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意识仿佛已急速地从身体里剥离,两人皆是双眼紧闭,无缘无故地彻底昏厥。

  星光与血光交相辉映,不过片刻,便有一股大力不知从何处沛然传来。

  如妖风一般猛烈诡异的力道,以纸上的阵法为中心,骤然爆开。

  他们的身子如纸片一般的,被吹拂而起,坠下高台而那张纸,确切地说,是那个无名阵法,此时灼灼地燃起了血色焰纹。

  不过片刻,一张纸便化为了灰烬,随风而散。

  空无一人的观星台上,一片死寂。

  天色,依旧晦暗难明,正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半个时辰之后,寅时末。

  晨光熹微,女帝此时刚刚睡醒。

  天极阙宫门之前,忽然有人匆匆来报。然而因为身份、品级的问题,不能进去。

  但他带来的消息,一层一层急速上传。不过半盏茶时候,未及梳洗的女帝已得知了消息。

  尽管精致秀逸的脸上毫无波澜,目光甚至不曾有丝毫闪动,然而下一个瞬间,她却双眉一拧,抿紧了唇。

  她什么都没问,来报的人已经一句话说得清清楚楚了。

  “大半个时辰前有人发现,殿下坠落观星台,昏迷不醒!疑似殉情……”

  时间、地点、事件、结果,唯一缺少的便是处置办法。

  殉情?

  殉情?!

  这个词女帝来来回回想了两遍,一瞬间心底生出的不仅有担忧,更有说不出的恼怒和怀疑。

  是,司天监的人和轩辕夜说了些什么,她都知道,自然也包括昨天他要去观星台的事情。

  按照惯例,她只是保持着情报的通畅,并没有干涉什么。

  所以,他既然说了不希望有人打扰,她便也没派人看着。反正,并不觉得他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但不派人手的后果就是,一大早就听到了这么一个让人难以相信的消息?

  殉情?殉个情,为何要如此复杂?

  非要舍近求远,特意跑到观星台上跳下?

  非要选在五星连珠这种特殊的时候?难道下辈子可以投个好胎不成?

  是吃得太饱还是太过悠闲?

  或者,一不小心失足滑落也有可能……

  胡思乱想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她随即沉声问道:“伤势如何!”

  观星台有多高谁都知道,不过从不同位置掉下去,加上运气的话,结果是会不一样的。

  {酷P'匠R网u,首i|发bs

  可她开口问了之后,便立刻后悔了,因为有时候真正的伤,从外面看不出丝毫,问了也是白问!

  所以没等回答,她已急急命令道:“传令漆白,速去观星台处理此事,带他回无双宫;传令墨白,速去请云叟到无双宫候着!”

  一语毕之后,她不再言语,面色已有几分阴沉。

  胸膛里充斥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混合了担忧的愤怒,似乎想发泄都无处可发。

  不知道这件事是意外还是怎么的,反正结果都是差不多的,只看情况到底多严重了。

  她很清楚,非死即伤。

  真是飞来的祸患。

  然而这一系列事情混杂在一起,她依旧不明白,他究竟是为什么,要去观星台看五星连珠?

  这次,女帝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担忧焦虑之感。

  略略洗漱之后,随意挽起了一头长发,她便动身前往无双宫。

  派去处理此事的人,从来都是手脚麻利,不会让她失望的。

  这次,也不例外,然而她还是等了小半个时辰,才见到自观星台而来的人马。

  她一见到轩辕夜,自然是要确定他现在是生还是死!

  毫无意外的,他满身冰冷,是因为暴露在冷风中久了而人又昏迷的缘故。然而让她觉得安慰的是,可以确认他还活着。

  但奇怪的是,除了脸上、手上有被东西划破的小伤痕之外,单从表面来看,他身上什么伤口都没有。

  她又看了看同样昏迷不醒的段清黎,确定这姑娘也几乎是同样的症状。

  心下虽然稍安,然而却更加疑惑了。

  只得等云叟他们诊过了再说。

  一群人簇拥着轩辕夜,将他抬进了屋中,仔细查看。

  此时人人都提心吊胆的,谁都不明白为何突然之间发生了如此巨大又恐怖的事。

  颜羽同样住在无双宫中,但是在距离正殿有一段距离的的某个偏殿之中。直到此时,他才从一个宫人那里,听到了这个令人骇然的消息。

  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得愣了一瞬,之后,他匆忙吩咐人照看还没起床的颜落歌,便急急朝主殿赶了过去。

  一路上他都在想,自己近来消息有点不够灵通啊,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这样的念头只是一瞬,他反复在想的,只有一件事。

  他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便是,那个家伙又在筹谋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殉情什么的,一点可能都没有!

  如果不是不可告人,为什么他连他们夜间去了观星台都不知道?

  虽然他现在每天脱不开身,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轩辕夜根本就是在刻意隐瞒。

  再联系到之前的种种异常,颜羽几乎是可以肯定了,他一定是有所图谋,只是不知道这一出到底意图何在。

  来到主殿之后,便见这里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只是外面人来人往的,里面却紧张到鸦雀无声。

  他略略看了看,觉得暂时是不能看得到轩辕夜了,因为人多。但一转身之后,从门外瞧见旁边屋中软榻上躺着段清黎,旁边围着稀拉拉的两三个太医。

  这就是待遇的区别。

  他没多想便走了过去,亲自看了看她情况的同时,同几个太医打探了一下消息,却也没得到多少有用的东西。

  直到明白他们二人都并无严重伤势,他才放了些心,却依旧有说不出的焦躁。

  很想立刻就问清楚,那厮到底在干什么!

  找了几个宫人安置好她之后,他终于得了空去见女帝。

  “陛下,”都是崇尚简洁的人,颜羽便极简地行了礼,之后开门见山问道:“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会如此?”

  女帝坐在床边,轻轻点头表示看见他来了,同时抬起目光灼灼的眼,敏锐地抓住了每个值得怀疑之处。

  下一刻,她便冷声问道:“你的意思是,他昨晚去哪里做什么,连你都瞒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