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未来,听起来真是一个宏大美好的目标。

  他既然如此说了,段清黎心里也暗暗做了决断,只是神情又严肃端然了许多。

  因为她这次去面见女帝,还是从细微之处推知了些重要信息的。

  而且,之前既然已经退让了一步,现在再稍作退让的话,也算是理所应当。只怕,女帝本来就存了让他一步步俯首听话的打算。

  只是,谁能笑到最后尚未可知呢。

  毕竟,谁能想到,“他”已经不是那个他了呢?

  “我们现在还是大略商议一下,以后到底如何做。我暂时还没答应她什么,只说再考虑考虑。”她轻声开口,语气尽量舒缓一点,并不怎么显露自己的忧虑。

  虽然没表露出来,但是她发现,换了他的身子之后,她有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暴躁起来,充满戾气。只不过,对着他的话,自然不能这样的。

  轩辕夜脸上浮着浅而满意的笑,应道:“我知道,你当然不至于这么快就把我给抛弃了。来谈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他乌亮的眼眨了眨,神情里虽然没有揶揄意味,可这话她听了还是有几分不舒服。

  她刚准备开口,他忽的又想起什么似的,“哦”了一声,然后压低了声音,抬头道:“颜羽他知道了,我不太明白他怎么会知道的,可能是巧合吧……”

  段清黎闻言微微一惊,默然了片刻,才道:“他……应该不会乱说的。”

  相处这么久了,她对颜羽其实很是信任的,但这件事,眼下在她这里,是等同于性命的一件大事,不得不慎重。

  轩辕夜轻轻扬了扬唇,点头道:“当然不会,只不过……他也觉得,这可能是我们的一个好机会。”

  他说着,不自觉抿了抿嘴,看起来有几分清淡的惆怅。

  段清黎望着他,一时无言,她也说不好自己是怎么了,为何如此迫切地希望改变眼下的处境,以至于不惜在女帝面前让步。

  可能是因为这次突然的改变,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大了,所以她很希望回报他什么。

  也可能是因为,这真的是一个机会。

  唉,毕竟他平日很果决的,可一涉及到她,有些时候就会有些优柔。再度的让步,他未必能做出来。

  但如果他们和女帝都不改变的话,事态就会陷入僵持,真如陷身于死寂的泥沼没什么区别了。

  A酷匠&《网.)永(久~免费H看…1小X说#

  如果没有机会,那就自己创造机会。

  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共识。

  轩辕夜见她神情惆怅不肯开口,便自己主动道:“她的意思,是让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吗?还是彻底分开?应该是前者吧。”

  “这样的话,你应该要开始处理政事了,我每天……”

  没等他说完,她已接道:“你就独守空闺吧。”

  他略微幽怨地眨了眨眼,轻叹了一声,拿手托着腮,看起来一副娇憨灵动的鲜嫩模样。

  她说完之后,想了片刻,低声道:“其实这样没个名分,确实很奇怪……不过我们虽然这样决定了,在女帝面前,还是要稍稍商议一下。反正,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她的语气严肃而郑重,有点像男子承诺时的语气。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自己都愣了愣,还好他并没有在意这些。

  他反而很乖巧地点了点头,低低道:“其实我也有事情做的,我要继续习武了……”

  这娇嫩的小身子,他想重新习武的话,难度也是不小啊。但不习武的话,如何保护自己?

  她对此并不意外,只道:“嗯……可别伤了我的宝贝身子。”

  话一出口,见他定定看着自己,神情有些不自然,她愣神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这话真是肉麻!

  只好悄悄转过头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了。

  尴尬的感觉消失之后,她才又开口道:“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之前准备了这么久,是时候发力了。”

  轩辕夜神情里无端多了几分轻松,以清甜软糯的声音,懒洋洋道:“你忙你的,我们各司其职……我这样的悠闲,真是难得啊……”

  她道:“这段时间大家都很闲,但过些时候,就说不准了。”

  她虽没到胸有成竹的地步,却能预感到,事情不会这样死水无波下去。至于平静被什么打破,她不知道。却知道,必要的时候,倒不如自己创造机会。

  接下来,她的任务,就是赢得女帝的信任,然后继续熟悉自己的权势范围,以及……

  该解决的某些人,都得尽快解决。该找出来的答案,也必须尽快动手。

  轩辕陵就不提了,虽然很久没去看过他,但关于他的汇报从不少。他现在依然疯疯癫癫、苦大仇深的。

  段清黎现在关心的是,那个很久没露面的毒老何在?还有,之前觉察出异样的膳食中到底放了什么,轩辕陵又是为何会突然之间变得疯癫了的?

  她明白女帝必然暗中做了某些事,却不敢多加揣测,因为能用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她心里明白,但是没有跟他明说的事情是,关于蓝宇之。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安感觉,自从得知了这人更多的信息之后,这种感觉就存在了。

  他真不是个好惹的人,而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既然背景超乎寻常人想象,女帝都没急着铲除他的话……

  在灵钧,他可能会有更加疯狂的举动。

  现在,只等兄长他们从灵钧传回来的消息了。

  虽然她预感局势可能会因此而被打破,却希望事态不要太糟糕。万一复杂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真想象不了会如何结局。

  想到这些之后,她心底又涌上几分无奈。按他暗中谋划换身之事的本意,是为了保她安全。

  暂时看来是这样,只不过如果以后真的牵扯到蓝宇之的话……

  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解决不了。

  武功,她不会武功!

  虽然他的身子是有根基的,然而隔行如隔山,想要短时间内将他所学的东西融会贯通,何其困难!

  她无声地叹了口气,现在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事情该分个轻重缓急。

  武功在最近一段时间,并不是最要紧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