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日之后,又过了数日,每一天皆是无波无澜,平静得如同死水一般。

  从女帝和他们达成了协议相互妥协之后,便又得到了一段时间的拖延机会。但其实就算不是如此,也没人会多管他什么的。

  轩辕夜从来都明白这些,是以面对宫里人的时候,从来都不假辞色,并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和蔼态度。

  即便不准备掌握大权,但眼下,能用的时候,就不能浪费。

  可最让他烦忧的却是,那个什么公主的事情。

  虽然老话说眼不见心不烦,但这么多天了,除了知道她还好好地待在宫里之外,就再无半点别的消息了。

  仔细想想的话,他便能猜测到,那日女帝他们达成的协议,应该是告诉托娅公主了的。

  可即便如此,就算要等很久,可她居然还安安静静地在这里,而不是回她自己国家去?

  他曾犹豫过,要不要去深入了解一下这个女人。

  因为,虽然只接触过一次,但她却是给他留下了一种独特的印象。

  对这世间的女子,能让他有好感的不多,能留下印象的也不多。

  托娅公主,粗一接触,让她觉得,这是一个和崇华女帝类似的女人,但又有所不同。

  具体是哪里不同,他也说不上来,可能是因为年级的缘故,少了那种久经世事的睿智淡然吧。

  反正,这是个有野心的女人,他知道。

  再结合她的背景,他很容易就能推测出,为何她对将来可能存在的婚姻一点抵触或者别的反应都没有,反而耐心等待。

  只是可惜呀,世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却总有人的算盘,会落空的。

  这几日依旧是万里无云的晴天,只是虽然晴,空气却是干冷的,在外面呼吸的时候,肺里都有一种冷冽的撕裂感。

  其实他是极其喜欢这种清爽至极的感觉的,却不喜欢在外多呆。或许是安逸得久了,便会沉溺其中。

  另外,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他已很久没有每日习武强身健体了。

  他每日会呼吸吐纳暗中运转内力,却不锻炼外身。虽然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一直没有加以改正。

  一是因为实在没空,二也是为了麻痹一下女帝,虽然未必会有用。三是因为,他早已到了一个瓶颈阶段,一时之间实力很难再有所突破。

  在昆珝这样的情形之下,到处都是高手,武力还真是最廉价最无用处的东西。

  真正有用的,还是智谋。

  从到这里至现在,他所得到的,可谓全是优待。而表面看起来,他似乎什么都没做,实际上却处于漫长的思考、准备之中。

  真正的时机,现在尚未显现啊。局势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变化或者趋势,这样看起来的话……

  或许千里之遥的蓝宇之,会成为一个契机呢。轩辕夜隐隐有这种感觉。

  毕竟,之前说起他的时候,女帝似乎隐瞒了些什么。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会不让他们知道。

  想着想着,他又微微叹了口气。这些还是有点长久了,当下的事情么,就是等待五星连珠的出现了。

  管它是巧合也好,偶然也好,既然有一个机会,哪怕只有一丝可能,也要去尝试!

  这天他正如既往地翻着某些人的卷宗,从中挑出觉得可能会用到的人,忽然有人求见。

  他的住处,早就有过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当然,女帝除外。

  “殿下,是司天监的人。”

  “带过来!”

  司天监么?终于有消息了!

  表面上一副漠然神情,然而他却渐渐地,悄然坐直了几分,已经是感兴趣的表现了。

  心底闪过千百种猜测了,他有种奇怪的害怕事情又出了变故的感觉。

  从未如此清晰地,感觉到内心深处的期待。

  段清黎奇怪地看着他,想不明白他最先接触的部门,为何会是司天监。难道会有什么特殊的帮助吗?

  然而司天监的人已经来了,她便只好静观其变,按下了一肚子疑问。

  但尽管心里等得很是焦躁,轩辕夜却还是耐着性子任由司天监的人行礼,神色间略微有几分冰冷。

  他不能表现得太过感兴趣,会引起太多怀疑。

  只是没想到的是,是那天见过的主监亲自过来。是以,他确定,就是有什么要紧的消息。

  他的耐心,终于在神色语气皆激动不已的主监说了一长串话还没讲到正题时耗尽了。

  不耐地打断了主监的“受宠若惊”感言,他开门见山问道:“卿今日来见本王,究竟有何事?”

  虽然这么问了,其实他也考虑过一番。她现在在旁边,就这么直接说了,应该没事吧?

  ;酷匠L`网正版t首,发t

  仔细回想的话,她应该是没看过那本书的。不然的话,不至于前几日他素衣素食那么明显的举动,她都不明白缘由。

  那主监有些尴尬地顿住了,之后按照他的意思,讲起了正题道:“启禀殿下,那日后臣等日夜推算,终于算出五星连珠出现的时辰!”

  闻言,段清黎不禁挑了挑眉。啧啧,听起来很稀奇嘛。

  然而,他为什么会关注这些,到底为什么?

  轩辕夜神情一派自然闲适,只轻轻“哦?”了一声,问道:“诸卿辛苦了,推算结果如何?”

  他此时心里却在发着牢骚,这些人真是废话太多了,非要他一句一句问。

  怪不得,女帝说话风格那么简约直接。

  “五星连珠将出现在三日之后的午夜,殿下是否有兴趣观看?”

  漫不经心地看了满脸期待的主监一眼,轩辕夜做出一副沉吟的样子,但到底是没说出决定,反而问:“女帝,是否知道这件事?”

  “陛下自然是知道的……”

  清淡一笑,轩辕夜心道果然如此,就算是报信,也该是先告知女帝才对。

  但现在,他确实没想好,要在何处试验那怪力乱神的法子。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她是否会去看?”

  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几乎能完全影响他的计划。

  怔了片刻,主监才有些尴尬地答道:“陛下说,不管何等天象,皆出于自然,看与不看并无分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