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之前的风雪停了之后,接连好多天都是晴天。时间久了之后,天空渐渐晴成了一片通透的蔚蓝,让人几乎不敢多看。

  这样的天气,或多或少让轩辕夜心安了几分。

  因为,既然已经如此晴朗了,便是意味着最近一段时间里,不会再突然出现风雪了吧?

  那么晚上看星星也会格外清楚。

  其实他也不知道五星连珠会出现在什么时候,但白天哪里有星星?那样是看不见的。

  而且白天的话,他的计划,可就不好实施了,毕竟人多眼杂的。

  又悄悄地掩饰了几天之后,他们已经不再对他的素衣素食有任何看法了,果然是习惯了就好。

  但有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那就是忌言慎行。

  他实在是做不到不说话啊,那样真的太奇怪了,所以就算减少了说话,却没有完全戒掉。

  每天焚香沐浴,他也没有坚持做,天气实在是有点冷,而他之前又没有这样的洁癖,所以不必改变得太明显。

  这时候,他总是在想,心诚则灵,心诚则灵。

  心诚,也未必非要用某种方式表露嘛。

  有道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在他们看来平淡无奇,他却度日如年,极其难受。时刻在想着到底什么时候,传说中的异象才会出现呢?

  U酷《●匠*/网,永)久l免(‘费看'K小说6

  那本书里说了,时机的把握十分之重要,一定要在五星连珠出现之时,摆好启动换身易魂的阵法。

  听起来玄乎至极,但那所谓阵法,其实并不复杂,是有口诀的。

  但可能因为其中涉及的奇门遁甲的东西实在太多,导致轩辕夜并没有完全看懂,所以这几天一直都在研究那阵法的口诀。

  好歹算是有事做了,能让他看起来像是忙得整个人都反常了而已,而不是无缘无故异常了……

  除了口诀之外,他也在想具体实施的时候要如何做,每个细节都不能出错的话,难度实在太大了,因为他现在连五星连珠什么时候出现都不知道。

  见他整天皱着眉似乎很不开心,然而眼神却又像是凝滞了一般的,一瞬不瞬的时常盯着某处,段清黎觉得很是心焦。

  一次两次不觉得什么,见得多了,再联系之前的那些异常之处,她就总觉得他像很是不对劲呢?

  她知道他喜欢发呆,但发呆的时候表情还如此丰富,也是少见。

  再一次看见他捧着脑袋,缩在宽大的椅子里发呆的时候,她忍不住在他面前挥了挥手,将这些天的疑惑一股脑的问了出来:“你在干嘛?”

  “到底是在想什么,每天茶饭不思寝食难安的?说出来一起想嘛。”

  看他抬起漆黑双瞳望向自己,额上因此显出几道浅而生动的沟纹时,她心里无端动了一下,眼神也不自觉地柔和了不少。

  她觉得自己真是不可救药了,明明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这张脸她闭着眼都知道每一个细微之处是如何模样的,然而……

  面对那一抬眼一低眉间,生动鲜活的韵致,居然还是忍不住心动。

  虽然说这时候的心动和情窦初开时已经不同了,但感觉还是相似的,她不禁觉得既羞耻又理直气壮。

  既然久看不厌的话……

  那就好好珍惜吧。

  所以,他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们?

  轩辕夜依旧托着下巴,眉目柔和了下来,看起来面容精致柔和,望向她的眼神都柔得如同要滴出水来了,有种说不出的乖巧感觉。

  然而,他并没有说话。

  既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是因为解释起来很是麻烦。

  而他还不确定,忌言慎行这些做起来到底有没有用。

  万一有用呢?谁也说不准的。

  但他面对她满是期待的眸子,除了回以柔情的眼神之外,还应该做些别的。否则,怎么解释他的无故沉默?

  他渐渐坐直了身子,伸长手臂大力将她拉进了怀里,免得她想太多。

  段清黎一直在等着他回答呢,照理来说这么久的沉默之后,不是应该说了吗?

  然而接下来的等待她的,却是一个突如其来的绵长又霸道的吻……

  轻薄柔软的唇瓣相覆,带了几分克制的热切和隐忍的疏离意味,似不想如此做,却又似忍不住沉沦进去……

  轩辕夜在想,要慎行啊!慎行,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的行为一直很谨慎的好么!

  只是香一个,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在他胡思乱想之中,段清黎推开了他,眉目已微微敛起,再度疑惑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一言不发就堵人家的嘴,这样就不必回答问题了是吗?

  她还是很清醒的,知道还有事情没有解决!

  轩辕夜终于勉为其难的开口,回了珍贵如金的两个字:“想……你。”

  并没有错,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而已。

  只不过,可能方式有点诡异了些。

  最糟心的是,准备了如此之多,还未必能成功……

  她目光里微有几分愤愤,望着他的时候不加掩饰,将之前的事情一条一条说出来:“已经好几天了,吃素,白衣,不说话。你到底在干什么?”

  她语气里并无多少指责的意味,只有哀伤和不解。如果不是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的话,她也是不会问这么多遍的。

  但偏偏他不愿意回答清楚。

  一般来讲,如果别人不愿意回答问题的话,最好就别问了。

  可这人如果是轩辕夜的话,她还就想问个清楚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在谋划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了。

  而且,大多还是毫不顾惜自己的事情。

  之前的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她无法再追究,也就罢了。但现在是什么处境,他为了脱身,说不定会想出什么于他有害但对大家有利的办法……

  那也能叫办法吗?

  抿了抿唇有几分为难地看着她,他漆黑的眸子深邃到看不清楚情绪。再浓烈的忧伤,都能被埋进一片纯黑里。

  他随即举起了手,掌心对天,语气低柔却认真道:“我真的没想做什么,只是想整理好情绪而已。如果说谎,天打雷劈!”

  等了片刻,他眨眨眼道:“听,没有打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