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如浪涛般冲刷着内心深处,使得段清黎从深沉连绵的梦境中惊醒。

  然而刚一睁开眼,她便觉察出,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

  五感并没有丧失,都还好好的,她能看得见头顶上方花纹细致繁复的穹形帷帐,能闻得到空气中让人安神静气的淡淡熏香。

  r{更l新r最5●快。上,酷匠m|网==

  所以,同样能感觉到,自己锦被之下的双腿,似乎忽然变长了很多?

  平时,因为体形娇小的缘故,躺进被窝之后,总会觉得被子很宽大。但今天,似乎只是动一动腿,便能伸出被褥之外了。

  脑海中浑沌一片,最近发生的事情和很久之前的事情混杂在一起,在她头脑中叫嚣着,让她觉得头痛不已。

  最诡异之处在于,有些明明是不属于她的记忆,却毫无阻碍的浮现在她眼前!

  而那些记忆只肆虐了片刻,她的被动处境便因为心底强烈的震动而有所改变。

  尽管只是几个不连贯的场景而已,尽管未曾亲身经历,她却直觉一般知道,那是应该属于轩辕夜的记忆才对!

  不管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理智还没有退场。

  是理智让她从旧事记忆中突围,回想起了凌晨时候那妖诡的感觉。

  可此后呢?记忆却如一片空白一般,什么都不剩了,以致于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趁虚而入。

  一边震惊于她为何会有他的记忆,一边如闻无声惊雷一般,周身蓦地一僵,心中充斥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不安。

  一直有人在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她,毋庸置疑。

  那样犀利的目光,几乎要将她灼穿了。

  没有回头,她以眼角的余光看见了崇华女帝那张能看得出明显担忧的脸。

  心底的不安,顿时涌动得更加疯狂了。

  到底怎么回事?

  段清黎清楚的知道,女帝对她从来都是漠不关心,而即便是用脚趾想也知道,普天之下能让女帝露出担忧神情的,只有她唯一的儿子轩辕夜啊。

  一时之间,她难以掩饰眼中的震惊之色,然而因为肌肉僵硬,脸上表情也是如此,倒也没显出太多异样来。

  但她锦被之下的双手,却轻轻颤抖着,悄然摸了摸自己胸膛,双腿亦是轻轻弯曲了一下,明显地感觉到……

  胸前没有二两软肉,腿似乎长得难以置信……

  反正都不是她的……

  她正被这些发现震得微微愣神,心脏倏然开始猛烈跳动之际,忽然听到一声虽然不是很大,但对她而言如石破天惊一般的呼唤。

  “轩辕夜!”

  她再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震惊,猛然转过头去看着女帝,清晰无比地看到对方脸上的忧虑,自然而然地紧紧蹙起眉。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此刻,她在想,是不是需要一面镜子,来证明她那匪夷所思的猜想?

  但随即,她就觉得不用了,女帝的态度已经告诉了她一切,只是她自己不敢相信而已。

  她,变成了他?

  这时候,即便她再蠢,仔细回想之前一段时间他的所有异常,也知道这种突兀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变化,并不是自己发生的。

  而是因为他耐心又不可告人的仔细谋划!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便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怒气,直冲入顶,漆黑双瞳之中立刻窜起一股明显的怒火。

  他到底,在开什么玩笑!

  一边暗自骂自己太过愚蠢,直到此时才终于明白他的目的所在,一边却又觉得事情太过惊人,说不定是自己在做梦呢?

  毕竟睁眼之前,陷身于连绵不断的梦境之中,几乎难以挣脱。

  可她,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理智的,理智告诉她,这并不是做梦。

  或许是盯着别人又不眨眼的时间太长,以至于让对方产生了几分不安,所以她又听到一声略有几分小心翼翼的探问:“你怎么了?现在感觉如何?”

  她只感觉头痛欲裂,虽然身体可以活动,却总有一种似乎来自于灵魂的僵硬感,以及若有似无的痛。

  脑袋痛得几乎不能思考,她紧皱着眉闭了闭眼,再度睁开之后,脸上表情已有几分凶恶。

  极为努力地尝试着开口,声音压抑而嘶哑,几乎分辨不出原本的音色。

  她恶狠狠询问道:“他在哪里!”

  那个混蛋是变成她了,还是怎么样了?是活着,还是……

  虽然她知道自己问的是“他”,但在北境通行之语中,听起来却和“她”是一样的。

  所以,女帝闻言便稍稍松了口气,因为这样看起来,他还是很正常的。

  只不过,被人发现时,他们是躺在离观星台顶部最近的一个平台上。

  距台顶只有一丈多高,也算是运气不错,却不知道有没有摔到脑袋。

  可他们到底是怎么掉下来的,以及为什么非要到那里去,尚存在诸多疑点。

  眨了眨眼,女帝安抚他道:“她没事,有人照看着。”

  段清黎闻言心中又是一震,万分迫切地想要见到他,然后问个清楚!

  可是在此之前,她尚不知道,女帝口中所谓的“她”,到底是不是轩辕夜呢?

  本以为重活一回已经是极其诡异的事情了,没想到活着活着发生了更加匪夷所思不能置信的事!

  出于燃着怒火的迫切心情,她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挣扎着半坐起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去找他!

  毕竟,其实心中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不断蔓延的担忧。除非自己亲眼看见他,否则怎么都不能安心。

  然而刚一坐起,先前一直隐隐然的痛感,似乎都在此刻爆发出来。

  说不清是肉痛还是骨头痛,疼痛感自肩胛之下一路蔓延到尾椎,到盆骨,稍稍一动便觉得难以忍耐。

  她忍不住皱起了眉眼,面色瞬间苍白一片,双手骤然握紧了。

  而因为剧痛导致心神失守,先前一直在压抑着的他的记忆,此时卷土而来。

  纷嚷,庞然,烦乱,似荒烟野草疯狂蔓延,如漫天烟花凌乱出现。

  千军万马,血光,厮杀,刀剑……

  混乱,一片混乱。

  她尚未来得及再说一句话,便觉得一阵不知何处而来的虚弱感,加之脑中纷乱至极,眼一闭又躺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