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轩辕夜做贼一样出门去了解自己所需的情报时,女帝这边,也发生了些不为人知的事。

  自那日见到轩辕夜之后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诺敏托娅发觉,自己似乎总是会时常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的音容。

  t更新最4(快0=上酷匠网CH

  虽然那天所见,他脾气算不得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傲慢轻鄙。

  只看一眼,便能从那满是冰霜的脸上得知,他有一个到处是刺的灵魂。

  回想起那漆黑冷澈双眼的次数多了之后,她也在悄然反思,到底是什么缘故,总是想起他?

  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感觉,绝不是爱慕。

  一见钟情这样的事情,她并不相信,也不觉得世间会有谁能瞬间捕获她的心。

  自己怎么可能一眼就喜欢上他呢?笑话。

  毕竟,她知道自己的理智,还确确实实地存在着,还能正常思考。

  细想之后,她觉得,这种感觉,可能是出于恼恨。

  她知道自己向来是高傲的,这一点不假。所以,在遭遇某些人的鄙视的时候,心底会升腾起一种强烈的情绪,格外想证明自己的实力。

  而某些人,这个范围其实也很微妙。

  一般来说,这种人,是能够让她产生兴趣或者能正眼看的。还有一种情况便是,见到他们之后,会在心里不自觉地生出一种攀比的感觉。

  她清楚,似乎只是不知不觉之中,轩辕夜便引起了她的兴趣,和为自己正名的念头。

  所以这天,她去找了女帝。

  她知道前几天,女帝同他们又见了一次面,但到底说了些什么,却无人得知,都是至关机密的事情,除了在场的三人之外就没有别的人知道了。

  但托娅公主知道,他们谈的事情,一定会和自己有关的。

  对于女帝,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既是敬佩,又有歆羡,还有隐隐的几分想要超越的感觉。

  两人打交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仔细算起来已有近六年了。

  六年里,女帝从一开始的势单力薄到现在,成功获得了昆珝周边三个国家的真心支持。而作为释国的统治者之一,她也清楚,女帝的实力远比想象之中的可怕。

  然而她并不相信女帝说过的某些事,诸如血脉等等。

  她觉得虽然某些人的道路不能重现,但如果努力的话,未必不能超越。

  所以,即便对轩辕夜谈不上喜欢,她在得知女帝让她前往昆珝的真实意图之后,也并没有拒绝什么。

  因为她,确实很是向往,那样巨大的权势。

  女帝在她眼里,到底还是太过低调了。

  托娅公主的突然造访,女帝却并不怎么意外,似早有预料,然而神情之中,是一片不动声色。

  对方同样如此,并不提自己的来意,只做是寻常的拜会罢了,语气里的亲热劲儿一点都不少。

  二人在花园中晒了会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着,都不往正题上说。

  花园里生着忍冬耐寒的花卉,却是稀少,大多还是经冬不凋的翠绿树种。

  拖泥带水,本不是女帝的风格,但是这种时候,由她来先开口的话,似乎并不怎么好。

  而她又没有别的事,便耐心地等着,等诺敏托娅什么时候忍不住了,主动说出来。

  虽然是在谈话,然而她却在思索着刚刚得到的消息。

  那就是,轩辕夜莫名其妙的,跑到司天监去做什么?

  这突兀的一出,便如指东打西一般,让人乍一看,实在是不懂。

  就连女帝,现在也想不明白,他究竟有什么目的。他的想法总是那么奇怪而出人意料,这一次或许还是一样。

  她在想,等晚间他离开司天监了,派人去问问,便知道了。

  要说起来,她也是许久都没关注过司天监了,这个在皇宫中最角落的尴尬存在。

  当然,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用处的,除了监测天象之外,尚有推测天气的作用。只不过这天气的范围,仅限于皇宫方圆百里罢了。

  言笑晏晏,过了近乎小半个时辰,托娅公主已将能想到的话题都说了一遍,再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好说的了。

  而女帝,至始至终的态度都显得很是模糊不清,虽然有笑意,却并不让人放心,总觉得其实她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一样。

  托娅公主终于忍不住了,浅笑道:“诺敏忽然想起一事,要请教陛下。”

  女帝心道,朕以为你要等到下一次再说呢,到底还是少了些果断。

  虽然心里有所评价,但她只淡淡应道:“何事,说便是了。”

  随后,她瞥了一眼面有难色的诺敏托娅,开口道:“就在这里说吧。”

  不会有人说出去的,只要他们不怕死的话。

  托娅公主脸上依然是一片坚毅的神色,然而露出了极轻微的羞意。就算她觉得自己并不是喜欢轩辕夜,但在女帝面前提起来的话,还是担心被误解了。

  她微咬着唇问:“听闻陛下前几日,与永安王殿下谈了些事情。诺敏想知道,您是如何决定……那件事的?”

  女帝轻轻一笑,却不似她这般遮掩,直白道:“他那日的态度,你也看见了。他暂时不愿意娶亲,所以朕便与他谈了一谈,将时间推迟至三个月之后。”

  托娅公主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而心底无端翻涌起几分说不出来的感觉。一瞬间的恍惚,她又想起些别的事。

  真是奇怪啊,如果有男人第一眼就垂涎于她的美貌,她会不舒服。可如果有男人对她视而不见,她依然不舒服。

  就连自己也想不明白,到底该怎样被对待才好。

  犹豫了片刻,她又问道:“殿下为何不愿意呢?是早已心有所属,还是嫌弃诺敏的出身样貌?”

  女帝并未料到她会这么说,但转念一想……

  虽然这样是有几分小女儿情态,和之前的公主气质一点都不相符,可毕竟是个花样的姑娘家嘛。

  女孩子,还是会撒娇才可爱。

  像段清黎那样的,小小年纪却能沉静到那种地步的,她既欣赏,又觉得有几分无趣。

  甚至会忍不住猜测,那小妮子到底为何会养成那种性子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