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睡得深沉而安稳,虽然仍然做了些梦,梦境却算得上温馨动人。

  一直到第二天天光大亮,两人才相继醒来。

  尽管已经勉强接受了事实,但刚一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有片刻的惺忪茫然。

  看到对方的脸之后,一下子就完全清醒了。

  两人彼此交换了一会儿各怀鬼胎的眼神,带着满心说不出来的奇异感觉,以及睡饱之后的神清气爽,开始各自穿衣洗漱。

  @/看R:正“版,◎章节K☆上,酷J匠l》网

  之后他们无比香甜地用了早膳,都已经好几天没进食了,没饿成狼也差不多了。

  轩辕夜吃饱喝足之后,心满意足地叹口气,有时候想想在某种时刻,人生的要求就是这么简单。

  和心爱的人一起吃顿饱饭,而不用考虑其他。

  段清黎虽然眼睛在看着他,却在听着漆白对昨日之后事情的汇报。

  消息的灵通,还是很有必要的。

  据说昨夜她不管不顾跑来找他之后,女帝虽然没说什么,但其实有些生气。之后夜间又派了人过来,查探他们的情况。

  听到这里她心里便暗暗一惊,昨夜他们都睡得死,什么都没感觉到,不知到底被查探出了什么。

  应该不会这么快就露馅吧?

  闲着没事,谁会往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上想呢?

  她便微微冷笑了一下,头也不抬便问道:“她,还有什么吩咐么?”

  漆白目光闪动了一下,不卑不亢回道:“陛下希望您,保重身子。”

  她挥挥手表示知道了,心里却在想着,女帝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放过这件事的吧?

  她猜想的不错,他们昏沉度过的这两天,女帝已经将所有相关的人都又盘查询问了一遍,包括那夜前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力图寻找到当时真相。

  可惜的是,一大堆事实和细节摆在面前,却依然无法推测出丝毫背后真相。

  段清黎估计,大概不到下午,女帝就会亲自问她某些事了。

  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虽然她今天精神好了许多,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但背上还是有些疼的。

  她知道,十分之九是因为这身子在坠落的时候,伤到了,好在伤势并不重,再休养两天就好了。

  然而,没等她和轩辕夜一起待多久,就传来女帝的口谕,叫她单独过去。

  听到这条命令的时候,两人微有几分紧张地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是一样的惊疑不定,猜想着是不是被发现了。

  但随即,都镇定了下来。

  轩辕夜抿了抿嘴,如少女送良人上战场一般,懂事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恋恋不舍,点头道:“你去吧。”

  段清黎看得心头既好笑又温暖,不自觉笑意温柔,轻声道:“我马上就回来,等我。”

  刚到门外的颜羽听到这样的对话,莫名有种怪怪的感觉。

  由于时间赶巧,他便退到一旁等段清黎出去。

  二人错身时相互对视了一眼,眸光皆是深邃难明。

  颜羽眼中的几分探询,段清黎看得清楚,但也不便多解释什么,只好轻一点头,就去见女帝了。

  颜羽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依旧是那长身玉立的洒脱自在模样。

  他便默然收回了目光,踏进门去,然后关上了门。

  这里不是轩辕夜原本的住处,是以根本不会布有暗卫,而关门之后,也不会有人打扰。

  轩辕夜看他神情淡漠,一步步走过来,脸色便微微沉了下来。

  他自然不会往不该想的方面想,他只是预感到,有些秘密,似乎要保守不住了。

  颜羽不紧不慢踱至他对面坐下,沉默地盯了他一阵子,低了声音开门见山问道:“你是谁?”

  面对如此简单的问题,轩辕夜竟然没有立刻回答。虽然眼神没有闪躲,但神色也有一分僵硬。

  他面上有几分自然而然的疑惑,表面看起来是因为他们很熟,熟到这个问题很莫名其妙。

  但实际上他在疑惑,颜羽是发觉到了什么,所以这么问?

  要不要告诉他呢?

  这一刻,轩辕夜有几分犹豫了。

  只因为,这件事不仅至关重大,而且匪夷所思。

  见他并没有立即答话,颜羽蹙起眉冷声道:“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轩辕夜眨眼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颜羽轻轻冷笑一声,抿紧了唇看着面前这娇俏的少女面容,继而摇着头重重叹了一声,眼中已有痛心无奈之色。

  他低了声音,微有些咬牙切齿:“陛下有没有看过那本书我不知道,反正我是看过……”

  紧接着话里叹息意味更深:“只以为是胡说八道罢了,没想到,没想到……你为何永远胆大包天?”

  他话既已说到了这个份上,明人不说暗话,再掩饰也毫无疑义了,轩辕夜索性也不再掩饰了,换上一派自然神色。

  “事已至此,就这样吧。”轩辕夜声音淡漠清冷,全然无情。

  颜羽紧拧着眉盯着他,神情中仍然满是难以置信,喉结微微动了动,看神色似乎有很多话想说。

  然而考虑到隔墙有耳,他只好简洁问:“我不知道你怎么成功的,但你难道没考虑后果吗?”

  “后果?我不知道有什么后果。”轩辕夜依旧一副漠然神色,然而心底却也忍不住担忧起来,万一真有什么不良后果怎么办?

  颜羽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木已成舟,再说什么都无用了。

  他本就心有怀疑,今日只是来验证一下而已,而且比预想之中的还要迅捷就得知了真相。

  本来有几分暗暗自责,因为前段时间他们联系不是很紧密,谁知道轩辕夜在密谋这档子事?

  但仔细一想,就算每日见又如何,既是然有心瞒着,怎么问都不会说的。

  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良久,他终于低低叹息道:“真是管不了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轩辕夜心中本来也充盈着一种类似感动的情绪,但一想到以后,神色便又肃穆许多,淡淡开口:“以后,其实也没什么分别,该如何便如何。”

  颜羽却话中隐有期待道:“或许,会是个好机会……若有益,也不枉你费尽心机一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