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问出以后如何这种问题,其实便也意味着,她暂时不准备再追究这件事了。

  虽然火气还没有完全消散,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暂时又没有办法改变,她能怎么样?

  而且,他的心意和目的,她不是不明白。

  心底早就被一片沛然的感动填满了,生怕此生无以为报。

  这个世界,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其实规则很简单。

  那就是人心换人心啊。

  孟子说过:“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

  所以,既然他将她视为独一无二的珍宝,那她也只好,同等为报了!

  之前的愤怒,一半是因为他又一次瞒着他们做事,一半是出于担忧和感动。

  她以他的身子,他的语气,他的认真态度,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立誓一般说道:“以后,换我宠你、保护你咯。”

  轩辕夜抬起眼,看见她眼中一片不容拒绝的神色,心里漫开一阵温暖的悲凉,不由得轻轻一笑。

  其实么,他并没操心过自己到底会如何,那早就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啦。

  她自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异常愤怒,有什么事应该一起承担,他却时常想风雨一肩挑。

  有一种莫名的见外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静默了片刻之后,轩辕夜声音低沉,语速急了几分,认真道:“不知道这次之后,事情会不会有什么变故。但我们,确实也该做些什么了。”

  此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是应该不断地先认识、结交可以拉拢的有才之士,稳固自己的根基,扩大自己的实力。

  然后,寻找或者制造机会,离开昆珝,远走高飞。

  甚至于,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不介意制造些什么事端。

  只要有益于他的自由,他都会去做的。

  段清黎静静看着他,等待他做出决断。

  她知道,以后在别人看来,她就是他们唯一的少主殿下了。

  虽然说,安全方面提高了很多,可生活也不是绝对的安逸,上有女帝,下有各种属下,中间还有诸如托娅公主这样的麻烦需要解决。

  每走一步,都必须要小心翼翼。

  因为现在的一步,可能决定了将来的走向。

  更因为,她并不是代表自己一人,还必须尽力保全其他人,尤其是他。

  “不管做什么,我们都要在一起。”她脸上没什么表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如寻常闲谈一样。

  因为这种想法,早已深入骨髓。

  他伸出纤细白嫩的手,将她脸上散乱的发丝拂到一边,沉吟了片刻,才再度开口。

  “在一起是最终目的,过程如何都无所谓,你要始终记住这一点。”他目光坚毅,但因为在她的身子里,此时那娇俏的脸上便显出几分英气。

  段清黎抿了抿唇,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他已经做好必要的时候受委屈的准备……

  她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形势到底会如何变化,一时之间,内心备受煎熬。

  “我把身家性命,都交到了你手上,是因为相信你。”他声音极轻,轻柔如羽毛一般。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子五感敏锐,耳力尤佳,她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她神色复杂地看着他,极缓慢,却极认真地点了点头。

  她心里怎么会不明白,对于某些人来说,有些东西是至关重要的。

  比如雄鹰的双翼,剑客的右手,皇帝的皇位。

  而他,心甘情愿把现在手里最大的底牌交给了她,好比甘愿剥落自己一身金色光环,布衣荆钗站于尘埃。

  她忽然道:“我刚刚说的那些,是逗你的……”

  刚才才见面不久,他态度太过顽固,所以她口不择言,说了好一通诸如左拥右抱之类的话。

  他轻柔一笑,淡淡应道:“我知道。”

  但下一个瞬间,他便是面色一变,冷冷道:“但是,不准和男人接触太多!”

  哼!

  别以为你现在披着我的外皮,就可以去勾搭别的男人了,被我发现就等着好瞧吧!

  她看着他那满是醋意的小眼神儿,不自觉地宠溺一笑,却并没有辩驳什么,反而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样还差不多。

  他翻了翻黑多白少的眼,神情里又浮现出几分满意来,才继续道:“认真说起来,其实这样没什么问题。我信你的能耐,而且又不是断绝联系,我们能随时联络的。”

  段清黎沉默地点点头,心里却有几分忧虑。

  (J酷{‘匠☆$网N永8久a免费ll看/)小说v"

  因为从这次他们无故坠落观星台,就能看出某些问题来。

  她醒的时候,根本连他的影子都没见着,后来才知道是颜羽在照看。

  仔细一想的话,就能明白其中缘由。固然是因为颜羽是个合格可靠的朋友,但也说明了她的处境。

  就算受了再重的伤,女帝都懒得管她。哦不,可能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保住她的性命,免得他情绪震动。

  而这一次变故陡生,女帝借此机会不让他们再见面也是可以的。

  但既然之前有约在前,距离三个月期满还很早呢,她倒也不至于这么做。

  却只能说,是目前没动静而已,不知道女帝以后会有何种打算,反正不会再这样下去了。

  他静静看着陷入沉思的她,看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脸,顿时就回过了神,唇角无奈地弯了弯。

  他轻声道:“这件事,除了对我俩有影响之外,其实不会影响到最终的结果。你尽管拿出底气,做你想做的事就好。”

  “之前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做准备,总被各种各样的事情耽误。在找不到机会的时候,就只有自己创造机会了。必须得主动一点了!”

  段清黎神情颇为忧虑地点点头,她现在并没有想好以后具体如何做,不管有什么计划,总会感觉局势不稳定,计划就不可靠。

  静默片刻之后,轩辕夜忽然轻轻啊了一声,脸上突兀的浮现出了两朵红晕。

  “怎么了?”她敏锐问道。

  “嗯……那个……”他支支吾吾,眼珠子转了转,还是没说出来。

  她满眼疑惑地看着他,莫名的也觉得有几分尴尬。因为,男女到底是有区别的,她懂。

  犹豫半天之后,他终于承认道:“呜,我,想……如厕……要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