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珝天气从来都是多变,但也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时候,才会打雷。

  所以么,轩辕夜这个誓,简直一点诚意都没有。

  段清黎也清楚这一点,抬头瞪了他一眼之后,又被他那无比真诚的神色弄得心里一软,顿时有种奇怪的憋屈感,只好闷闷叹了一声。

  她才不相信他是没做什么呢,但分明是很不想让她知道。。

  看了他良久之后,她终于勉强收敛了狐疑的神色,然而双眸却仍然黑漆漆的,深不见底。

  “好啦,信你一回。”

  嘴上这么说着,心底却没有丝毫放松警惕的意思。只不过,如何能让他露出马脚,却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该怎么做呢?

  而轩辕夜,看似神色间波澜不兴,心思却也瞬间百转千回。

  他默默感叹着,果然还是让她生疑了嘛。但也不能怪自己太明显,实在是因为这些事情做起来,本来就很容易引人注目。

  这一瞬间,静静地凝望着她,他有种异常矛盾的感觉。既惆怅这次的想法能否实现,又希望它最好是真的。

  虽然这几天仔细想想,如果二人身份互换了的话,可能会有点奇怪,但他还是没有犹豫地每天无时无刻不在心里祈祷着。

  看在他这么虔诚的份上,一定要成功啊!

  转念之间,他又考虑到,自己前往司天监的事情,定然早就传到了女帝那里。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该继续做点什么事情,来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

  zl酷.《匠b网正:?版首发

  所以,他又低了声音,对她说道:“最近有点闲,要不我们去认识认识更多的人?”

  段清黎反问道:“什么人?”

  什么莫名其妙的。

  轩辕夜解释道:“就是可能会对我们有用的人咯,前几天我去了司天监,觉得很有趣。然后……”

  他眼珠子转了转声音顿住了,因为临时起意,一时间也并没有想起下一个要见什么人比较合适。

  段清黎抿抿嘴,纯黑的眸中清光湛湛,仿佛能一眼看出他什么心思。毕竟,在宫中窝了两三天了,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想出去呢?

  但她并没有直接问出来,只稍稍想了一下,然后回道:“你去不去见他们,都是一样的。”

  那些人,既不会因此减少一分的忠心,也不会增加一分的忠心。而且,他们的底细,都是有记载的,一查就知道了。

  轩辕夜故意露出几分怅然之色,微微撇嘴道:“好吧,说得有道理,正好我也懒得动。”

  他心里也在怅叹着,还是改不掉话多的毛病,怎么办?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段清黎看着他微垂低敛的长睫,线条硬朗中带着柔和的侧脸,一时间没了言语,心里却似有什么情愫愈发繁盛了。

  一番思量过后,她终于娓娓道:“你若是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信你不会乱来的。”

  这声音如清泉,如流云,轻柔拂过人心上,似能一扫心中尘埃阴霾;虽清泠泠的,偏偏又能带来几分暖意。

  轩辕夜心中既有所触动,神情凝滞了一瞬之后,浅浅一笑,拿下巴轻轻蹭了蹭她的脸颊,回道:“我啊,想要个孩子。”

  段清黎轻轻呵了一声,神情中未见有多少羞怯意味,反而很是沉静自然。

  她抬起眼看着他,语气既有那么一丝认真,却又有几分挑衅的感觉:“要是能离开这里活得安然自在,你想要两个孩子,也未尝不可。”

  他的手摩挲着她的发,彼此的气味近在咫尺,任谁都躲不过某一瞬间的心猿意马。

  如果这算承诺的话……

  他忽然扬唇一笑,邪气里夹杂着痞气:“那你现在就该多吃点饭。”

  段清黎知道他有时说话,从来都会漏掉那么一两句由你自己体会去。这一次么,显然是在嫌弃她小,将来生孩子困难嘛。

  但她现在早就习惯了这些,所以只是轻轻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目光里仍然满是挑衅:能离开这里再说啊!

  彼此静默了片刻之后,轩辕夜忽然问道:“你说,这天气,会晴多久啊?”

  这个问题很重要,昆珝这样气候诡异的地方,他不确定天会一直晴下去,更不确定五星连珠出现的时候,他一定能碰的上。

  不过呢,本来也就没全信,寄希望太多的话,一旦失望就会是成倍的。这一点,他深有体悟。

  但就算是信了一半,那也是虔诚的信。

  段清黎转眸朝外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天空,却仍然好似漫不经心地回了句:“你想要它晴,它就会是晴天咯。”

  她心里却想起了送别兄长那日,阴沉沉的天色,和漫天细小的如灰蝴蝶般飞舞的雪片。

  心,便又不自觉地沉了沉。

  前路到底如何,真的说不准呢,毕竟她也清楚,其实他们两个人的命运,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但愿天,能一直晴下去吧。

  这番交谈之后,轩辕夜觉得心里舒畅了不少。

  情人语,就是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啊。

  他这时也认识到自己这几日以来,似乎有点太偏执了,某些难题的解决,本来就需要一闪而过的灵感。

  停了许久不去想那阵法的口诀,待思路清晰之后再去仔细看。

  或许是因为已查了无数的资料,又或许是因为内心渐渐无尘无垢通灵一片,他忽然觉得自己悟到了什么。

  这所谓阵法到底如何运转起来的,他不明白。

  却明白了另一种似有若无的、虚无缥缈的道理。

  那就是,人生天地间,不必太执着于“有”,也不必刻意于“无”。

  不要太过刻意地想得到什么,也别太想逃避什么。

  这个道理,和他一直以来的观念,其实是相悖的。

  然而仔细想想的话,便能明白,不同的观念,其实是不同年纪时的想法。

  不必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他已渐渐明白,除了一些大是大非的事情之外,有些事,是根本说不清楚的。

  想到了这一层之后,再去看那阵法的口诀,便渐渐明白了许多。

  不必太强求,但也要尽力尝试。成功则罢,若失败,也不能太懊丧。

  总会有别的办法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