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司天监问个清楚之后,轩辕夜心里已有了打算。

  还是和以前一样,准备做两手准备,只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准备认真试一试,这种怪力乱神的法子,到底行不行。

  不行的话,就纯当自娱自乐了。行的话嘛……

  那就不用说了,虽然会有些影响,但也挺好的。

  唯一的问题是,司天监的主监也没说清楚,五星连珠到底什么时候出现。

  他只能给出一个大致的时间段,具体到哪一天的话,就有点困难了。

  对此,轩辕夜表示很是理解,毕竟能测出会有五星连珠,其实已很不容易了不是吗?

  但他却忧心不已,因为书里写的法子是,必须得在天生异象的时候,准备换身的两个人都在场,才行。

  里面具体又有些别的乱七八糟的条件,看着就觉得头大,只有一条一条地解决了。

  如果算起来,五星连珠可能还有半个月左右,他还有时间做好准备,尽管可能会有些困难。

  ^E酷tp匠*}网首!“发

  另外,在出发之前,他已经找地方把那本书藏得好好的了,绝对不会被发现。

  以后的。几天他可能不会去翻那本书了,但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用到。所以,就放在了自己常看的一堆书里做掩饰。

  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翻他的书的。即便是收拾的话,也不会多管什么。更何况,他以某种很巧妙的方式,把它“嵌”进了一本很厚的书里。

  既然准备开始认真试一试,那便需要逐条考虑那些要求,如何做到。

  反正,也没人保证一定会成功,那就尽力做好了。

  可书里反复提到一句,心诚则灵。也不知道这种诚,怎么才能算数。

  而最简单直白的法子,便是如虔诚的信徒一般,焚香沐浴、忌言慎行、着素衣、食素食。

  那书里还说,能做到极致,再好不过。

  比如不要开口说话,最好也不要进食。

  轩辕夜觉得,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和骗人没什么区别的。

  如果缄口不言加上辟谷,就能成佛?

  然而他刚刚在心里说了这些条件两句,随即自己就觉得不对了,连连想到:“罪过,罪过……”

  我其实是很诚心很虔诚的好不好!

  只是害怕就算再如何努力,都没有结果而已。

  为自己的想法莫名其妙的道歉?

  这样的念头刚一闪过,他就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会做出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来一连两天都有些神神叨叨的,对这样虚无缥缈的事情半信半疑,还不告诉任何人。

  他动作还算快的,回去的路上,一边脚下疾驰,一边想着自己刚刚询问主监的时候,有没有透露出什么特别明显的意图来。

  按理来说,今日他举动如此特别,女帝一定会派人去了解清楚的,就是不知道女帝到底能聪明到什么程度,能不能猜到她的打算。

  但,就算猜到又如何呢,既没人能证明那种方法能失败,便也没人能证明它会成功。所以无须担心,在没成功之前,只能看做是无稽之谈。

  刚一回到自己的住处,他便半捂着脸,反复笑了几次,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僵硬。

  外面实在是有点冷,冷得表情都要冻僵了。

  他们在昆珝剩下的熟人,便只剩颜羽了,是以他来到颜羽住的那偏殿,心里一时间浮起一片感慨来。

  随即他又想到,老熟人,还有轩辕陵呐,不知道那小子最近如何了,听说对他念念不忘的,似乎精神不怎么正常了?

  心中一个极其幽微阴暗的猜测一闪而过,他早就想起了那日闲着无事去看轩辕陵时,恰好遇到的小宫女。

  不知道轩辕陵的异常,是否与那药有关呢?

  就算有关,那也是女帝做的,他其实不怎么关心的。只是不明白,给轩辕陵的药,到底是什么用处。

  他到的时候,他们正巧在低声地谈话。

  向来胆小怕人的颜落歌,此时已显露出极喜欢段清黎的神态,一直拥了她的腰抱着,模样乖巧又娇憨。

  轩辕夜进门之后,站定了片刻,静静看着他们。

  刚才那温馨美好的一幕,看起来真像是发生在某个自由之处。

  他来去不过一个时辰,衣衫间还带了些外面的寒意,进门之后不一会儿,脸上便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了淡淡的绯红。

  “真暖和。”他搓了搓手,走近他们,神情轻快。

  颜羽没问他做什么去了,而他们方才有一搭没一搭的,自然也是在谈近期的打算。

  暂时的退步只是暂时而已,万万不能当做是真的了。

  见他回来,段清黎仔细看了他几眼,没发现异常,便也就放下心了。

  他呀,从来都是行事诡异,又时候又一意孤行,即便是想管,也管不了的。

  颜羽举止舒徐地给他倒了杯热茶,然后开口道:“这段时间我整理了一份名单,虽然不一定全然正确,却多少会有些益处。”

  “是关于女帝主要部下的性格和习惯,以及……弱点。”

  轩辕夜闻言便是挑了挑眉,有几分难以置信,女帝手下之多,他也是知道的。这样的名单整理起来,是有些麻烦,而且未必能用得上。

  能不能用上,就看他自己,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了。

  “是嫡系势力,还是所有人?”他问得又具体了一点,眼里还是闪着几分光彩的,极其给面子。

  “大部分是嫡系,还有些朝中的长老重臣们,包括周围几国的势力派系……”

  轩辕夜笑了笑:“辛苦了,可我还不知道能做到什么程度……”

  颜羽一脸正色道:“既然已经选了一条路,就不要考虑太多岔路了。但不管怎么样,先扩大势力,才是最关键的。”

  轩辕夜一边低着头,一边幽幽的叹了一声。

  可能是忍受得久了,有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叹口气,或者说舒口气。这样心里,确实会好受很多。

  叹气过后,该干嘛干嘛。

  沉默片刻之后,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可能会成功,他眼里便浮现出了温柔的笑意,忍不住低声道:“我有预感,我们会离开这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