下戒心呢?虽然下毒下药是很低劣的法子,然而谁能保证在这里不会出现呢?

  但他还是选择了吃下去,不为别的,只因为这是他入住璧谢宫的第一天,如果发生了什么事的话,女帝面子上太不好看了。

  开吃之后他发现,这几天的食量有种越来越大的趋势,不知道是为什么。

  按理来说,她的身子,对食物的需求就是那些呀。可能是因为自己开始习武了,比较耗费体力的缘故。

  吃得多,才能长身子呀。

  他这样默默想着,慢慢吃完了面前所有食物,并不理会一旁宫人眼底流露出的些微惊讶。

  另一边,段清黎熬到后半夜之后,也撑不住了,随意脱了衣服之后就去睡了。

  这一觉极沉,然而却醒得早,她睡醒时东边刚刚露出一片白色的天光。

  她面上一片淡漠神色,心里却在想着他,躺在床上发了会呆。

  等头脑清醒了之后,才慢慢穿衣坐起,又开始了度日如年的新一天。

  其实之前,时间虽然过得有点慢,但是还好。分别不过一夜,她已深深感受到了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尤其是那种并不能确定绝对安全的处境。

  可这天和之前相比,除了分别之外,依然很是平淡无奇。

  在这里时间久了,她几乎生出一种错觉来,似乎昆珝从古到今都是这么宁静安闲的,尽管她知道很多年前,其实这里并不平静。

  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只不过今天本来是该去见女帝的,然后有些事情要交给她做,可她临时改了主意,不去了。

  心情不怎么好,加之确实没什么什么太大的兴趣,所以傲慢了一回。

  就算如此,她却也有自己的计划,正在一步步执行。

  除了应付女帝那边的事情之外,她最关心的两件事莫过于毒老和灵钧。

  只是让她心里生疑的是,只是问起毒老而已,却没有人认真回答她,一次是偶然的话,第二次她就起了疑心。

  “属下并不知晓此人的具体下落,可能是由陛下亲自处理的。”

  这样的含糊其词,是在掩饰什么吗?

  以为抬出女帝,事情就能过去了么?

  恰好相反,她反而更加怀疑,毒老的消失,就是因为出于女帝的某种命令。

  而这种命令,十有八/九是在为女帝做事,研究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她想知道毒老的下落,不是为别的什么事,单纯地只是想杀了他而已。

  这种以往有仇而现在又是潜在的威胁的人,能处理就处理了,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分别之后的第一天,就在满心的压抑怅然之中过去了。

  第二天,她终于去见了女帝,但也并没有得到什么命令,只稍稍谈了谈,关于“他”对未来的态度。

  女帝总是不厌其烦地强调她的善意,以及他听话的好处。

  应付过去之后,段清黎回住处的路上,闭目养神之余,大致确定了一下以后几天要做的事。

  然后,一个念头极其突兀地闯进了她的脑海里,她蓦地睁开了双眼,神情严肃。

  她刚刚忽然想起来,如果算着日子的话,她的月事应该是快要来了……

  虽然时间并不是很稳定,总会有两三天的误差,但那也是快了啊。

  并且在月事前几天,是会有征兆的,小腹会有隐痛之感。

  真是不能想象那样的场景……

  她默默叹了口气,心里一急,立刻便扬声道:“去璧谢宫!”

  这样的念头一起之后,便有几分收敛不了的感觉,心似被什么东西抓挠着一般,全是迫不及待。

  虽然是不符合与女帝的约定,但那又怎么样,他本来就是很任性的人,真那么认真才奇怪吧?

  璧谢宫。

  这天轩辕夜上午依旧在习武,这回却对自己温和了许多,已明白就算天赋再如何卓绝,这具身子到底不能承受太多,还是得循序渐进。

  然而身体某些地方的酸痛感,依然没有消散,他迫不得已,中午到床上休息了一下,才觉得好了一点。

  于是又要忍不住默默叹气了。

  这两天他除了想她之外,想的第二多的事情就是,这身子,实在让人又爱又恨!

  睡着的时候不觉得如何,但起床之后,身子渐渐便不再那么暖了,隐约的痛感又浮了上来。

  这回隐隐作痛的地方更加明显,是小腹和腰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