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度清醒之后的反应,可谓是完全在女帝预料之中。

  所以,她也吩咐过,一切随他,反正管也管不了。

  浓黑的药汁泼洒出来,渐渐被吸进地毯中,散发出一股浓重的药味。

  段清黎根本懒得多看,更不想去管这到底是什么药,她满心满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见到他。

  天知道现在他,或者说“她”变成什么样子了。

  身体有轻微的不适之感,后背有点僵硬的酸痛,而睡久了之后猛然起身产生的晕眩感还在。

  但她顾不得这么多,烦躁地沉声道:“说!”

  那宫人被吓得皱起了五官,忐忑地断续回道:“段姑娘在偏殿之中,由颜公子照看着。”

  段清黎闻言略略松了口气,觉得他现在的处境应该还好,但这并不妨碍她尽快赶过去见他,然后……

  把一切问个清楚!

  除了知道他的安危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真相。

  每次,都是等到事后,乃至事发,他才让他们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一点都不好,会让人觉得自己很蠢,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扫了一眼屋子,抓起衣服,快速地一件件套上之后,她一言不发,眼神却凶恶异常。

  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愤怒而已,在他身体里,就会变成一种几乎想要杀人的冲动。

  实在太暴戾了……

  但她确定自己不会那么做,所以一言不发,免得开口就是雷霆般的怒焰。

  自己动手大致穿上了衣服鞋袜之后,也不管自己此时脚步有些虚浮,身上有几处痛得不行,她大步走了出去。

  外面寒冷依旧,到处都有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然而刚走出去,尚有一群人想要拦住她。

  她未及细看,脚步不停,便双眉一拧冷冷道:“滚开!”

  身份尊崇独一无二,再加上此时这副凶巴巴的表情,再也没人敢招惹她。此后,便一路通畅,一直走到颜羽所住偏殿。

  t酷b匠¤√网B正…版^F首发X

  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赶路太急,她微微有几分气喘,心跳也异常快。

  赶到殿里之后,又抓了个宫女问了清楚,她便朝他的住处一步步走了过去,目光冷凝成一汪千年寒潭。

  到了这里之后,除了一直念着的要找他算账之外,她尚在思考,他俩身份互换这件事,除了他们本人之外,还有其他的人知道吗?

  要不要告诉颜羽呢?

  段清黎在犹豫,她知道这件事异常重大,绝对需要万分保密,否则可能会有不可预知的危险。

  所以,见到颜羽之后,如果他不知道,就没有必要告诉他了。

  她不知道这个秘密能保守多久,但起码目前,为了他,她一定要守口如瓶。

  她站在门口,目光幽冷地看了里面一会,直到那道娇俏的背影僵了僵,慢慢转过脸来。

  段清黎望着里面的人,不自觉地眯起了一只眼,脸上的神情,几乎可以用冷酷无情来形容。

  自己那张脸,明明很是熟悉,可这时候她看在眼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试想,某个人看见自己的脸,一模一样的长在了别人身上,会是一种什么心情?

  而比这还要离谱的是,是通过自己的眼,看到了自己整个人,还不是在照镜子!

  唇角牵起一个若有若无的带着冷意的笑,她大步迈进屋去,自始至终,双眼都紧紧盯着他,或者说,“她自己”。

  轩辕夜微有几分心虚的低了低头之后,又立刻抬起脸,娇嫩如花的小脸上露出几分期许来,目光也变得闪闪发亮。

  真是满脸期待和满足啊。

  看“她”这副表情,她便知道,就是他,没错!

  段清黎目光依然幽冷,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之后,沉默地看向一旁的颜羽和颜落歌,神色中赶人的意味不言自明。

  颜羽见他神色有异,心里生出几分疑惑,但仍有几分释然地打招呼道:“你终于醒了,快两天了。”

  段清黎默然点点头,漆黑的眸子仍然望向那个娇小的身影。

  颜羽不明白他为何横眉冷对,但很快便做出了决定。

  虽然还有些问题要问,以及满心疑惑和猜测,可他还是起身,拉起一脸茫然的颜落歌就走。

  屋中很快便只剩两人了。

  段清黎面沉如水,一步步朝他走过去,站到他身边之后,垂了眸冷冷地看着他。

  这种从未有过的居高临下的感觉,和他怯怯抬起头脸上露出的明显的心虚表情,又让她心里一恼。

  她便忍不住俯了身,大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脸看着她,低声开口问道:“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轩辕夜眨着烛光下越发显得黑白分明的水眸,看着近在咫尺的自己的脸,无缘无故便笑靥如花,却装傻道:“解释什么?人家现在,脑袋还有点晕呢。”

  段清黎一言不发,却直接伸手抱起了他,任他大呼小叫也好,将他抱到了床上。

  “来,我告诉你,解释什么。”

  躺在被子上,他墨发披散开来,她拿黑沉的目光睨着他,一瞬不瞬。

  事到如今,还继续装傻?当她是骗大的不成?

  见他眨巴着眼露出一脸谄媚的讨好的娇笑,她顿时皱了皱眉,抬手揉了揉他的脸,压低了声音愤愤道:“我的脸上,不准出现这种恶心的表情!”

  轩辕夜顿时愁眉苦脸的,大睁的漆黑双眸越发水汪汪了。

  段清黎恶狠狠地瞪着他,小声警告道:“不准哭!再哭我掐死你!”

  他皱着精致的小脸,和她对视之中,缓缓地眨了眨眼,表情没再那么夸张。

  然而这回变成了语调夸张,一脸委屈地怯怯道:“你好凶……”

  这刚一见面不久,他心里便有了些微不安。

  本来还为计划成功开心不已,现在却在想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不然的话,身份是相互换了,可为什么,她变得这么凶巴巴的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他忽然觉得,给自己挖了个巨大到几乎可以当坟墓的坑。可问题是,自己已经跳进来了……

  段清黎则是看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奈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