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娅公主一直在注意着女帝的神色,不知道她为何时常会露出深思一样的表情,所以根本猜不到她在想什么。

  但女帝向来神色淡然,语气虽然清冷,却也是淡淡的,让人感觉不到里面所蕴含的情绪。不会有嘲讽,也不会有怜悯或者同情。

  托娅公主在想,女帝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意图?

  她刚刚问出轩辕夜为何不愿意娶她之后,便立刻两颊微微一红,却不是出于羞涩,而是出于恼怒。

  自己居然会问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她一贯的风格,是疯了吗?

  她不明白为什么像是突然之间,失去了理智一般,居然以这种口气问了出来。

  万一陛下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觉得她对轩辕夜有意的话……

  说到底了,还是因为会觉得尴尬。

  见女帝一直似在沉吟一般,她心里更加忐忑了。

  又过了片刻,女帝才抬起眸,神色认真地对她道:“朕并不清楚,你到底想要什么。”

  她语气里,也有几分凝重认真了。

  因为诺敏托娅的奇怪态度,让她几乎产生了一种错觉,继而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天底下的所有女人。

  于是她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解释道:“一直以来,朕欣赏你的决心和能力,以至于有时候甚至忘记了,你是个姑娘家。联姻之事,也确实没经你同意,不过现在也没定下来就是了。”

  “朕的意思是,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是很重要的。你可以选择权势,但代价是你的夫君不喜欢你。你也可以选择继续呆在释国做公主,等人入赘。”

  她漆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托娅公主那双琥珀色的双眼,心里微有几分奇怪,然而就算她见多识广也不能断定所想是否正确。

  那就是爱,或者说喜欢。

  这种奇妙的感觉,很多时候都并不是清晰明彻的,很容易被误解。

  所以她一时之间,也不能断定,托娅是喜欢上他了吗?可是只见了一面了。

  要是用对权势的向往和追逐来解释,倒也能说得通了。可这样的的代价啊……

  女帝承认,她这辈子大约是不可能有什么爱情了。然而她没拥有、不想拥有,却不代表就能完全否认这世间的情爱。

  人各有志,她是明白的。却因为种种原因,决不能放任他。

  托娅公主则是在沉思之中,女帝说的这些,她也是明白的。

  可以说,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权倾天下青云直上的机会。虽然女帝现在还没把北境变成她的私有物,但不意味着后来的人不行……

  要付出代价吗?

  她忽然笑了笑,笑容有些苍白虚假,她轻轻道:“一辈子还长得很呢,有些事,未必就不可能……”

  女帝对此不置可否,只道:“你该知道,时不我待。人生,并不能寄托于‘未必’‘或许’之中。”

  其实她也觉得时间会消磨很多事情的,或许再过几年,轩辕夜就对那个小妮子毫不在意了呢。

  然而问题就是,她等不起,没有那么多时间白白等一件未必会有那样结果的事情。

  托娅公主垂下了眸,浓密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情绪。

  她还在思索着到底如何抉择。

  她心里清楚得很,其实对于女帝来说,她的生活幸福与否,都不在考虑之内。女帝只需要子嗣,只需要江山后继有人。

  也就是所谓的,想要得到,必先舍弃。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就算她有意舍弃情爱,只为权势而来,但人家仍然不愿意接受呢。

  一想到这一点,就忍不住心有愤恨或许是四下无人的缘故,在下午温暖的橙色斜晖之中,女帝以手撑着额,语气无端有几分疲累。

  她头一次对外人承认道:“别再烦心这些事了。连朕,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很想对他用些简单有效的粗暴办法,可偏偏因为他的身份,便注定了他身娇肉贵的动不得。不然的话,一个伤筋动骨就得修养好久,太耽误事了。

  而且,粗暴的法子虽然见效快,却不适合他这种需要长远做事的。

  对这样的人,必须还是得让他们从内心改变才行啊。

  托娅公主微微敛着眉,心底涌起说不出的感觉。

  她可以做到无所谓什么夫妻之情,但却不能忍受自己被鄙视,不管是出乎什么缘故。

  而她并不傻,那天见轩辕夜和那个小姑娘关系非同寻常之后,便知道了女帝为何还要找别的人到昆珝来谈婚论嫁。

  因为身份啊。

  可,即便她有身份又如何?想要接近这登云之梯,依然很是困难。

  女帝这时闭了眼,悠悠叹道:“年轻人,不要太心急。朕知道这件事,对你或许会不公平,但全凭你自己考虑。”

  “以朕的眼光来看,普天之下,你是最合适的……三个月之后再说吧。”

  对她的话,托娅公主有几分诧异,不是诧异别的,而是这三月之期。难道女帝真的打算等三个月吗?

  这不应该是一种含蓄的说法吗,只是比“过段时间”好听了些而已。

  有那么一瞬间,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直直看着女帝,一眼不眨。

  很想把自己的情绪说出来,却又觉得会被认为是莫名其妙。

  女帝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思索着接下来的几个月,是让她留在这里,还是如何?

  托娅公主也在思索这个问题,女帝刚刚虽然说了最合适,但还有合适,勉强合适等等呢。实在不行的话,退而求其次,未必不可行。

  她觉得似有一股热气冲上头顶,让她做出了一个不经大脑的决定:“陛下,我想留在这里,耐心等待。”

  酷3匠K@网首H@发1(

  暂且不去想那么多了,能留在昆珝皇宫,本来就已是件不容易的事了。至于释国的事情,可以交给其他人做的。

  女帝点着头表示许可,刚一开口想说什么,话锋却又立刻一转,语气有些严厉:“你留这里可以,朕先提醒你一句,没事不要去招惹他们,尤其是……”

  “不要去欺负那个小姑娘,不然他会立刻变脸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