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打心底来说,轩辕夜对于女帝的看法,完全认同。

  不管什么天象,日升月落、斗转星移也好,五星连珠、白虹贯日也好,其实都是自然而然的。

  换句话说,它们总是要出现的,不因为什么人、什么事而有所改变。唯一有区别的,就是出现的时间和次数而已。

  但这次,他必须要抓住这次可能的机会,去尝试某些事情。

  就算知道未必能成功,但还是要试一下。试与不试,里面的区别很大。

  极短的时间里,他已回想了一下那本书里的东西。虽然没有说得很直白,但对于场地还是有些要求的。

  所以,他询问道:“若想看的话,你觉得何处比较合适?”

  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司天监主监,或许提供些思路。

  换身之法,需要高而开阔的地方,必须得能看到五星连珠,星光要照到身上才行。

  而且,周围方圆十丈之内,不能有别的人在场。

  主监知道他初来乍到不过两个月,关注司天监说不定也是一时兴起,真正了解还是极少。

  所以他便认认真真回道:“钦天宫有一建筑,名曰观星台。是臣等平日观测星象的所在,很适合殿下。”

  轩辕夜满意地点点头,徐徐呼出一口气,才能勉强压抑下心里的激动雀跃之情。

  再开口时,语气又有几分森冷了,他轻轻摆手道:“好了,你退下吧。我希望那日,没有任何人打扰我。”

  主监连连点头,恭谨地退下了。

  等人走了之后,段清黎终于有了机会开始问自己想问的。

  就算不知道中间到底怎么了,她还是觉得里面有什么问题,不然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司天监去询问关于天象的事,这段时间还一直举止有异。

  “你不准备解释一下么?”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一脸狐疑。

  轩辕夜大睁着两眼,神情茫然道:“解释什么?”

  段清黎幽幽的看着他,对于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打一顿就好了。

  她索性说得明白一点:“你为什么忽然注意到了司天监,还有五星连珠,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她现在就算是有所怀疑,却并没有怀疑的头绪,根本不知道事情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他一侧眉毛一扬,露出一个略微有几分夸张的恍然大悟的神情,摇头晃脑地点着头,解释道:“这件事啊,很简单的……”

  眨眼之间,他脸上的神情已经变成了一片如水的温柔,可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其中似乎带了一抹说不出的羞赧意味。

  “这段时间闲着没事,忽然想起刚来的时候,封王典礼之前,不是有过关于五星连珠的传言么。那个时候我知道,却没有多加理会。”

  她接口道:“所以最近,你是突然感兴趣了?”

  轩辕夜连连点头道:“对呀,后来仔细想想,多难得一见的天象啊,不看看简直是浪费,谁知道下次出现是什么时候……”

  他声音渐低,顿了片刻之后又问道:“你,想去看嘛?”

  段清黎犹豫着并没有开口,要她怎么回答?

  其实她的热情并不是很强烈,虽然也有机不可失的感觉,但又觉得,看了又不会多长一块肉。

  “你不觉得,自己很奇怪吗?”她冷不丁的问了一声。

  他仍然一脸疑惑,堪称完美地掩饰着自己的真实情绪:“我哪里奇怪了?”

  迎着她那冷澈的满是狐疑和沉思意味的目光,他坦然地笑了笑,再度邀请道:“走嘛,反正闲着也没事……说不定,会有什么神奇的效果呢。”

  “什么神奇的效果?”

  “就跟七夕乞巧差不多的吧,五星连珠诶!可是难得一见的吉兆,肯定会有些好事发生啊。”

  他一再撺掇之下,段清黎终于忍受不了了,实际上是因为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拒绝,只有答应了。

  “看就看嘛,只是如果是半夜的话,会很冷的。”

  轩辕夜顿时喜笑颜开:“哎呀,那都不是事儿。”

  只要她心甘情愿地答应和他一起去看,就算她心有怀疑又如何?

  事情只要一件一件办妥的话,有效还是没效,很快就能见分晓了。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又沉静了下去。

  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堪称鬼迷心窍的愚蠢行为,到底会不会有结果呢?

  最后的三天。

  这三天里,他如这段时间所做的一样,依旧是素衣素食,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知道再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段清黎就算心里有疑惑,也没再问什么。

  不过呢,她却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

  他从来都喜欢,以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和事情来表达心意。

  酷IR匠{网唯一正$版●,L其他E都T是盗(◇版U/

  姑且不提乱七八糟的什么木雕、木簪、玉佩什么的了,她印象里最深刻的那一次,还是三月三上巳节的那次,二人一起在高高的楼顶看烟花。

  就算当时心里有些抵触,但事后回想起来,那居然是让人无比珍惜怀念的温情时刻。

  所以这一次,应该也差不多吧?她在心里温暖地猜测着。

  反正,结果马上就要知晓了。

  而轩辕夜,这几天除了做一些必要的准备之外,还又多方巧妙打探了一下女帝对这类异象的真正态度。

  万一夜间他们夜观天象的时候,突然撞见女帝,那就不好玩了。

  最终得出的结果有几分出乎他的意料,女帝对这类事的态度居然真的挺开明的,不似寻常帝王那般当做不得了的大事。

  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决定,不管中间出了什么岔子,今日该完成的事情,也必须完成。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因为司天监说是夜间的事,所以在此之前,还可以稍稍休息一下。到戌时起床穿衣,还不算晚。

  轩辕夜已经背着他们,悄悄在纸上画出了要用到的所谓阵法。

  虽然他依旧不是很明白,换身依照的究竟是什么道理,但他确信,按照口诀摆出来的阵,就是这个鬼样子。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天象了。

  他只希望司天监的人不要骗他,否则,会算很大一笔账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