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

  段清黎听到纸张的响动,自然而然地询问道。

  同时,她心里有到一种奇特的不安感,仿佛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然而,理智却告诉她,这不过是一种荒谬的错觉而已。

  轩辕夜细细摊开那张并不很大的、只有一尺见方的纸,两手抓得紧紧的,修长凌厉的眉往中间轻轻拢着,不时抬头朝天空中五星的位置看上一眼。

  饶是脑中忙碌不停,他依然有空回答她:“这是求子灵签啊,五星聚,祥瑞出……整整五个诶!”

  随即他又自言自语道:“会有五个孩子噢……不不不,是有五颗星。这五星……应该是这样……这样才对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张纸颠来倒去地翻着,似乎在确定,到底该怎么拿才合适。

  段清黎看得莫名其妙,觉得他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正在密谋一件什么大事,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的大事。

  很显然不会是前一种可能,那就是正在筹谋一件事。

  可,到底是什么?

  连如此珍贵难得的天象都能涉及到?

  轩辕夜抽空极快地看了她一眼,面色紧张凝重。然而他的眼神很奇怪,似乎看到她了,又似乎什么都没看见。

  他就是有一种让人很无奈又很羡慕的本事,那便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迅速沉浸在要做的事情中。

  这种良好的习惯,是在长期的冥想之中形成的。

  几乎是出于本能,段清黎不自觉地下意识看了看四周,清晨凛冽的寒气里,那种莫名的不安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简直要勾起她的惶恐情绪了。

  视线里充斥着一片淡而薄的微光,她看着面前俊挺颀长的身影,往他那边走了两步。

  然后,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她会突然伸出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袖。

  轩辕夜被抓得一怔,只不过一瞬间的触感而已,他却似乎明显地感觉到了她内心的强烈不安。

  他开口问道:“别怕,怎么了?”

  随后,他又仓皇地抬头,看了天空一眼。可这时候,他腾不出手来安慰她。

  两人的发丝被风吹得飘扬起来,静默地飞舞着。

  四下一片寂静,仿佛永远只有他们两人在这里一样,就连段清黎自己都有几分难以置信,他们居然在这里待了这么久。

  她慢慢松开了手,沉默地看着他蹲下了身,将那张视如珍宝的纸小心地摊在地上。

  他对她道:“过来,小心它被吹跑了。”

  她还是想不明白他到底在做什么,此时却依言如他一样,蹲了下去。

  终于有机会看看纸上到底写的什么,然而似乎全是细小的密密麻麻的字,在晦暗的黎明之时,除非趴到纸上才能看清楚。

  轩辕夜神情凝肃地又抬头看了一眼天,这时候五星越发明显了,然而旁边有一片缓缓移动的云朵,看样子再过一会,就要飘过来了。

  必须抓紧时间了!

  只是,似乎依旧少了些什么。

  他极快地回想了一遍,从解读口诀到画出阵法,他苦思冥想了许久的,绝对不会出错。

  现在,五星已现,阵法虽小,但其实是以各种所需的材料制成,方位也没错。

  可现在,丝毫动静都没有。

  同她大眼瞪小眼了一阵,彼此眼中都有深深的疑惑,原因却是不一。

  他垂下眸去,瞳仁快速地轻轻颤动着,满面凝重的沉思之色。

  握了握有几分僵硬的手之后,他似乎终于想到了什么可能,暗一咬牙,伸出了左手的同时,右手已在腰间摸出了一把银质短刀。

  虽然这东西没什么太大的用处,但身上带些便携武器,不至于手无寸铁,这是江湖人的习惯。

  段清黎越发疑惑地皱起眉,看他一眼不眨地在左手食指上划了一刀。

  殷红的血,立刻滴落到了地上平摊着的纸上,洇湿了一小片。

  “手。”他言简意赅说道。

  她立刻领会,未及多想便顺从地伸出了手。

  几乎是立刻,她白嫩的手指被他划破了,她同样一眼不眨地看着鲜血滴落。

  这是要干嘛?歃血为盟?

  轩辕夜锋利的眉轻轻敛着,握着她的小手,让她的血滴落在纸上的另一个地方。

  她的伤口其实并不深也不长,浅到只有两滴血落了下来。因为他觉得,如果这次失败的话,她岂不是白白受伤……

  他面色凝重地看着地上纸张,又看了看天空,轻声道:“不要挡到光。”

  同时,他自己也朝后挪了挪,让出位置。

  她脸上已露出了些不能理解的神色,如果不是了解他的话,她定然觉得这是个疯子。

  可就算了解,她依旧不知道所有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算了,等他发完疯再说吧,看现在这表情,一定没心情多说什么的。

  然而她后退不久,这一念刚落,便见纸上的血迹,似乎出现了些异样。

  天色昏暗,让她觉得自己是出现了错觉。

  明明是在纸两端的血色,忽然间开始如活物般蠕蠕而动,渐渐朝中间聚拢。

  她震惊得瞪大眼睛,急忙抬头看他,发现他也大睁着双眼,一眼不眨地看着地上。

  一种自脊背蔓延上来的恐惧感,突然间攫住了她的心脏,根本说不清到底为什么。

  b更kl新c*最快上u5酷)匠网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五星,发觉自己有几分视物模糊,只能看得出最明亮的启明星了。

  随即,她立刻意识到,不止是视物模糊了,好像连意识,都跟着模糊了起来。

  整个人,如同踩在了云端,又如同喝醉了酒,更仿佛只是忽然之间,人便沉进了一场绵长的梦中……

  轩辕夜亦是有这种感觉,却在意识开始涣散的时候,闪电般的伸手紧紧抱住了她。

  下一刻,有无形的光柱自那方正的纸上冲天而起,纸上血色合为一片,又自动形成了一片繁复无解的纹路,如同来自上古洪荒。

  人眼看不见的细碎光芒,从天空中的星子中灌注下来,渐渐同观星台上的光柱汇集。

  几乎只是眨眼之间,纸上血光一闪,某种变化已悄然发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