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说我就走了,再也不理你了。”

  段清黎睁眼看着上方的空处,低低开口道。

  其实她不能理解,他到底有什么事是必须隐瞒着的。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已经知道了两人的变化,他还想掩饰什么?

  这样有意思吗?

  她一再追问之下,轩辕夜幽幽叹了口气,好像这样心里就能好过些似的。

  他终于声音稳定得没有丝毫波澜地开口,却压低了声音:“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不知怎么回事……”

  刚一说到这里,他就被她黑沉沉的眸子瞪了一下,不由得警惕地注意了一下四周的动静。

  有时候有一种草木皆兵的感觉,真是不好。

  不过,他们现在说的事情,应该不会有人猜到到底是什么吧?

  只要别露出太大的马脚,是不会有人往这方面想的。

  段清黎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声音里又有几分凶:“不准说谎!”

  没等他变脸露出委屈神色,她又眯眼道:“真是得和你好好算账,事不过三!”

  轩辕夜刻意无视了她提起来的之前的事情,只微微撅了撅嘴,极为勉强地承认道:“这次,我确实不对。”

  段清黎轻哼一声,慢悠悠翻了个白眼,对于他终于能认错了,表示欣慰不已。

  却听他继续道:“我看了一本书,上面记载了一个方子,于是就照方子试验了一下,嗯,就是这么简单。”

  她听明白了其中大致因果,却恨恨的眯眼,真是简单啊,说得太轻巧了!

  说得就好像随便试一下,就能成功一样。

  她心知肚明五星连珠的天象在这件事中必然极其重要,然而究竟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她丝毫不知,更不知道会有什么坏处。

  她冷冷问道:“凡事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瞻前而顾后。药不能乱吃,是药三分毒。你怎么知道你的方子没有什么害处?”

  这么一想的话,她就觉得他这个人其实很是奇怪,有时候明明小心谨慎,但有时候却又能如此胆大妄为,也是让人不能理解。

  轩辕夜轻轻一叹,语调里有几分说不出的沧桑意味,回道:“你没听过病急乱投医吗?走投无路的时候,谁会想那么多。”

  她被说得一怔,很想反驳什么,却又不好说得太直白。

  走投无路,前面是没有路了。可他们呢,并没有到那种地步吧?

  她才不相信他们会一直受困于如此境地呢。

  于是,她黑如水晶的眼里,一股怨愤意味并没有消散。

  见她目光幽幽地盯着自己,满脸愤怒,轩辕夜先是心虚地垂了垂眸,然后忽然抬头,动作飞快的凑到了她跟前。

  紧接着,毫无征兆的一个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他眨着剪水双瞳,可怜兮兮的哀求道:“人家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嘛。”

  段清黎眼神顿时幽怨起来,她轻轻皱着眉,一边摸着脸上被他亲过的地方,低声问:“我就问,你怎么下得去嘴呢?”

  自己亲自己?

  虽然心里都明白不是这回事,但表面上看起来,并无什么区别啊。

  好吧,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大,但是要继续深入思考,一直保持着这个样子的话,将来还要不要洞房了?

  反正,她是做不到的……

  轩辕夜疑惑地看着她,摇了摇头回答道:“为什么下不了嘴?毫无阻碍啊。”

  段清黎只好叹息一声,你脸皮厚,你赢了。

  过了会儿,她又神色肃穆的问:“你的方子里怎么写的,会一直这样吗?”

  他低着声音,语调是一种云淡风轻的担心,回道:“不知道啊,我不也是第一次用吗?”

  段清黎一时竟然无话可说,只好目光哀悯地看着他,语气是恨铁不成钢:“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敢用?就不怕出事?”

  他一脸茫然,语气有几分无所谓:“能出什么事?大家不都好好的嘛。”

  她又叹了口气,然后发觉跟他在一起之后,有时会忍不住叹气,不然的话没法排遣心里的郁闷和无奈。

  她姿势慵懒地躺着,低声道:“不跟你说了,我真是头疼。”

  他乖巧地伸出他的小手,轻轻揉着她的太阳穴,一边柔声问道:“哪里疼?我给你揉揉……”

  他又解释道:“唉,那天不知怎么的,我们俩就从观星台上掉下来了,但我对此毫无印象,当时只觉得很困很想睡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应该没摔得太惨,不然……”

  他说到这里,又顿了一下,然后赎罪一般的问道:“你是不是摔到脑袋了?”

  段清黎白了他一眼道:“要是摔到脑袋,早就成西瓜了……是被你气的。”

  t酷p匠P网w正,版☆}首%L发¤`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也可能和之前连绵不断的梦境有关。

  对了!

  一想到这里,她此前一直忽略的一个问题,忽然间浮现在脑海里,让她立刻万分清醒。

  她之前一直在忙着生气和消化种种记忆,并没有想太多,这时忽然想到……

  身体里应该是留存着一部分记忆,所以她才会有他的记忆,那么他呢,是不是也一样?

  所以,她最大的秘密,无可遁形?

  简直要满身冷汗了。

  她眯了眼,试探一般的,缓缓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有没有做梦?”

  他睁着一双漆黑纯净的小鹿一般的眼眸,诚实回道:“我才醒没多久,确实是一直在做梦,想醒都醒不了啊……”

  他忽然注意到问题的重点,于是眯了眼问道:“你也做梦了?有没有梦见我!”

  从他的表情里,她看不出有丝毫异样,又不好直接问,便也老实答道:“梦到了,梦里都是你,调皮捣蛋得我都看不下去了。”

  轩辕夜嘿嘿一笑,躺到了她旁边。笑声听起来有些傻的,笑容里又全是心满意足。

  然而可能因为这张面皮的缘故,在橙红的烛光里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娇憨意味。

  段清黎忍住了胳膊上即将涌起来的鸡皮疙瘩,毕竟想到以后某些可能,现在的这些小事,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而且她发现,自己的脸,看起来很是乖巧可爱的。

  她深深吐纳,伸手抱紧了他娇软的身子,在他耳边低声问道:“我们以后,怎么办?需要我做些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