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离开这里的,有朝一日。

  然而,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轩辕夜极其清楚自己眼下的任务,没错,就是扩大势力,站稳根基。并且,以自己所拥有的可怜的一切,同女帝尽力周旋,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

  但他最近做的事情,却是同等重要,毕竟是涉及到她的安危。

  虽然暂时没显现出什么来,但他既然已是做出了让步的姿势,危险只会与日俱增。当女帝觉得他不足以构成威慑的时候,或许就会选择出手了。

  具体的情况他也说不准,然而必须早点做出准备。

  与他们闲谈了一会儿,暂时忘记自己的处境之后,他以近乎宣布的语气告诉他们:“我觉得,自己话太多了,以后要少说话,多做事。”

  “如果我不说话了,不要不习惯哦。”

  他考虑了很久,觉得书里的那些条件其实并不难做到,只是分程度的。

  对他来说,素食乃至不食这一点,其实一点都不困难。最难的就是缄口不言了,要他不说话,实在是困难得很。

  而且这样的话,不是给自己招来怀疑吗?

  段清黎默默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或者,也是习惯了他的莫名其妙了,便道:“随便吧,你开心就好……理我就行了。”

  他满脸堆笑道:“怎么会不理你呢?”

  但他心里也不能确定,真到了不能说话的时候,要不要理她呢?随便想想就觉得好难忍受。

  颜羽只是以淡然豁达的眸光,静静看了他一眼,并不说什么。

  这时候他也没怀疑什么,毕竟“症状”还不是很明显。

  但那一丝极其轻微的不对劲,他还是感觉到了。

  或许,是因为太焦虑的缘故吧。

  他心里其实已经做好了要多等几年的准备了,这里还真不是想走就走的地方。

  这天晚膳的时候,轩辕夜便开始悄悄地执行起“素食”来了。

  其实他有几分不情愿这么早就开始的,但又不确定那奇特的天象到底什么时候出来。所以,还是早点开始吧,以示虔诚。

  对于素食的定义,有些东西比较混乱,比如蛋、奶。

  他狠了狠心,把它们都划归到荤食里面去了,碰都不碰。

  于是只好吃白饭吗?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语调悠闲地开口道:“以后,记得给我备一盘青菜。昆珝的青菜,一定很与众不同……”

  段清黎奇怪地看他一眼,又看看他面前近在咫尺的烤肉,问道:“你转性啦?又不是属兔子的,吃什么青菜?”

  她又嘀咕道:“好不容易可以放心吃饭了,就该好好吃。”

  颜羽也是看了看他,然后叹道:“殿下的要求太高了,青菜在这里还真不是哪里都有的。”

  轩辕夜微微瞪大了眼道:“我只是想吃个素而已……没发现在这里待了近两个月,我变胖了很多吗?”

  两人木木地摇了摇头,表示没看见。

  他叹了口气,告诉他们:“肉都长在肚子上,你们当然看不见……不,我还是要吃素,以铭心志!”

  这顿饭,这天后来他又在心里默默回想了几遍,觉得自己可能已经露出了些狐狸尾巴了,所以接下来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以免被他们问起来,你最近为何如此奇怪?

  就算不问出口,太过反常,他们也是会担忧的。

  这天晚上,他捡了个空儿,和宫人说了,需要一些素色的衣服,而不是现在他这里的那些颜色普遍深沉厚重的。

  悄悄改变穿衣风格之后,意外地得到了段清黎的夸奖:“对嘛,还是穿浅色的好看点,丰神俊朗的……那些颜色都太压抑了。”

  可他还没高兴呢,她又补充道:“但白色的也很扎眼,最好是其他颜色,然后色调稍浅一点,最合适不过了。”

  轩辕夜本来想无视这一点的,但想想还是循序渐进吧,一下子完全和之前不一样,太突兀了。

  于是接下来的两三天,他都尽量减少自己的反常症状,只是在心里默默叹道:“真的不是我不够虔诚啊……”

  他倒是想顿顿吃素来着,可昆珝天寒地冻山势连绵的,连青菜都是很珍贵的啊,只有野菜和蕨类可以吃了,也是少得可怜。

  不过自从他明确地表达了要吃素的意图之后,发觉素食似乎渐渐多了些种类和花样。

  仔细想了想之后,他得出了一个惊悚的结论。

  那就是,这些都是出自女帝的授意!

  也就是说,他的大部分动向,女帝是都知道的。

  之所以没有承认是所有动向,那是因为他觉得,女帝一定想不到他最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毕竟他的心思与目的,都是如此单纯……

  酷DX匠%3网…永…久f:免eN费&$看(。小}说u:

  这两三天里,他也没刻意减少说话,而且因为某些事的缘故,不得不多说话。

  但他心里,真的已经做好了如何渐渐闭嘴的准备。

  然后,进展便是这般了。

  那天他去司天监之后,以对五星连珠很感兴趣为由,让司天监的人注意点,要是推算出什么时候能出现,早点告诉他。

  而司天监回答至少还有半个月,届时定然会告知殿下,以观百年难得一见的盛景。

  所以这几天,还是和以前差不多好了,不要再做出什么太异常的举动。

  除了默默地提醒自己要虔诚之外,他平常还有一件事,就是再次仔细研究昆珝的官制,尤其是女帝的嫡系势力。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些奇特的官职名称和人,其实未必能对应得起来,因为人永远是流动的。

  除了某些特殊的称号之外,同一个职位,可能上个月是甲,下个月就变成乙了。

  当然,为了方便记忆和命令,一般来讲人事的变动并不很频繁。或者说,其实大部分人都没有名字,只有代号而已。

  而且换人的情况,最常见的一种便是前任者死亡。

  女帝嫡系手下这样的身份,死亡是常有的事。因为大部分任务,都很是危险。

  但,以轩辕夜的思维,还是不能理解,为何会有如此多人,大多还是高手,甘愿为女帝卖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