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了几天之后,他们觉得是时候了,段清黎便主动去见了女帝一次。

  “他”能主动去见女帝,这也是头一次,更显出了态度的真诚。

  虽然,女帝从来不在意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就算知道他们从来没有待在这里的念头,她也不甚在意。

  是因为,她根本就不觉得他们能成功。

  所以段清黎也没多掩饰自己忽然间听话的原因,言语间仍然满是对“娘子”的维护之意,更是讨价还价了好一番,力图争取更多的宽松条件。

  “他”能听话,女帝求之不得,自然是全盘答应了。

  最终的结果是,如他们所商量的那样,轩辕夜暂时入住璧谢宫。

  女帝可以绝对保证他的安全,但条件是他们不能见面太过频繁。

  经过不懈地讨价还价,最终见面的时间变成了每七天一次。

  段清黎沉吟了好久才终于答应下来,因为她忽然想起,其实自她与苏家决裂之后,二人根本一天都没分开过。

  现在回想起来,大概已经有近一年了,都是如此。

  忽然之间,心底便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怅然。

  却终究敌不过对安稳未来的渴望。

  有时候,必须要忍耐。

  而她,则是自己提出来,会认真学习作为继承之人该学的东西,除了不能接受的某些事情之外。

  她回到无双宫之后,便差不多要分别了,她自然是要送他去的。

  精致奢华的步辇中,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她只是静静地抱着他,就如以前他时常会做的那样。

  没什么好说的,那些心意情意,彼此都心知肚明了。

  与其说,倒不如行动,把一切事情都做好,才是正事。

  但这几天她时常在思考,这样的决定,他到底能不能做出来呢?

  或者,被逼到一定的时候,他也是能做出这样决定的吧。

  已经在昆珝待了太久,任谁都会心生不安,想要赶快逃离这样处境的。

  …Q看1正;.版&^章$节上酷.a匠&网.)

  轩辕夜自始至终神色如常,并没有显出什么不满之类的情绪。实际上,他也不明拜自己为什么有些时候,会难以决断。

  不过还好,两人互换了身份之后,行事便方便了许多。

  虽然心意相通,但两人有时候考虑事情到底是不一样的。

  她没有他的那么多顾虑,最起码,在对待女帝的时候,不会始终一副冷傲神色,可能对于打开局面,还是很有用的。

  而他呢,虽然以后的日子看起来很闲,没太多的事情要做,但他也有自己的目标,那就是赶紧强身健体,尽力恢复武功,不然拿什么保护自己?

  离璧谢宫越近,便越是幽僻无人。

  虽然选择了这样一个地方,有避人耳目的意思,但人太少了,若是发生什么事情,都无人知晓。

  所以段清黎便命人特别派了些可靠的宫人过来,又分拨了些暗卫。

  即便知道并没有可以完全信任的手下,但有能使唤的人,也总好过没有。

  本来,颜羽是打算他自己和颜落歌也住进璧谢宫,同轩辕夜搭个伙儿,让日子不至于太过清寂的。

  但轩辕夜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连连暗示自己是条汉子!是汉子!

  尽管他知道这是为了照应自己,但还是拒绝了,因为他现在虽然没显露出来,其实还是会时常觉得尴尬,尤其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

  既然这样的话,颜羽只好放弃这样的想法了,只是又私下里拜托了他觉得可靠的朋友照应一下。

  轩辕夜觉得自己的处境虽然不是很好,但暂时也不至于太过糟糕,毕竟派了不少的人手在附近。

  而且,想要害他的话,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除非每个环节都出现问题……

  直到进了他的房间之后,段清黎仍然没想离开。她纵然知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以及两人只是暂时分开而已,仍然不知道该如何迈步。

  沉默了半晌,她终于道:“自己多保重,有事一定要及时联系我……我虽然不能时常来看你,但每天都会注意你的饮食起居……”

  他淡淡笑了笑,神情里本来有些惆怅,但一想自己是个男人哎,现在这种时候应该大丈夫的,脸色便又明媚了几分。

  “我知道,我会自己小心的,你也要小心才是。”他仰起头看着自己那高大的身子,之前有几分不顺眼的地方,现在都顺眼了。

  她轻轻摩挲着他的脑袋,俯身给了他一吻,然后匆匆道:“我该走啦,过几天来看你。”

  “走吧走吧。”他催促道,深知再这样下去,就要没完没了。

  她深深看他一眼,终于决断,转头逃一般的离开了。

  外面已是薄暮渐染,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暮色和树荫里。

  轩辕夜轻轻抿了抿唇,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愣愣坐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始静下心来,呼吸吐纳,认真修习他所学的武功心法。

  她的身体虽然比他娇柔不少,但胜在轻盈且天资好,不知道习武会有什么效果。

  他这么一想,心里充满期待,渐渐也就忘了其他的事。

  而另一边,段清黎回到无双宫,已是近一个时辰之后了。

  今日送别,也算是得知了两宫之间的距离究竟几何,以后若是见面的话,还得计算清楚时间。

  她估摸着,今晚可能都要睡不着了,便准备做些什么。

  他之前所得知的所有消息,关于人事之类的,这几天都已告知她了,而她虽然不怎么感兴趣,但深知自己现在责任之重大,便也在努力记住。

  她觉得,形势目前看起来,还不是很紧迫。但因为他们的终极目的,所以就算再如何安闲,矛盾最终还是会如袋中之锥一般凸现出来。

  而她平日忙不忙,全看自己愿不愿意了。若是愿意的话,可以选择去拉拢人心,虽然最终他们依然是女帝的人;她也可以选择多和女帝相处,显现自己作为继承人的真诚。

  坏处是,可能会在不经意间露出马脚来。

  但这时候,她无比庆幸的是,前段时间她好好读书了,而每次女帝同轩辕夜谈话时,她基本都在场。

  虽然一直安静寡言,但她确实是在场而且从头到尾听完了的。

  所以对于诸多细枝末节的繁琐事情,她都是知道的,现在不至于一头雾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